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度陈仓

///写在十月@twinklewang
//双向暗恋
/🎉

 

00.

那是白纸纤维里透过光才能看清,曲曲折折,我极其细腻的喜欢。


01.

下午三点半并不是A大食堂人潮的高峰,该上课的都在教室,没课的也已经飞鸟入林遁进城市的大街小巷,要不就是宅在宿舍打游戏,鼠标与键盘齐飞,泡面共芬达一色。

王源挨着两个女孩坐在长椅左边,一只手杵在桌上撑着下巴,另一只捏着塑料小勺,把面前堆高的芒果沙冰戳得千疮百孔,最后索性全部捣碎了,奶黄色的柔软果肉和碎冰混在一起,美感全无。

到底谁提的说要来食堂开会?

还在这种因为人少就不开空调的尴尬钟点?

"那不是大家专业课都错着,只有这一个时候有空嘛"

王源自顾自在肚子里怄气,含在嘴里的絮叨弯弯绕出山路十八弯,只能借助物理降温来舒缓空气里夏末的燥热。

他舀了一大勺冰沙就往嘴里送,口腔裹不住突如其来的凉意,每个味蕾都在叫嚣着拒绝,冻得他打个激灵,小脸核桃似得皱起来,发出一声长长的"嘶——"。

满桌的人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被他这一个错音打断搅乱,都把目光移到他身上,刚刚的冰沙悬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王源也不慌,勾勾嘴角眯起眼睛,硬生生把异性的视线都堵回去,隔空往她们脸颊耳廓上薄薄搽一层红粉,心下不免偷笑得意。

社长轻咳一声,整理好之前的所有信息之后把裹成细卷的传单竖在王源下巴旁边,一本正经作采访状。

"刚刚大家都把这季的改造对象资料给我备案了,你的呢?"

王源抬眼,目光在食堂里绕上三圈,最后停在一个离他们四张长桌的男生身上。



02.

正在食堂开会的社团不属于A大任何一个校属社团,更不是十佳组织,但是论校园话题性和在学生内的争议度,哗骨社要是排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几年前第一届长老组哗骨的时候,就是七八个喜欢研究穿搭的男孩女孩聚在一起,最开始只是为了做一个当今大学生衣着特点的调查,转念一想调查现状哪里有身体力行给身边人做外形改造来得有趣?一拍即合,哗骨成立。

建社以来争议不断,抛开抢校妆组织的生意不说,有人对自己十多年来的衣着指手画脚,各种挑刺,但凡有点脾气的都不乐意,就算他们言之有理。

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实属不易,期间被炮轰他们的改造计划是"物质男女对校风的侵蚀",还说哗骨社就是培养拜金主义,应该早日被解散。

发生转机还是在某次就这些问题和学生会的老古板们辩了一场之后。

那天北体育馆里外三层全是来看热闹的学生,哗骨一辩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直侃到心理研究表明外在服饰对第一印象形成的重要影响,引经据典,字字珠玑。

辩赢之后还给对方辩手发了体验券,不仅从心理上全面击溃,还把自己的形象移到太阳光下,让诋毁从此只能藏在影子里。

到王源做副社的时候已经是九年第三届。

"授人以鱼 不如授人以渔 不如授人以欲"是这届哗骨打出来放在校园公共号上的宣传语,稍微区别于之前单纯教学生服装搭配这种比较表面的东西,他们想做的是提升审美和品味,不是改造衣着,而是提升气质。

好奇好在这届招的部员很争气,说的话大部分都能落实,还在学校的社团展演上走了一场水平极高的秀,出尽了风头。

社员给学生建议穿搭的时候也不会高高在上,虽然水平不太专业但态度绝不业余,认真做每次记录,再加上内外经费也是全部透明做好公示,校方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没办法挑刺,就这样坐实了另类社团的名头,酷到不行。

转眼来到第二年,他们现在就是在进行每月一位改造对象的日常讨论会,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找大一刚入学的新生来改造,刚从宽大乏味的高中校服中解放出来,什么都想穿,什么风格都想尝试,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适合的路子,基本款胡乱搭在一起,几天迎新下来整个哗骨社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看萌新的眼里直泛绿光。

