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宝气「一」

和  @灌浆期少女  阿浆的校园联文/一个故事两对冤家

17👉看破不说破


01.

"丁程鑫?"

在敖子逸脱口而出这个名字之后,黄宇航一直身子,穿过剑拔弩张大boss和初生牛犊小干事望向调度台旁边的人,这才终于把短短几天就上了三次学校风云榜的广播台新晋男神丁程鑫,同笔试那天唇红齿白身量高挑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这个名字他是听过的。

低年级女生太狂热,军训期间大规模逃训,顶着在烈日下被罚站军姿四十分钟的风险也要蹲守在广播台门口一睹尊容;校广播台去训练场慰问招新,他被起哄拉歌,女生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堪比演唱会现场;树洞已经快被对他的表白塞爆,女孩扭扭捏捏不坦荡,唱完山路十八弯之后才绕出一句,"丁程鑫我喜欢你"

之所以知道这么多关于他的事情,和黄宇航学生会的媒体部部长的职位分不开,学校非官方的新媒体推送基本都是媒体部在做,对校内信息的捕捉必须灵敏。

虽然这个新生已经混了个耳熟,但是因为军训期间不能使用手机拍照的规定,他留下的图片信息少的可怜,偶尔看见一两张照片也是女生在路上偶遇,偷偷摸摸用手机抓拍的模糊侧脸,从清晰度来看没办法放在网页里供更多人欣赏。

黄宇航本身对这种人气王没兴趣,他自己是个学计算机的,生活被编程跳舞学生会的工作填满,三点一线四点一线,期末考的时候多加一个图书馆,没少被八面玲珑的黄其淋嫌弃说,"哇黄宇航你这个人真的好无聊哦"。

对丁程鑫关注的出发点是工作需要,所以在宣传部副部第三次把手机凑到他面前摆出一副"旁友安利吃伐?"的贼精相之后,他往后一仰,脚底一滑,转椅的轮子瞬间把他带到远方。

"boss布置任务要你下周做新生专题,我们还在想要不要找丁程鑫来做个采访,你来了解一下啊,这几张可是我让广播台妹子出...拍的高清诶"

"姐,我都忙到脚不沾地了好吗"

黄宇航难得抱怨,刚刚开学各大学生组织都是忙的焦头烂额,媒体部又是向新生推广的重要途径,经常是办公室的电话才响完自己的手机又开始震,睡觉关机才能饶几小时清闲。

"看几张照片哪花得了一下午"

副部也是爱美心切,正准备第四次把手机贴到他面前,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来人步伐轻盈裹了一怀风,夏末的热度倏地撞上他的鼻梁,等回过神来黄其淋已经在他椅子把手上落座,刚好隔在自己和副部之间。

"哎哟,黄宇航不想看你别逼他"

你小子又来做和事佬,副部咬定青山不放松。

"那阿黄你看,我给你讲这个学弟真的超帅的,他们台..."

"我不看,哪有人帅的过我...和咱们黄宇航啊"

黄其淋扬着下巴,极狗腿地捏肩甩手帮他放松因为长时间工作绷紧的肌肉,笑得谄媚。

临时改口加后续可还行?

要不是戴着美瞳有点卡,副部大概已经把白眼翻到后脑勺,也不知道这两人一个面瘫一个话唠是怎么从上下级处成好麻吉,大一快结束的时候已经是砣不离秤秤不离砣,就算不在一个专业也能经常看见他们约饭约课约图书馆,简直是学生会NO.1的未解之谜。





在敖子逸怼黄其淋的话被广播出去,丁程鑫进来关设备被点名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骚乱里,副部一直置身事外,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看美少年斗嘴更有趣的事情?她把拍了好几张照片的手机紧紧捏在手里,深藏功与名,就等着修罗场一散去小群里讲故事了。

正打着腹稿要怎么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得更富戏剧性,没注意身边偷偷凑过来一个人,直到那人轻轻咳了咳,她余光一扫。

是黄宇航。

是眼神四处乱飘却离不开一个焦点的黄宇航。

"你是不是又偷拍了"

黄部长这是又要对自己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副部先是点头,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回去把你手机上丁程鑫的照片都发给我"

exo me?

海水倒灌算什么,岛屿沉没算什么,火山喷发算什么,世界末日对她的震撼也不过如此。

黄宇航,外表面瘫高冷实则木讷笨拙的黄宇航,居然在和自己要另一个人的照片?

叫你不吃安利,打脸了吧,打脸啪啪啪了吧。

弹幕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没敢说出口,调出微信找到那个加了之后没聊过几句话的页面正准备发照片,黄其淋又点名自己,拐着弯的奚落,凉薄语气带了一溜冰碴子,冻得人能在三十度下瑟瑟发抖。

旁边黄宇航没事人一样,目光在广播室里晃一圈又飘到丁程鑫那儿去。

成,俩祖宗,我服。

副部努力绷出愧疚的表情,心里早已经把大黄部长小黄副主席一齐送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02.

