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宝气「二」

和 @灌浆期少女 的校园联文/一个故事两对冤家

17「二」

04.

黄其淋会在运动会前夕病倒,黄宇航一点都不意外,本来他体质就不算太好,仗着校会的名号经常逃晨跑,时不时闹个胃病,加上这段时间学生会事情这么多,往上要开会写报告,往下要训新生管琐事,恨不得一个人掰成几块儿用。

觉睡得少,饭也不常吃,有时候给他带块面包叮嘱说你忙完记得对付一下,黄其淋点头答应着好好好,下次再来就看见面包在垃圾桶里躺尸,连包装都没拆。

"你折腾自己最后还不得我来收拾烂摊子"

黄部长提着黄副主席心心念念的校外那家皮蛋瘦肉粥,站在一楼寝室阳台的防盗栏外,扬着下巴对里面那位没好气,黄其淋把自己搬到阳台杀菌,可怜巴巴伸着手,目光黏在粥上移不开。

"这叫借病休假,成天对他们恶声恶气,都觉得自己怕是要折寿"

"那些小部员也不来看你?"

"嘁,他们指不定多高兴呢"

黄其淋耸肩,整个人软绵绵靠在椅子上,动都不愿动。

黄宇航点头,把餐具和粥从防盗栏右边的洞里给他一并递进去。洞是去年两个人在学校遛弯时捡到一只受了伤的肥猫,就算自己再三强调猫可以自己挤进栏杆的缝隙,黄其淋偏不服,硬是钳出一个稍大的空隙给它过路。还没养到一个月,猫伤好得差不多就一走了之再没回来过,这位学医的老兄也不生气,嘴里念叨着"救猫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推了个泡面箱子把洞堵上。

明明是尊善菩萨,偏要扮成恶夜叉。

吃到一半,黄其淋想起件事。

"喂黄宇航,我怎么听副部说你最近往广播台跑的可勤,都快成编外人员?"

就算生病也不忘工作和八卦,黄宇航一边盘算着下午列会之后和副部聊聊人生,一边冲黄其淋傻笑企图蒙混过关,对方斜着眼抖落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噫,哪个学妹能让我们黄部长天天去查岗啊"

"不是学妹..."

脑海里几乎是惯性浮出那人弯弯的笑眼和消失在墙后的一方衣角,下意识否认,回过神才发现黄其淋的眼睛已经促狭地眯起来,咀嚼米粥的频率也变得缓慢。

游移的目光突然聚焦。

完了完了大事不好。

"先别管我,之前说要泡你那小子呢?别人就算了,他也不上心,就这种觉悟还想泡你,做梦呢他"

黄其淋听到这话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手指着黄宇航的鼻尖抖抖抖,掩住口鼻咳得地动山摇,粥差点从碗里晃出来,始作俑者立马推着自行车逃之夭夭,心下暗喜。

两年多来第一次把黄其淋逼到说不出话来,这枚军功章得分给敖同学大半。

可又想到看上去关系匪浅的敖同学和丁程鑫,黄宇航怼赢黄其淋的雀跃退潮一样沉下去,双脚支着自行车站了一会儿,想起丁程鑫应该也要去食堂吃饭,才加快了速度,准备第N次预谋偶遇。


媒体部偶尔也会去军训场拍照做采访,黄宇航就值一次班,刚好遇上玉面小蛟龙在训练间隙去看敖子逸。

丁程鑫那天穿了明黄色短袖,白色鸭舌帽反戴着,长手长脚在树荫下蹦,像颗活泼的柠檬。

教官吹哨解散,他跑出来把敖子逸一起拉进树荫,备好的水和毛巾递到人手上,又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给他扇风。

等黄宇航反应过来,自己站的地方已经离两人不远,听清对话不是问题,他发誓自己没想偷听,腿先动的。

这边还在惊诧于腿怎么越来越不停使唤,那边就看见敖同学把脑袋搁在丁程鑫肩膀上蹭,迷彩帽都蹭歪了。

"阿层我不想喝水,我想吃柚子冰糕,柚—子—冰—糕"

每一个尾音都软软糯糯,黏糊糊像几朵晒化的棉花糖。

"还和哥讲条件?"