王源一直没定自己的改造对象,社长也不爱催他,她知道这个人素来随性得很,看不到合适的就绝对不会开口说,偏偏要一个巧字,但是拖拖拉拉过了军训过了迎新他这边人还没选出来,这就很不应该了。

她还在心里打草稿要是今天这人还不把对象定好自己要使个什么激将法,那边王源就抬起塑料小勺往斜前方一指,没等她说话又垂下眸子。

社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虾着腰盯着手机看的男生,理科男必备格子衬衫,塑料框眼镜,没什么发型可言,过长的刘海搭在镜框上,全无亮点。

“那你要去找人家了解情况备案啊“

“不用了解”

“?”

王源把沙冰在嘴里嚼得咔吱响。

“王俊凯,大二,学的生物,宅男“

“那不是很棘手“

社长一头雾水,虽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整个社团的必备素养,但是也没人会真的找硬钉子碰,人家都不乐意接受帮忙,又何必上赶着贴。

“看他不爽“

社长被他的逻辑惊呆,看他不爽你别管他啊,这改造就是要把人往好了改,看他不爽的意思是要往差了改?那不是砸哗骨的招牌吗?

千言万语化成一个哦,王天龙的脑电波不是我等凡人能轻易对接的,这样想着也就释怀了,拍拍手说大家辛苦散了吧回去好好和选择的对象沟通,下周六之前交计划书。

王源磨磨蹭蹭走在最后,和王俊凯的目光在被阳光照亮的细小粉尘里堪堪擦碰,撞了一下又各自移到其他地方。

 

03.

王源和王俊凯七岁的时候就认识了,是住同个小区同栋楼的两对门,因为都姓王,两家父母的关系也很好,逛街出游都一起,城南的步行街,城北的动物园,少年宫的游泳馆里挂着两个小豆丁学蛙泳的照片,那件被自己眼泪糊了的王俊凯的灯芯绒小马甲现在还躺在王源衣柜的最底层。

小学也上的同一所,晃着双腿坐在妈妈的自行车海绵后座,一前一后悠闲在放学路上,王源含着棒棒糖,呲牙咧嘴冲王俊凯比鬼脸,王俊凯刚开始换牙被禁止吃糖,小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把脸埋进妈妈被阳光烘暖的后背,不看他。

两位妈妈总爱给他们买相似的衣服,说买一样的显土气,只要风格类似,看上去就是一家人。

一家人一家人,所以比王俊凯小几个月的王源也就大大方方每天哥来哥去,亲昵到不行。

男孩关系好和女孩不一样,女孩要天天手拉手黏在一起,一支甜筒你喂我我喂你,午休时抱的玩具兔子你拉一只耳朵我拉另一只,买到好看的贴纸要剪下来往对方的铅笔盒塞两三个,黏黏糊糊的少女友谊就像一块巨大喷香的奶酪蛋糕,蜜蜂落在上面站不住脚,呲溜一声滑下去。

男孩打架是常有的事,为了一个大黄蜂的玩具模型就能拉拉扯扯闹一整天,那时候语言库不充实,不会唇枪舌剑,吵不过只能拳头招呼,虽说都是有教养人家的小孩,可顽劣性子上来了,谁都拉不住。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上了四年级,区里的合唱比赛迫在眉睫,前一天王源还和王俊凯在音乐教室争辩一二声部哪个更重要,过完周末到周一,等王源握着两个香菇包像往常一样按王俊凯家门铃,在心里把两个人的声部都哼了一遍,却没人来开门。

那之后的一个月,王源每天上学放学之前都会去敲王俊凯的家门,敲门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撞得晕头转向,只有吵醒的宠物狗会隔着门迎合着吠两声,再无多余应答。

再之后搬进来一对老夫妇,王源自告奋勇帮说要帮忙整理东西,老夫妇看小男孩又灵又俊,自然也乐意。

家里格局没变,东西却都不是以前的了,之前挂在水机旁边的两家人的合影被王俊凯带走,留下一块浅淡的白印。王源举着一幅国画挂历问,爷爷我把这个安这里行吗?得到允许之后找了钩子挂上去,把那块白印完完整整盖住。



04.