"敖小逸,诶敖小逸醒醒我和你说正事呢"

在第N次用手把军训一整天的敖子逸快粘上的眼皮撑开无果之后,丁程鑫狠狠心,往那人床底扒拉出只袜子,提到在他鼻尖前晃了晃。

"丁程鑫!!活着不好吗?!!!"

"自己不洗怪我咯"

敖子逸一个激灵扯着破锣嗓子嚎起来,吓得人手忙脚乱差点把袜子塞他嘴里,好不容易把人闹醒扶在椅子上坐直,自己洗了手又给敖子逸拧了湿毛巾擦脸,蔫巴的小树苗这才精神起来。

"你说有人跟踪你?"

"我也不确定..."丁程鑫拉过自己的椅子,手臂环着椅背坐好,"其实平时有人跟着我我也知道,可这几天我老觉得怪怪的"

敖子逸一个斜眼。

"平时就有人跟着,啧啧啧,同学你这个病学名叫帅哥综合征,我等凡夫俗子想得都得不着"

丁程鑫咬牙切齿,伸手去捏他的脸。

"屁,你是不是不看校园论坛,那上面想给你生猴子的妹子编完号得有三个梁山泊,你底子也好,冬天捂一捂白回来,照样横扫颜值榜"

不提还好,提起来敖子逸就一肚子火。

"我手机百分百电量出门百分百电量回来,开机都忙不赢,还上论坛"

"欸,那什么什么boss,真凶你啊?"

丁程鑫把下巴垫在交叠的手臂上,问他。

敖子逸伸长手臂够到水杯喝了好几口,喉结上下滚几滚,然后把杯子重重往桌上一碰,晃出好多水。

"他说话不凶,就是阴阳怪气,对谁都这样,也不是单独怼我"

"谁让你头脑一热说要泡人家,但凡是个爷们被你这么说不怼才是有鬼"

丁程鑫回忆了一下当时那位boss阴沉的脸色只觉得一阵寒意,风暴眼里的敖子逸倒是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

"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损我,我只能就顺着他话头堵回去啊,他都不尊重我"

"那你把他当姑娘泡,你尊重人家了吗"

"我靠丁程鑫你这个胳膊肘都拐到北冰洋了,我要和你断袖分桃!!!"

广播台新晋编辑被体育特长生炉火纯青的成语运用能力吓得不轻,长大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本意,他拍拍敖子逸的大腿,笑得像只狐狸。

"乖,那叫割袍断义"

尾音还在半空摇摇晃晃没落下来,床上的手机震动发光,敖子逸拿起来一看是短信,陌生号码,语气倒是熟悉得紧。

丁程鑫凑过去看屏幕,一行字言简意赅,要干事们到活动室集合领任务,九点之前不到就自动退出学生会。

"还有八分钟,他在逗我?"

新传学院的宿舍离活动室不是一般远,就算是跑都要花个十五分钟,敖子逸在心里捋一遍其他新生干事的宿舍楼,就数自己离最远,这是真的开始整他了吗?

等人一溜烟儿跑出宿舍,丁程鑫才想起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

他是真的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不,更准确一点是,在看着他。




03.

丁程鑫写完通讯稿发给播音之后就躺在床上听歌,几首后摇下来他的神经已经被晃得迷迷糊糊,因为广播台的特权他没去过军训,除了那次去拉歌之外,而且头顶还有棚子。一个星期下来,他丁程鑫还是肤白胜雪,走在夏暮绿荫下像羊脂玉雕的人,学生来来往往打他旁边过都忍不住把视线在他身上多停会儿。

他早就习惯了各样的目光,却没有一束让他如此在意, 那个人的目光很直白,是潮湿墙缝里生出的苔藓,是池塘底部升起的浮萍,飘忽不定又昭然若揭。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觉得厌恶,就好像那只是旋在肩膀上的一片落叶,你知道它的存在,却不想拂落它。

丁程鑫扭头瞥到敖子逸换下来草草堆在床角的几件背心,他这段时间训练场学生会两边跑,根本没时间洗衣服,可房间里的味道已经开始发酵了。

身为处女座编外人员的丁程鑫绝对不允许自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微笑着对敖子逸的床位说了句,"不用谢记得军训之后请我吃饭"

