铁马冰河

艺人凯×食梦兽R/艺人凯×艺人源


1108🎉 





00. 


而你是旖旎,是午夜梦醒一剪迷离幻影,薄比凉夜重千钧。





01. 


“喀嗒” 


我敲击键盘的动作在他最后一个字余音碎在风中的须臾顿住,镜片将原本好奇的目光弱化,其间被他带勾的漂亮双眸分去几秒心绪,最后强迫自己把视线聚在他交叠的手上。


“你确定是...” 


我还没来得及陈述完问题他就挥舞手臂急切地打断我,上身因为激动稍微前倾,和椅背拉出一个名为焦躁的角度。 


“我是真的梦到了一只吃着我的梦的兔子,陈医生你要相信我” 


他的衣服因为大幅度的动作生出几条褶皱,本该是褶皱最集中的肩膀位置却是一片意外的平整,我眯起眼睛。 “王俊凯先生,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冷静,毕竟一窗隔离玻璃后面的经纪人开始坐立不安想往里闯了,这可不妙。


“我刚才是想问,你确定你是梦到,而不是,看到?”


他的眼里霎时腾起浓雾,用那种湿漉漉的,满是迷惑的目光望向我。


“...这不可能吧” 他喃喃自语,嘴上否认,却已经把我的设想纳进脑袋里,开始搜罗全部的蛛丝马迹。


“你再仔细想想,会不会是因为你因为要应付太多工作导致身体过分劳累,眼睛看见了,身体却陷入睡眠,所以产生自己在梦里的想法?” 


他听得认真,却没有说话,只轻轻地撕着左手食指上的一丝倒刺,下意识的动作,稍显焦虑,我顺便把这条也记在了档案里。


“或者我换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找我,而不去咨询心理医生?” 


“我找过,心理医生的,我有一个私人的,你知道,公司有配,我和她稍微透露过一点这个梦的内容,然后她的表情” 


他夸张地模仿,我忍不住笑,第一次在这个年轻男人身上看到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狡黠和顽皮。


“她就这种表情,然后我想,啊我这辈子都再也不要和她说这些事情了”


“你觉得她嫌你幼稚?”


“说不好,公司很多人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可能我在他们眼里总是孩子吧” 


他窝回椅子里,之前紧张的身体状态终于放松下来,显出几分年轻的柔软。正当我为自己好不容易进入他的安全领地暗自叫好,急促又不失礼貌的敲门声擂在耳膜上,像往沉睡的池塘里丢入一枚松果,一圈圈荡开涟漪,晃碎我刚刚为他建立起来的平和氛围。 


我掩住心里的不快,应了声请。


“陈医生,小凯下午三点在城西还要出席一个活动,B市堵车很严重您是知道的,现在走已经有些迟了,您看?” 


“可我们这边刚刚才进入正题”


“那就下次再来”


“我的咨询费可不低,而且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没到,这样也太浪费”


“不要紧” 火药味越来越重,王俊凯站起来隔开我们,把经纪人推远些悄声交流了一句,然后去取沙发上自己的背包,全部整理妥当才站回我面前,双手松松地合在胸口出晃了晃。


“嗯,那就先再见啦陈医生,我过几天再来找你,也谢谢你认真听我说话” 


他笑得明朗,眼睛亮亮的弯起来,嘴咧开露出两颗虎牙,有些稚气。 很奇怪,最开始他走进来的那一刻我觉得他是个成年人,可他在这个离开的瞬间又似乎变回了一个小孩。


我摆出一幅遗憾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抿着嘴唇重重点头,然后跟在经纪人身后往外走。 


就在他整个人身形快要移出聊天室的时候,我下定决心,站起来大声叫了他的名字,他转过头看我。 


“还有什么事吗?”


“你喜欢你现在的职业吗?就,艺人” 


我的视线在他的脸和经纪人脸上漂游不定,他甚至没看对方的脸色,看上去似乎是发自内心,直截了当地给了我答案。 


“很喜欢” 


那是他那天留在我记录里的最后一句话。 





02. 