高二开学,蝉声正盛的夏末初秋,王源帮老师去教务处拿粉笔,打铃之后才往教室赶,路过隔壁班的时候听见只看到一个含糊的侧影从讲台上晃下去,大概是新转来了人,每学期都有转校生,他也没在意。

第二天在操场上做广播操的时候他一眼瞥见了隔壁班靠后倒三的男生,眉眼英挺,气质沉稳又干净,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能收集许多视线。怪在那人身上老有自己说不出的熟悉,仓促之间来不及细想,整好队站进班级的队伍里。

直到开学第一周收假考试放榜,王源把稳当当停在年纪前二十的那个名字放在嘴里咀嚼几遍,三个字横竖撇捺拆开再合起来,他才知道确是久别重逢。

 没来得及叙旧,绯色新闻却先一步传进王源耳朵里。

"听说没,B班那个转学生一进来就想追级花诶"

"不是吧,薄岚很难追的,之前有个外校的穷追猛打两个多月她看都不看一眼"

"高岭之花有人摘不是很好?"

"愣头青去了准碰壁"

"哟哟哟,没人家帅说什么风凉话呢"

王源手上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却聚精会神地听着右后方一群男男女女压低又挑高的八卦,毕竟省级重点高中里的学生,除了学习之外也没什么消遣。

他向来不关心这些东西,只因为这次话题中心是王俊凯,他才破了例。

放学路上等红绿灯的间隙,王源在脑海里描摹了一下王俊凯和薄岚站在一起的画面,郎才女貌,成绩优秀,还挺般配,这么想着,用力蹬一下,脚踏板空转着,链条吱呀呀声嘶力竭叫个不停。

本以为过几天就能在校园里看见那对璧人引旁人羡慕目光的场景,没想到一进教室就听到王俊凯告白不成反被拒绝的消息。

王源几乎有点沉不住气想去B班找他问个清楚,可他转念一想王俊凯应该知道自己在这个学校,来这么久都没来找自己,估计是不想叙旧专心向前看了。也是,都是男生,老纠结小时候的事情,矫情兮兮。

他也不知道是哪里绷紧了一根弦,就是不肯让步,他老觉得王俊凯十岁的不辞而别是他的错,再怎么着也应该是他先来解释说对不起,这个结一直在他心里梗着解不开,又因为王俊凯的出现日渐明晰起来,再也避不过去。

王俊凯表白被拒的事实似乎被两位当事人的日常表现坐实,薄岚还是那个漂亮得体大方的学生会干部,简单的校服也能穿得自然飒爽,反观一进校就被偷偷捧上级草位置的王俊凯,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光芒尽失,颓废到不行。正当王源考虑着要不要和他聊聊天开导一下老朋友,一件事彻底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放学之后被叫去学生会开会多折腾出一个多小时,走出教室,日光垂暮沉沉压下来,校园里只有寥寥几个人了。

他往车棚走,远远就看见薄岚站在那里,薄岚说她的车锁坏了,半天弄不开,不知道是什么问题。

"那要不要我载你回去?"

王源和薄岚关系不差,他对这个女生一直挺佩服,而且同学同事一年多放学路上见过好几次,好像两人的小区离不远。

"不用啦,有人接我"

薄岚晃了晃手机。

王源没细想,稍微又聊了几句刚刚会上的内容就往更深处找自己的车,一阵车铃响,轮胎摩擦地面。

"抱歉抱歉,没等太久吧"

是王俊凯的声音。

"明明是我麻烦你,你这么客气我该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薄岚笑在他面前也丝毫没有尴尬和忸怩,依然是落落大方,倒是王俊凯却显得局促和过分客气,微微佝偻着背脊,校服领子翻起来。

王源躲在墙后面,直到两个人转出校门他才推车出来,表情错愕,不是拒绝了吗,这是什么情况?他用他不很丰富的爱情逻辑来梳理了一晚上,还先后请教了玩得好的几个朋友,得出的结论是,王俊凯被备胎了。就好像小时候的偶像撕开假面说你看错我了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灯塔熄灭,标杆轰然倒塌扬起一地尘土。