然后长腿一侧翻身下床,认命一样用两根手指把他的衣服提起来扔到盆里然后统统丢进阳台上的洗衣机。

宿舍空调吹得他头疼,现在外面温度也不算太高,丁程鑫索性把椅子搬到阳台,笔记本放在腿上,打发时间一样登上学校论坛。

鬼使神差点进学生工作,又鬼使神差点进学生会的网站,照片上的人都很眼熟,大概是那天广播出乌龙时打过照面,虽然当时场面混乱,记脸对他这种社交达人来说是小意思。

看着活动的照片他觉得不对劲,不论是运动会还是联谊还是新年晚会,那位被敖子逸备注号码成"大魔王"的boss黄其淋和那天见到板着脸的人不一样,大家都直挺挺站着,就他横躺在台阶上像尊卧佛,笑得见牙不见眼。

感觉就像顶着同一张脸的两个全然相反的人格,太怪了。

然后丁程鑫看到总站在黄其淋旁边的媒体部部长,敖子逸提过那是黄宇航,照片里他很少笑,看来看去觉得眼熟,一拍大腿,诶这不就是笔试那天监考自己的学长吗?

说起来就不该替敖子逸去考笔试,偏偏他又受不了人撒娇,被那双水汪汪的狗狗眼盯了五分钟,石头都得化。想着也没什么事就真的去了,因为是替考,心理素质优秀如他也忍不住有点小慌,走在路上想的都是快考完早交卷早走。

教室里已经稀稀拉拉有了好几个人,讲台后面坐着监考的学长,他进去的时候那人正在低头清点卷子,丁程鑫很有礼貌地走上去问他座位要怎么坐,学长抬眼,愣了一秒然后开口,"随便"。

丁程鑫就真的随便找了个位置,从包里拿出纸巾把桌面椅子全都擦了两遍才坐下,发现学长似乎往自己这边看,他又扬起脸笑,眉眼弯弯。

考试开始,丁程鑫没来得及细看试卷提笔就开始答,心里还直乐,诶这学生会体育部出题人脑子瓦特了吧,整张卷子也没几个体育相关的问题啊,时事政治倒是问得不少。

学长每隔二十分钟下来绕一圈,在他旁边停下来看他填在姓名栏的名字,丁程鑫手心出了一点点汗,边答题边对自己洗脑式催眠,我叫敖子逸我叫敖子逸我叫敖子逸。

最后一个句号写完,丁程鑫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大步迈向讲台,学长瞪大眼睛接过试卷。

"答好了?"

"是!"丁程鑫怕吵到别人答题,刻意压低的声音轻巧又雀跃,"学长再见!"

黄宇航那时候正在看他的答案没反应过来,等他抬起头,刚好看见丁程鑫那件牛仔衬衫被风扬起的衣角。



丁程鑫觉得自己答挺好,所以敖子逸说他笔试过了之后他一点都不惊讶,可三十秒之后敖子逸又咦了一声,说宣传部通知自己去面试。

"嗯大概是学生会里内部流动?能留下来就不错了你还挑"

他咬着冰棍言之凿凿。

面试之后敖子逸懵着回来,问他怎么样,说过了,丁程鑫跳起来欢呼,说我上面也有人了,被敖子逸一盆冷水,我还有实习期,实习不过也要被扫地出门。

敖子逸和黄其淋扛起来那天黄宇航也在现场,可他没有戳穿自己替考的事实,是没认出来?不可能,自己和敖子逸长得也差太远了。那是觉得无所谓?也不可能,如果那位boss真是厉害角色,黄宇航这就算知情不报,搁在古代算欺君之罪,要在午时三刻被斩首的。

那他是为了什么呢?

思绪中断,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丁程鑫把笔记本合成稍小的角度,极警觉地环视一圈,没看见可疑的人。有人敲门,他心下一惊,听见是敖子逸的烟嗓才松口气,起身把笔记本放在椅子上,把不爱带钥匙星球常驻民放进屋。

黄宇航站在路灯下一直看着丁程鑫进宿舍才依依不舍收回视线。

"看什么呢看半天,我麻辣烫都买回来了"

黄其淋踩着拖鞋踹了他一脚,把盛了汤汤水水的塑料袋往他肚子上抵,

"没什么"

两个人推着自行车走了几分钟,黄宇航猛然停下来,黄其淋扭头看他,后退着折了几步回去,眼神是问询。

"阿黄,我觉得我有点不对劲"

日理万机的副主席黄其淋却没有给他自我剖白的机会,一个暴栗就往头上招呼,

"你居然还有时间不对劲?我连晚饭都没时间吃好吗?明天你给我去训新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媒体部部长不服气开始嘟嘟囔囔,他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让他再说一遍,黄宇航打嘴仗从来打不赢黄其淋,最后只憋出一个字。

"嗻"



「TBC」

和 看破不说破  搭配食用效果更佳,欢迎评论,不欢迎催更,啾咪

不评论哭给你们看信不信(

评论 ( 42 )
热度 ( 372 )
  1. 海角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名字很有趣
  2. 0224次心动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琪=))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4. 晨曦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