从窗户看着王俊凯的车转过第一个十字路口,我才走到水机旁边给自己冲了杯苦荞茶,虽然它们常被同事吐槽像沉在水底的虫饵,可只要不去看的话也不会觉得太怪,出于礼貌,我朝空空荡荡的他刚刚坐过的那把椅子问了一句。


“要喝吗?不知道如何称呼先生” 


“又拿我打趣,这次叫Roy啦,Roy” 


一句嗔怪,清清朗朗的少年声线。 


白色圆球由浅至深慢慢出现在椅子上,线条越发明晰,强光闪过,等我重新坐下来的时候,一只手掌大小的兔子就已经好整以暇地团在我面前,耳朵神经质地支棱着,小脑袋转来转去。


“是吗,那上次见面用龙形缠住我的杯子说什么都不撒尾巴的是谁?” 我伸手去揪它毛茸茸的长耳朵。


兔子的三瓣嘴巴嗫嚅了半天,哼哼唧唧小声呢喃着。


“谁让你泡的玫瑰花茶这么香”


Roy摇晃脑袋把我的手抖下来,伸长腿一蹦,蹦到桌子上在鼠标旁边挪来挪去,又碍于爪子的长度没办法按鼠标打键盘,眼巴巴看着我。 


我明白它的意思,把刚刚保存好的关于王俊凯的档案调出来给它,它扬扬耳朵我就知道它看完了,拖动页面往下滑。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王俊凯的梦?”


我嘬了一口热茶,齿间弥散甘甜。 


“快一个月吧” 兔子戳了戳自己的肚皮,语气听不出是抱怨还是得意。


“为什么找到他?” 


我看见它的耳朵微不可闻地抖了抖,看着荧光屏久久没有言语动作。


“白纸”


Roy吐出两个字,我连忙从左手边的打印机空档里抽了张A4纸迎过去,把纸立起一半,刚好能和它的兔耳一般高,它竖起耳朵,从纸张最上方开始滑,耳朵蹭过的地方一点点由浅到深显出字迹,食梦妖精这种神乎其技的能力展示可不常见。


那是一篇缺乏逻辑措词灰颓的日志,Roy说写于那部两周前刚杀青的电影《透明》拍摄的时候,王俊凯的角色叫左羽,一个患有抑郁症的高中肄业生。


日志摘抄如下。





03. 


左羽那段日子常想到死。 和身边人的关系因为被大剂量的液体稀释而失去原有颜色,从浓艳变得浅淡直至透明,觉得就算在人群中凭空消失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无人问津无人吊唁。


被世界隔离,关进透明的玻璃罐子里,熙攘车流与绚烂灯光在另一个空间里沉浮摇摆,他是孤独的旁观者,是难以介入的,被排斥的个体。 


强烈的不被需要感,超过临界值的敏感纤细,同样一句稀松平常的打趣,放在以前能一笑了之的语句,此刻却压在舌头下,等没人的时候在唇齿间厮磨,反复咀嚼字眼里是否抱有他人的居心叵测。 


不信任任何人也不信任自己,重担难卸,人人都虚假可疑,是藏着獠牙的猛兽,面上微笑着,牙尖却淬了毒,伺机而动。


所有人都长着同一张空白的脸,所有过往的经历都被否认,要用猩红颜料挥上巨大的叉,投进火炉一把火烧光。





04. 


我一边往电脑里录入,一边将日志内容轻读出声,Roy重新蹦回椅子上团好,还拉了我的披肩裹住自己,我把它蒙在头上的布料移开,即使知道它只是灵魂体的凝聚产物本身不是活物,根本不存在窒息的说法,却依然像让它觉得自己是有生命的。 


“这可能只是他为了把握角色写的一些文字,不能作为抑郁的明证” 


“你知道我没有判断力,是拜托我的那个人这样认为,我接受他的委托之后这篇日志就自动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它掩在刺绣披肩里的声音闷沉不通透,我犹豫打下句号,倒回座位整理其中的关系。


Roy是一只食梦妖,是人类欲念的集合,平日闲闲散散游在空气里,一旦被人许愿召唤,就会循者月光潜入目标对象的房间,吃掉悬在他耳边的梦境。


所谓召唤,也是契约,谁召唤了它,就意味着分出他的一缕精神力唤醒食梦妖,并给予他姓名。


时间久了,食梦妖就有可能幻化成召唤者的模样,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现实生活,所以三月为期,逾期强制停止食梦契约,重新被打散成空气中的一团轻雾。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


“你知道委托人长什么样子吗?” 