于是在下个星期一他执勤管学生校服穿着的时候,王源把随意套了一条运动裤就想进校门的王俊凯拦了下来,对方闪过一丝讶异,看口型是想说什么, 王源却没给他机会,自顾自记下,语气淡漠。

"高二B班 王俊凯 不按规定着装校服 班级量化分扣0.5"

王俊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他看了半晌,绷紧的肩膀泄气似的垮下去,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化作一声哽在喉咙里的叹息,滚了滚又沉下去。

王源咔嗒咔嗒把手里的圆珠笔尾在本子上压,笔尖不轻不重戳着手心,带出细细一串蓝点,他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消失在砖红色的楼道拐角,自此在两人之间画一条界限,泾渭分明。

 

 

05.

“你看看你这衣柜里,除了格子衫还是格子衫,红橙黄绿蓝靛紫,你是准备集齐七个颜色召唤神龙还是心血来潮想在衣柜里架一道彩虹?”

王源埋头把王俊凯的衣柜翻个底朝天,被怼的一方曲着长腿坐在床铺间的楼梯上,听了这句话,很不服气的样子跳下来把杯面往桌上一砸,扯了两三件印着海贼王的文化衫出来拎在他面前晃。

“别的也有啊,这不是吗”

王源气结,多余的话都不愿说,只抓过衣服顺手甩在床上,冷哼一声。王俊凯本意也不是想惹他生气,看他没有反应,只好重新坐下来吃泡面,目光从镜片后面小心翼翼探出来轻轻包住对面人线条精致的侧脸。

“我还以为你都...”

“礼拜六下午你应该是空的,带好钱包,带你去配隐形”

短暂的沉默之后王俊凯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尴尬,偏偏王源也捕捉到了他的心思,扭转话头提及之后的安排,回避刻意。

大概还没到时候。

王俊凯顿了顿,嘴里嚼着泡面,含糊地应了个嗯。

“衣服我给你搭好了,那天下午你就直接穿这个去”

“好”

“别的还有问题吗,我好回去写报告”

王源把之前翻乱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回衣柜,他的半个身子都探进去,出来的时候脑袋蹭到挂着的毛衣,静电吸起一小绺头发,高高飞起,自己却毫无自觉,还板着脸说话。

王俊凯想笑又不敢笑,手比思维先快一步,伸出手按了按他的头顶,只轻轻一个动作,毫无违和的亲昵,又有流转的熟稔。

几秒沉默。

“呃...对不...”

下一秒王源从椅子上跳起来打断了他的道歉,须臾前的发烫的耳尖只是错觉,他顺过背包,面色如常地交代好时间地点就大步走出宿舍。

王俊凯听着空荡荡走廊里由近及远奔跑的足音,护理液和假期戴的隐形在手心转两转,收进抽屉最深处




06.

学期过半,改造计划也接近尾声。

王俊凯在王源事无巨细的教导下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女孩本来就偏爱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没想到主角换成男生更让人热血沸腾。

塑料框眼镜摘下来,上翘的桃花眼轻轻一瞥都是百种柔情,头发剪短之后精心打理过,利落又清爽。初秋的天气,驼色风衣一系,高挑又不单薄,撑把伞走在校园里感觉在拍大片,许多不明就里的学生偷偷用手机拍下他的背影发在校园论坛里,冠上新任男神的名号大肆鼓吹。

“诶王源,你这眼睛也太毒了吧,你那对象不打扮则已,打扮一下分分钟校草级别啊”

社长从后面猛拍他肩膀,嘴里的话手里的动作叠在一起给了王源两记重拳,他被半个章鱼烧噎住,咳咳咳了半天才抬起头,脸涨红了,不知道是咳的还是气的。

“都说多少遍了,那是改造对象改造对象改造对象,不是我对象OK?!”

自从某次汇报工作把两个词搞混淆之后整个哗骨社上上下下都抓着这个梗不放,随时随地,王源你那对象不错啊,王源你对象又帅啦,王源你对象今天和我上一节公开课好多小姑娘都盯着他看呢。

“不是我说,你对象真挺bug,从来没见人这么快就能出师的”

社员A靠过来,调出论坛在王源眼前晃,手指划拉半天都没能把王俊凯的照片刷完。

“那也得看咱们源哥花了多少心思啊”

社员B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啊王源,你是不是还找了白李学长借他的公告号做专题了?”