丁程鑫笑着拍他的帽檐,帽檐压到敖子逸眼睛前面,两个人吵吵闹闹,互相捣对方腰侧的痒痒肉,笑成一团。

那天回去黄宇航面无表情地逼着黄其淋给自己买了一盒柚子冰糕,第二天精神饱满地去校广播台报道。


05.

丁程鑫觉得敖子逸越发不对劲了,开始搬东西的几天他回到宿舍还会抱怨那个大魔王boss几句,突然有一天他举着冰糕,脚底踩云似的轻飘飘晃进门,丁程鑫没把目光从电脑界面上移开,语气随意地问了一句。

"他又刁难你?"

半晌没听到回答,房间里只有敖子逸咀嚼冰糕咯吱咯吱的声音,丁程鑫探头往下看了他一眼,差点没吓得从上铺掉下去。

敖子逸眼里淬了光,嘴角勾起的弧度微妙。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丢了鼠标光速爬下床去摸舍友额头,敖子逸也乖乖给他折腾,嘴里的柚子冰糕酸酸甜甜熨在舌尖,舒服到人没脾气。

"黄其淋这个人,好像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他话音刚落,丁程鑫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体温计和退烧药,被敖子逸一只手拉回旁边坐好,说自己没生病,别演戏了。

最后还是没问出理由,对上司改观是好事,他也不爱操心这么多,可没想到敖子逸突然关心起几天没来训他们的大魔王,还让丁程鑫去找黄宇航打听。

"可我和人家不熟啊,只是刚好媒体部和广播台要一起负责过几天的校运动会,才稍微有点联系而已"

其实这话说出来有点违心,所以在敖子逸切换成小奶狗模式之后他没过几秒就投降了,更重要的是他心虚。

他没告诉敖子逸,自己每天和黄宇航打照面的次数,可不是能用相似的工作性质和"稍微熟悉一点"来计算的。

午饭和晚饭的饭点总能在食堂遇到他,虽然不在一个窗口打菜,可坐的位置不远不近刚好能看见。

自己最近去台里值班的时候他都在,搞得丁程鑫一直以为广播台归学生会管,所以在偶然对台里的学姐提起这事之后收获白眼两枚。

"谁说隶属学生会了?广播台隶属党委宣传部,和他们平级"

"那学姐,计算机工程的寝室离二食堂很近吗?"

"不啊,那边离一食堂近"

那就更奇怪了。

也试着去和他搭话,想着既然是监考过,会不会对自己有点印象?

丁程鑫本身性格爽朗不磨叽,那天打好稿子放去播音室,上楼之后刚好发现黄宇航正在看之前自己写的节目改良企划书,就把手扶在他坐的椅背上,冷不丁开口。

"学长觉得怎么样?"

对方好像被吓到,整个身子都往上提了提,肩膀陡然绷紧,丁程鑫以为是自己太唐突,道歉都找不到词,只好乖乖坐到那边角落里去不再说话。

玩了几分钟手机,稍微侧脸去瞄对面的黄宇航,只见那人把企划书竖在脸前面挡住他的视线,像初中时期躲在竖起的课本后面偷偷摸摸看魔幻小说的男孩。

生人勿近的冷峻气场,举动却孩子气,丁程鑫没再看他,转过脸盯着手机,屏幕暗下去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提起了嘴角。

"目标定太高,两年之内要达到都很困难,但是想法很好,有机会和你们台长好好讨论一下"

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长腿一蹬转椅就滑到那人面前,丁程鑫盯着黄宇航还是没什么表情的俊脸半分钟,才声音清亮地说了句谢谢学长,得到对方一个矜持的点头。

"诶学长,你是不是和黄其淋学长关系很好啊?"

丁程鑫又凑近些,从那个角度刚好挡住了从窗口匀进来的大半阳光,剩下的暖黄染在他线条柔和的脸颊和脖颈,本来就有些偏粽的发色变成调了蜜的褐,看上去很可口。

黄宇航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傻乎乎点头。

"敖子逸让我来打听一下他最近怎么没来训练新生,学长方便告诉我吗?"

哦。

又是敖子逸。


06.