Roy的长耳朵来回摇晃像拨浪鼓,它并没有和委托人见过面,只有被注入精神力的自觉,却还原不出对方的相貌。


“时间还不够长,估计还得等一等” 


食梦妖一天内行动的时间很有限,消化梦靥本身是一件很耗费精神力的事情,夜间活动,白天就必须休息,Roy习惯性地栖身于王俊凯的左肩膀上,要不是为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我才不会拍他肩膀把它吵醒。


这也就意味着我对白日正常活动的王俊凯的情况一无所知,可转念一想他是个艺人,想知道的信息大概都被各种饱含噱头抓人眼球的文字记录在高速流转的网路上,虽然只是镜头前的寥寥,可窥斑知豹,十有七八是能看见的。 


我在网页上输入他的名字,随即闪出一连串各样头衔和出道以来获得的奖项,在飞快滑动五花八门的字里行间,我捕捉到一个名字和一双盈盈杏眼。


“这个人也叫Roy” 


兔子支棱着耳朵挪到我手边,屏幕白光把它的胡须镀上薄银,在夕阳暧昧轻佻的余晖里闪闪发亮。








05. 


一个月之后王俊凯再次来到我的咨询室,与上次不同,那时的他大概因为还没完全出戏,整个人略显憔悴,下巴颏尖尖,眼底有浅淡青黑,神情恍惚,半天没能进入我营造的氛围。 


这次完全不一样,他眼睛明亮,精神饱满,疾步走进来之后坐在我面前的转椅上,长腿蹬地自顾自玩起来,好像想把自己转成一个陀螺,比上次更小孩气了。 


“好兴致哦” 


我看了他一会儿做出中肯的评论。


“嗯,因为最近通告不多,可能是前段时间公司看我累坏了所以我这几天差不多在休假的状态” 


他笑得很得意,迫不及待地把这几天闲暇时候看的书电影和游玩的地方一一介绍给我,我凝视着他谈论喜欢事物时发光的眼睛和笨拙的比手画脚,把哽在喉咙里的隐忧一压再压,换上笑模样,在句末停顿的时候配合着点头。 


“陈医生现在是这样的,小凯他最近,非常嗜睡。其实他前段时间在剧组每天都要维持角色的感觉,剧组里有很多前辈,加上角色特殊,脑袋里的弦一直绷很紧,几乎没能好好休息,所以杀青之后神经突然放松,这种情况并不稀奇。


可是他最近居然在录制节目的间隙睡着了,就是补个妆的功夫,直接歪在椅子上睡了。小凯他一贯敬业,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而且这段时间他的通告并不满,休息的时间绝对是足够的,在这种情况下还出现这种事情,我们问什么他都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我这周四带他来您这边,感觉上次他和您在一起的状态比较放松,也许他会对你说呢” 


经纪人三天前在电话里如是说,絮叨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表明王俊凯最近异常严重的嗜睡,还希望我能从中介入,搞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贪恋睡眠。


“陈医生?”


王俊凯见我没有及时回应,礼貌地唤了我一声,我回神,迅速在脑子里组织好语言准备提问,我有三十五种迂回曲折的问法,可那实在太浪费时间,为了避免上次的局面重演,我决定单刀直入。


“我听说王源最近在纽约筹备个人单曲,你有和他联系吗?”


王俊凯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伸出的手指僵住了,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过了大概半分钟才给我回答。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你是不是被要求禁止和他联系”


我把之前收集到的通稿呈现在电脑界面上示意他看。


“能换一个话题吗?”


王俊凯明显开始焦躁,抛开之前的彬彬有礼,变成面具被撕人撕去一半另一半还苟延残喘挂在脸上的焦灼和脆弱。


“你想他吗?”


我咄咄逼人,一步不让。


“陈医生!!!”


他拍案而起,过大的动作把转椅带到了很远的地方,原本俊秀的五官因为愤怒而错位,以悲剧的笔触推在脸上,让人从心里发出一阵涩。


“王俊凯,你不用顾及什么,把你想说的原原本本都告诉我,我可以...”


“你们这些人,全都是一副嘴脸”


他上挑的桃花眼里淬了寒光,只轻轻触碰就觉得凉意直从心脏蔓延向四肢,那是极其不信任的眼神,坚硬的外壳下藏着反复粘合无法再修补的残骸。


王俊凯夺门而出,用力撞击发出巨大声响,桌上泡了苦荞茶的水杯剧烈摇晃了近两分钟才稍微安静下来,受到惊吓似的一颤一颤抖个不停。


“他嗜睡是因为你吧,Roy”


我看着团在椅子上的兔子,不轻不重地质问。


“他在控制我”


它喃喃,耳朵垂下来,脸埋在后面。







06.