社长一脸贼精样拐他肩膀。

“借他的视频平台做教学示范不是很正常?”

王源心里打着鼓。

“可自己做模特示范可就不太正常咯,还只录给你对象,独家哦”

“白李学长的衣品太硬气了,不适合他”

“哦哟哟这道貌岸然的”

又是一阵喧腾。

“行了行了大家别闹他,先做企划,过几天的晚会学校又要验收我们的成果,你们和自己的改造对象都商量好了吗”

 王源没搭话,他知道王俊凯那天刚好有个外校的参观活动,他争取了很久,没有理由推了那边来这边走秀,他提早和社长说过,毕竟是学业上的事,落的个本末倒置的把柄也不好,可都有网络媒介做了宣传,不把这位新晋男神推在台上实在太可惜。

社长刚开始还软磨硬泡让王源放人,后面不知道是觉得没意思还是怎么,再也不提,专心去折腾其他改造对象。

王源乐得清闲,再也没和王俊凯提这个事,况且微信里的聊天向来潦草,有意无意地越过儿时往事,对当时一方的不告而别更是从未提及,偶尔逛街的时候也有些尴尬,想说点什么,话题却总会拐到奇怪的地方,久而久之也学会了沉默并肩,唯一一次眼神的松动是在王俊凯盯着一车棉花糖移不开眼的时候。

“想吃?”
 
王源问。

“那时候看你吃觉得特别甜,自己吃就”

王俊凯挑眉,表情不置可否,本来应该顺着这个话题聊聊童年解开误会皆大欢喜,可偏偏两个人都不够坦白,明明满腹心事,却没人愿意先开口,任它堆累成塔。


07.

王源拧开手边不知是谁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拿来拿去没标名字早乱了,忙了一整天嗓子干得直冒火,吃金嗓子喉宝又怕把嗓子哑倒,自己衣服没来得及换,倒是把这届的改造对象都打扮得光鲜。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快开始了吗”

从早上就神隐到现在的社长突然从柱子后面闪出来,眼妆有点晕开,气都喘不匀,像刚跑了个八百米

王源只恨手边只有轻飘飘的衣服布料打人不痛,又碍于是对方是女孩,没办法上手打,可身为社长,眼前就是这个学期最重要的验收表演,平时挺靠谱一人怎么这次轴成这样?

“你还知道来啊,你刚刚不在我们已经把你弹劾了,现在我是社长”

话里满是寒意,王源冷下脸的威慑力很厉害,社长缩着脖子抱紧了自己,面上讨好着笑。

“那不是有事,有事嘛”

“什么事比眼前这些人还重要?”

“有的有的,等下你就知道了”

女孩煞有介事地眨了眨眼睛。

全部料理完毕已经是六点半,冬日将近,夜来得急切又凶猛,忙不迭把大幕拉下,舞台的灯次第亮起。

A大的舞台灯光全市出了名的好,经费充足的时候规模可以媲美一场小型歌友会,今天是全校各个社团汇报演出的第二天,哗骨的走秀展示被安排在中间位置,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准备掀一个小高潮。

这次哗骨的主题是“与书与歌”,用服装搭配来诠释一本书或是一首歌,用针脚色彩解读文字音符,还把今年的目标暗藏其中,向那些老古板说,画皮算什么,哗骨才是本事。

上台的学生妆容精致衣着整齐在后台按着胃说啊啊好紧张,万一搞砸那不是害了帮自己的学长学姐,平日里极其讲究的学长学姐们此时灰头土脸打气说没关系,做你们自己就好,衣服上的褶皱都来不及抚平,做好的发型也被帽子压得惨不忍睹,个个脸上却又满是笑意。

他们不是任人打扮空洞呆滞的芭比娃娃,他们有足够优秀的审美和足够漂亮的灵魂,没有什么比看着他们在灯光下自信满满的谈着自己的事情更让人觉得骄傲。

王源找到早早占好的第三排的位置坐好等下一个自己社团的节目,他伸长双腿,揉揉酸涩的脖颈,让光影交织在自己稍显疲态的脸上,想着自己成为部员一步步走来的事情,心里是饱满的幸福。

