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Yi

松散混乱/时间线后延四年

00.

傻瓜,我不要你嘴边的吻,我要一枚银顶针。



01.

敖子逸举着手机裹着凉被在床上翻了个身又蹬了几次腿,今晚真奇怪,空调的温度怎么调都调不合适,用了半个月的驱蚊水味道突然变得特别冲,就连窗外的蝉声好像也存心找茬,惹得他心烦意乱。

"不许你打那上面的电话!!!"

他盯着自己十分钟前发出去的消息发呆——黄其淋说自己床头柜上有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卡片,泰国的情爱行业合法,所以酒店里出现这样的东西也无可厚非。敖子逸下意识就把自己想的话发了出去,半天没有看见对方的回复,灰白界面就停在自己发的那条上动也不动,他想轰炸几个表情包过去又怕对方嫌他聒噪,毕竟看完表演回来人才刚到酒店,收拾行李沟通行程有他忙的,没及时回复也算...正常?

虽然为对方想好了理由,却还是暗自腹诽着公司的安排。从师兄开始,每个家族的孩子高考完公司都会给他们安排为期一周以拍摄单人写真为主题的毕业旅行。

"既然大家都放假干嘛不一起去?"

"都说了是考生福利"

"嘁,没钱还充阔"

还记得师兄在排练间隙收到通知之后与负责人的唇枪舌剑,敖子逸刚想加入战斗,坐在旁边的黄其淋就用手肘轻轻拐下他的肋骨,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塞了一支刚拆开包装正往外拼命散冷气的冰棍在嘴里。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不就比我老一岁吗神气什么。

敖子逸小朋友对于被年龄碾压这件事颇有微词,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他把自己的尖下巴压在倚老卖老者的肩膀上,咯吱咯吱嚼起冰棍,黄其淋一被硌得慌二被他的鼻息搅得心猿意马,只好连连求饶大喊三声——敖子逸您是我哥您是我亲哥。

师兄怼负责人怼得开心,可决定了的事情也改不了,就这样变成了一项家族传统沿袭至今,今年刚好就轮到黄宇航和黄其淋。

"你干嘛跑这么远,泰国诶"

"还好吧,和班长去香港的距离其实差不多"

"能比吗!你那是出国是越了国境线打电话都成国际长途了OK?"

"那明年就轮到你和丁程鑫去玩,急什么。说起来快期末考了你怎么还聊天,书看了吗知识点背了吗字帖练了吗,我回来你应该刚考完,敢挂科试试?"

黄其淋在末尾五个字提高了音调,语音压着最后一个字的尾音结束,刚刚好,不多也不少。

高考结束得早,本来也是走的艺考的路子所以对文化分要求并不算特别高,再加上黄其淋对时间安排得当,没落下很多学习任务,考完之后自我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就趁着没出分没填志愿大多数人也没放假的空当去泰国拍写真。

敖子逸的学校从今天开始放期末复习假,父母回老家办事连续几天都不在,今天下午公司的训练倒是有去参加,可没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哪儿哪儿都觉得不对劲。

看黄其淋半天不回他,敖子逸转而去骚扰陪他同行的助理姐姐,缠着她套近乎,助理姐姐发了张随手拍的黄其淋的照片过来,照片里他正玩着手机等转盘上的行李,背微弓着。

又驼背了。

敖子逸看着只想一巴掌拍上去。





02.

十三四岁的时候他们总爱互相倚靠着,多半是他趴在黄其淋的肩膀或者背脊上,是一只大号的趴趴熊,或者一只躁动的树懒,站有站的趴法坐有坐的靠法,以至于都有人说黄其淋驼背大概就是被敖子逸靠的,毕竟这么可爱的人形挂件任谁都没办法把他抖下去。

有一天丁程鑫看了他俩半晌,笑得眉眼弯弯,黄其淋扬起下巴问他笑什么。

"今年过生日我一定要送你副背背佳"

"背背佳?"

"就是箍着你的腰脊椎和肩膀,保持后背挺直的一种装置,反正刚开始会腰酸背痛很不习惯,习惯了就好了"

"请不要用这种反人类的东西来束缚我自由的灵魂谢谢"

黄其淋一个不羁的甩头,细软发丝扫过敖子逸鼻尖害他直想打喷嚏,眼看着两人开始日常互损,休息时间被无限延长,第三次世界战争迫在眉睫,敖子逸灵机一动。

他偷偷调整了站在黄其淋身后的姿势,把自己往他和墙的缝隙间挤了挤,直到他们俩的影子重叠成一个,然后他伸出手,从黄其淋的双臂下方穿过去环锁住他的肩膀,往后猛地一掰。

"以后我就是阿黄的人形背背佳了,"敖子逸声音洪亮地向练习室里的众人宣布,"你要觉得疼我就收点力气,既解决你的驼背又不会痛,是不是很体贴?"