食梦兽是被委托人用精神力直接控制的,只要把它王源和王俊凯的嗜睡联系起来,很容易理清楚其中的联系。


王源在去纽约制作单曲之前看见了王俊凯的日志,他非常担心他的状况,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召唤了食梦兽,抑郁很大程度上是以过差的睡眠质量作引线,王源委托食梦兽吃掉王俊凯的噩梦,就是想给他一片区别于光怪陆离现实险恶的安稳梦乡。


许是被舆论干扰,王俊凯很久没和王源联系,远在纽约的人急切地想知道他的消息,精神力不断加强,直接干扰到食梦兽,让它不光有能力吃掉噩梦,甚至还能制造美梦放进漂浮在沉睡着思维的空白里。


过分的美梦让王俊凯过分贪恋,在一定层面上他又想逃避接触不到对方的世界,对梦的依赖更深,就像一剂海洛因,穿过头皮注入去,昏昏沉沉只让人想在梦里沉浮,不愿上岸。


能支配食梦兽的唯一驱动力,在几乎完整地回溯了他们的过往之后,我终于能擦去两个人之间表示关系的问号,用笃定又深情的笔触写下一个“爱”字。


何等担心又是何等关切,何等埋怨又是何等理解。


大概从懵懂不知世的孩童时期开始他们就是这样互相妥协着,理性和感性拉扯,宽厚的花瓣包住深刻的刺,以一种隐秘又小心的姿态站在一起,手从不曾相握,脚下的影子化了,紧密地融成同种色调。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王俊凯单方面切断了和王源的联系,可我分明能看见一种更纤细坚韧的东西越过大洋把他们系在了一起。


无休止的思念日积月累只会成为负担,就好像接错的电话线,分明挂念,却堪堪错开。


我把Roy捧在掌心,它真的很小,手掌合成花苞的形状就能把它整个包住。


“我觉得你应该去见他,时间也差不多了”


“后天吧,让他留出足够的时间”


Roy的语气无比平静,它是老灵魂,却还是止不住要为他们动容。


最好的方法就是让Roy以王源的姿态出现在王俊凯的眼前,不是在梦里而是让他真真实实地面对自己的心结,他该更坦荡些。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件事。


我输入早前打听到的的邮箱,在内容框里打下:


尊敬的王源先生





07.


凌晨三点,星星入睡的时分,连闪烁都因为困倦所以显得漫不经心,王俊凯却在这样的时刻被惊醒,他原本以为是梦,可发现那团温热实在太过真实,他不得不打开灯,强迫自己清醒。


他曾经梦到的吃自己梦的兔子此时就窝在被子上看着他,三瓣嘴巴一张一合,他太久没有听见的那个声音从里面逸出来。


“我是食梦兽,你见过我的,王源之前很担心你的状态所以让我来吃你的噩梦,他叫我Roy,让我化成兔子是形态,我也是后来才知道Roy是他的英文名兔子是他的代表动物,我知道你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不如当面问他?”


王俊凯还在发愣,兔子就已经三下两下蹦到地上,五秒之后,王源立在原地,手负在身后,微笑着看他。


“王源儿?”


王俊凯想去抓他的手臂,手指却穿过去好像穿过一团雾,“王源”还在笑,他的心跳在过分静谧的夜里被无限放大,每一次跳动似乎都是从胃底跳上了喉咙。


手机铃声划破停滞的空气,王俊凯按下接听,同时发现眼前人的身形在逐渐消失。


“王——俊——凯”


电话那头的声音拖长了叫着自己的名字,透过电波传到耳朵里带着凉夜的湿气,长途飞行的疲惫和压抑不住的欣喜。


“我偷跑回来了,现在刚刚落地人在机场,我知道这个点你在睡觉不该吵醒你,可是”


王源说到这里顿了顿,Roy的身形变得更散。


“可是想到要见你,我连一秒都等不下去”


王俊凯在将近一分钟的通话中没有说一句话就挂断了,他拄着床板呆了许久,然后看向几近消失的Roy,Roy努力维持住最后的形态,它已经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勉强比出口型,他却看懂了。


五分钟之后,王俊凯的背影消失在浓稠夜色里。


也算是不虚此行。




08.


嘿,我的胃悄悄告诉我它昨晚梦到了你。





【END】


果然还是最愿意把浪漫的幻想送给他

快三点才写完,应该不难懂,和去年的生生不息在某种程度上相通,没有正面描写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是选用另一种角度呈现出来,算是尝试的延续


关于故事我藏了一些,我不愿意过分剖白始终,如果大家可以试着去理解我欲言又止的部分那就最好啦


微博上写的话这边也适用


我最自由的,永远不会苍老的灵魂,要很快乐,要更快乐






评论 ( 23 )
热度 ( 577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