他在喧闹的拥挤里腾了一块空地给王俊凯,想着他现在大概刚刚结束一整天忙碌的报告,四仰八叉躺在酒店的床上人事不省,失落霎时涨溢。

其实找他做改造对象这件事的确包了自己的很多私心,王源自知虽然只是分开短短几年,但青春期的变化谁不是天翻地覆,高二时突然再次出现的王俊凯让人看不明白了,从那个可靠的哥哥皮囊里钻出了另一个人,然后又变成了更令人失望的模样。

王源表面上对这样的他嗤之以鼻,内里却惶恐到不行,他和王俊凯赌气,和自己赌气,下定决心要把记忆里一等一优秀的小哥哥找回来。

明明对那个人已经有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偏执任性,还以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规范在正常的改造计划里。

他摸出从早上开了一会儿就关机到现在的手机,本想着和那人的聊天大概还停留在自己一时兴起发去的“今天加油”,却没曾想王俊凯在十点左右发了一条“王源你等我”过来,那时候自己正忙着调整表演顺序,堪堪错过。

正当他思索这句话的意思,聚光灯突然合拢投到舞台一侧,伴奏响起,是有人要唱歌?可白天彩排的时候没听说啊。

王源坐直身子,在看清候场的人是谁之后瞪大了眼睛。

“你是我最坚定的一场,不复以往”

王俊凯今天的衣着随性又柔软,没有锋利的棱角,只想让人拥抱,他握着话筒上台,极认真,极清晰地用这句歌词当做开场白,然后他讲了一个故事,目光始终望向王源在的地方。


08.

演出自然很成功,王俊凯的突然出现是最美妙的变奏,也是社长消失一天沟通争取之后的成果,王源脑子晕晕乎乎的,他还在努力消化王俊凯那个故事里的信息,那些他错过的,他忽略的,他因为赌气而刻意不去了解的真实。

“我高中的时候曾经拒绝了一个很好的女孩,她非常优秀,我觉得应该保护她的骄傲,所以让传出的消息把双方对调,我来做告白未遂的人,想说男孩子,没这么多顾忌。面上看我们是尴尬的关系,可实际上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人真的蛮奇怪,虽说由奢入俭难,可一旦你知道了一种更轻松更不费力的活法,再想讲究地生活就很困难”

“本来只是假装配合告白失败的形象,但是由此却就越来越懒得打理自己,只在家里讲究,因为妈妈爱唠叨这些东西”

“本来今天我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可我想,如果我的故事可以让大家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表和内在,也很有意义”

“所以要感谢哗骨社的大家,尤其要谢谢一直费心思在我身上的副社王源,他让我知道,既然能生活地更有趣,那为什么不呢?”

王源被哗骨的社员们簇拥着往后台去,到了地方之后大家都和自己的改造对象拥着笑闹,反观角落里的两个人,彼此沉默着,涌动的情绪却在游移身侧的空气里吵。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还是没忍住再次确定。

“其实串联所有事情的线索我没在台上说”

王俊凯从椅子上站起来,三两步走到他身边,改换重心靠着墙壁。

“什么?”

他下意识问,脸埋进围巾里。

“小时候我搬家是因为父母调职,因为你那个周末你不在家,时间又很紧,就没来得及和你告别。后来高一的时候我妈和你妈妈又有了联系,她说你好
挺生我的气,我就央他们帮我转到你的高中,想好好和你道歉,结果薄岚...”

王俊凯话说了一半被打断,王源对他比了个停的手势,意思大概是以前的事不要再提,至少别现在提。毕竟这么多陈年旧事突然被一股脑扔在自己身上,光是表面蒙的灰尘都能让人打十个喷嚏,他的抗拒也是情理之中。王俊凯不慌不忙,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两张皱巴巴的画展门票,递过去。

“我记得改造要到这个学期期末,一起去吗?”

他问得真挚,一如既往地体贴,王源的嘴角终于扬起来,眼睛望向他,迷雾悠悠散去,温柔明亮好像淬了满天星光。

09.

好啊。

【END】

要是你碰巧喜欢这个故事,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470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