"体贴你妹啊!"黄其淋红着耳朵用手猛戳他的肋骨,气鼓鼓地走到离他最远的一个角落里靠墙蹲着,脸埋在膝盖里。

可没关系,人形背背佳已成事实,黄其淋之前也挣扎过几次,后来也任他挂着,到了最后竟然修炼出可以被敖子逸这样挂着还能面无表情地背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黄宇航和丁程鑫因为好奇也先后去挂过黄其淋,无一例外被对方用粗暴强硬的方式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拒绝理由是黄宇航肌肉太硬丁程鑫骨头太硌,其结果就是被两人戳着脊梁骨抱怨了差不多一个半月,啧啧啧这个boss太双标。

敖子逸刚想发信息过去提醒他别驼背,鬼使神差地转到朋友圈的界面却看到黄其淋两分钟前发的一条朋友圈。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曼谷的人妖与游客互动是用扑的???"

不知道是文字内容太过暧昧还是明明发了朋友圈却没有回自己微信,敖子逸突然开始生闷气,他清空了刚才在对话框里打好的内容,返回主页面关闭网络丢开手机一气呵成,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03.

黄其淋发了那条朋友圈之后就进浴室冲凉,往手心挤沐浴露时突然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某次训练结束几个人一起去冷饮店吃冰,敖子逸隔着一杯北海道抹茶冰沙可怜巴巴地问自己,如果把他和榴莲放在一起会怎么选?

他记得自己当时咬着勺子思索了不到半分钟。

"让我算算哈,你的手啊脚啊值十个榴莲,脸值二十,不,二十五个,脑洞值十三个,智商就...值一个吧"

"你再说一遍商值几个?!"

"五个不能再多了"

"黄其淋!!!"

"哎哟逗你的嘛,"他越过桌子伸出手来捏敖子逸的脸,"如果你在称左边,那称右边大概要放一座榴莲山才能平衡"

虽然拿食物和人做比较有失公允,但这也是最符合敖子逸世界观的比较方式,那些过分煽情表明喜爱的字句他那个小脑瓜估计没办法接收,接收之后也会开始无止境的发散脑洞,久而久之,黄其淋也写成了一本专门和他沟通的字典,独家秘笈,概不外借。

他也不想刚考完试都没和他们几个见个面聚一聚就到泰国拍写真,可安排就是安排,黄其淋自知还没到可以按自己的情况安排工作的程度,也就顺承下来。敖子逸压着嗓子嘟嘟囔囔发语音过来的时候他都能想见对方失落的神情。

敖子逸还是个小孩,他总这么想。

洗完澡出来登上微博,看见小朋友下午更新的一张自拍,配字【轰——没了】,他想了想,大概是以前卧谈会时他说去热带要多带衣服,不然一出门就轰——没了的梗,嘴角带笑给他点上赞,评论说 "这次我衣服带很够哦",接着又在微博逛差不多半小时,随手拍一张窗外的月亮向粉丝们报个平安,等返回微信界面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半。

自己发的关于人妖那条信息的下面已经有了很多让人啼笑皆非的回复,却独不见敖子逸的,回到和他的聊天界面,看见"不许你打那上面的电话!!!"一句话孤零零悬在那里。

"我真打了你也不知道呀"

他敲下几个字发送决定把这个玩笑开到底,后来想到对方之前发的微博自拍,又跟了一句。

"敖子逸,双眼皮这么好看不如分我点啊"

也没期望收到回复,毕竟已经过了零点,黄其淋吹干头发定好闹钟倒头就睡,心里想着明天有时间一定要和敖子逸视个频,把今天受到的惊吓好好吐槽一番。




04.

这一觉敖子逸睡得并不安稳,莫名其妙的光影声音在他的梦境里沉沉浮浮,所以当他醒来看见黄其淋毛茸茸的后脑勺时,觉得自己大概梦还没醒。

他正迷糊,一串人语和乐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他知道那是黄其淋的起床铃声,是从一段电影里截取的台词和配乐,可是梦里不是没有声音吗?好啊丁程鑫你又驴我。

这时候敖子逸开始有点觉得不对劲了,他闭了几秒眼睛又睁开,天花板不是家里的天花板,床也不是自己的床,大脑正当机,身边的床铺更深地陷下去——黄其淋被铃声吵得翻了个身,离自己只有两个拳头的距离。

他傻乎乎地盯着对方的睡颜大概有五分钟,直到铃声第二次响起,黄其淋翻身关掉闹钟,揉揉乱成鸡窝的头发,慢悠悠踱到浴室洗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敖子逸跳起来弹到浴室门口倚着门框叫了几声阿黄阿黄黄其淋!!!对方毫无反应,一个转身就从自己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穿了过去...