来电提示打破了异样的沉默,黄宇航只想着谢天谢地终于来有人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都没看来电人就接起来。

然后就收到了黄其淋长达三分钟且夹杂着不间断咳嗽的吼叫信。

"我靠你小子反了你了? 谁允许你和广播台合作的?我们部不是有单独的媒体部吗你不是部长吗,你什么时候见过学生会和广播台合作做运动会了?哇我因为生病不在几天你就给我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还越过我直接报给老师你胆子挺肥啊"

黄宇航眼皮一抽,迅速从衣服口袋里翻出耳机插好,极熟练装没事人把手机挪到远处。

"黄其淋学长生病了?"

"嗯"

"感冒发烧?"

"啊"

丁程鑫看问来问去都是一个字,气氛也越来越尴尬,潦草道谢告别之后就快步离开广播台,留下黄宇航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

他费这么大劲儿把媒体部和广播台的工作牵到一起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多见丁程鑫几面,真正有机会说话,自己又怂了。

魂不守舍拔了耳机,黄其淋沙哑的怒吼再次响彻整个空间,黄宇航心乱如麻,深吸一口气。

"阿黄你坐稳了,我有事和你说"

冬季运动会的时间总是不尴不尬,十一月卡在秋末冬初,天气也没个准信,昨天还晴空万里,今天就突然降温,刚刚结束完开幕式坐在主席台上审稿的丁程鑫同学明显就被摆了一道,只穿衬衫短袖在萧瑟的秋风里抖得不行。

黄宇航多带了一件衣服,本来是要给黄其淋的,但是突然降温,那边说不来吹风了,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再反复指不定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呢。

他看着鼻尖耳廓都红彤彤,缩着肩膀手指蜷在袖口里的丁程鑫,在通道入口让台里部员把外套帮忙递给他。

丁程鑫收到衣服后先是一愣,然后环顾四周看身边有没有衣服穿少的女孩,五分钟之后,外套就披在了另一个女孩肩头,她是院礼仪队的,穿旗袍。

黄宇航急得在外面直跺脚,想了想,又往最近的热饮店跑。

"来来来,学生会的黄部长给咱们送福利来啦,大家暖暖手暖暖手哈"

黄宇航自己拿着一杯可可跟在分发热饮的人身后,主席台上的每个人都分到了热牛奶,除了丁程鑫,男孩没分到也不吵,安安静静审稿子。

"丁程鑫,这个给你"

黄宇航以一个极巧妙的角度把可可放在桌沿,丁程鑫忙着道谢,手肘一偏,可可被打翻,还好避让及时所以只在衬衫上弄脏了一点点。

"衬衫换下来,穿我的"

"这怎么好意思!"

丁程鑫拒绝地不暇思索。

"你现在走不开,我在不在都行,衣服给你我能立马去宿舍换,不碍事的,穿上"

见那人已经把自己的外套塞到他怀里,再拒绝太驳人家好意,丁程鑫这才慢吞吞把自己的衬衫换下来,把自己裹进黄宇航的外套。

"谢谢学长"

"以后直接叫名字就行了"

"哦...谢谢啊,黄宇航"

丁程鑫把下摆和袖子抻了抻,又露出一个甜笑。

黄宇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能被读的这么好听,回宿舍的脚步都有点飘飘然,更何况他现在手里还缠着带了丁程鑫味道的衬衫。


第四天的篮球赛,敖子逸如刀出鞘势不可挡,在赛场出尽风头,黄宇航把录制器材交待给人收拾,走几步发现丁程鑫站在场边发呆。

顺着视线看过去是敖子逸,再过去一点被挡住的那是...黄其淋?

这小子不是说开完会直接回去休息吗,怎么晃来看篮球赛了?

黄宇航决定回去再仔细盘问他,还是眼前人最重要,于是他上前一步叫住丁程鑫,把之前洗好晾干的衬衫递给他,然后极羞怯地摸了摸鼻梁,赶在对方提问前先开口。

"那个...丁程鑫你...下个月周六有空吗?"

对方抱着衣服瞪圆了眼睛,像幽深密林里漂亮的鹿。

「TBC」

失眠爆肝  

明天再完善链接

甜不过nili浆只能走暗戳戳路线

晚安

评论 ( 37 )
热度 ( 275 )
  1. 海角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0224次心动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3. 晨曦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