敖子逸嘀咕着冷静冷静,我可是龙王四太子,这点小事算什么,不就是一个大活人从我的身体穿过去了。独特的思维逻辑和应变能力救了他一命,趁黄其淋正往身上噼里啪啦拍防晒霜,他走到镜子前,意料之中地没看见自己的模样。

理一下理一下:现在的我没有和空气没什么区别,不能说话不能触碰物体,手机在家里没带来所以也没办法通过网络求救,坐标泰国,黄其淋身边。

好坏相抵,还不错诶。

眼前的镜子突然变得有些奇怪,正中间的地方浮出一个阿拉伯数字四,是说四天之后可以恢复正常?

"准备好没?先吃早饭然后赶通告咯"

助理在外面敲门。

黄其淋答应了一声,换好衣服往背包里塞了几件必备的东西就拔了门卡往外面跑,敖子逸径直穿过门,蹦蹦跳跳跟在他身后,一齐走进泰国六月的日光中。





05.

黄其淋在双条车上直犯困,又忌讳拍摄状态下的机器,只好强打精神唠唠叨叨,东拉西扯逻辑全无。助理实在看不下去,说离目的地还有一会儿,今天安排了浮潜,先让他睡会儿,黄其淋得了特赦,这才把书包揽靠在胸口,在颠簸中闭上眼睛。

早上起来没有看见敖子逸的信息,微博微信都没有,他有点在意,可觉得过度询问又有些多余。

又想起敖子逸曾经勒着他的脖子质问,阿黄你给我的微信备注名是什么?当时好像被自己用龙王四太子,美队迷弟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蒙混过去,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真实的备注名。

其实说了他也不一定知道,敖子逸是喜欢超级英雄的热血小屁孩,怎么可能去看彼得潘之类的童话故事。

录制节目的空隙,黄其淋摸着大狗干燥的毛,用手肘拐了拐旁边正和瓢虫较劲的敖子逸。

"要是娜娜真的存在的话,和它应该差不多吧"

娜娜是彼得潘里那只忠诚温和的保姆狗,他第一眼看见它的时候就觉得好像看见娜娜从书里走了出来。

"你说啥?"

敖子逸明显没get到自己的点,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无辜到没办法吐槽他,黄其淋只好打着哈哈说没什么,你躺好你躺好,我要靠在你背上睡觉。

他被大狗牵着跑的慌张神态像极了影子被剪下来藏在抽屉里的彼得潘,惯常的自负,乐天的性情,和与常人区别明显的四次元世界,要是哪天敖子逸说自己来自梦幻岛,那黄其淋真的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所以其实告诉敖子逸把他的备注名设置成什么他也转不过弯来,可黄其淋就是不愿意坦白,把它当做一个独特的秘密埋藏至今,判了个无期徒刑。

远远地听见海的声音,他从敖子逸靠在自己左肩的幻觉中恢复意识,往外一探身子,阳光几乎称得上炫目,只觉得白茫茫一片之后,海的咸涩就夹在风里缠入呼吸。

"哥要去浮潜了,别太羡慕"

黄其淋在双条车停稳的瞬间按下微信的发送键,换好泳裤带好呼吸器换上救生衣之后又看了看界面,还是空空如也。

彼得潘被困在梦幻岛上了?

黄其淋跳进海里,只一个恍惚海水就涌入口腔鼻腔,咸得要命。







06.

敖子逸就以旁观的姿态在黄其淋身边晃悠到了第三天,黄其淋在免税店帮朋友家人挑礼物的认真模样很可爱,明明导购在旁边做了很多介绍,却还是固执地打电话给姐姐问她最喜欢哪个牌子的面霜。他给黄宇航和丁程鑫各挑了一款味道清爽的香水,被问到要给敖子逸买什么礼物时,黄其淋眨了眨眼睛。

"他啊,可能就在机场随便买一袋零食打发走好啦"

敖子逸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说话不能触碰物体真是太讨厌了,他发誓,要是黄其淋回国之后真的只给自己一袋零食的话,那他一定要绝交个二十块,哦不五十块的。

第四天,黄其淋小心翼翼给笼子里的小老虎喂奶的时候敖子逸就蹲在旁边,他趁虎崽正咕嘟咕嘟吸奶瓶里的牛奶,直接伸出手指去摸它的头,没想到小虎崽猛得转头朝自己小小地吼了一声,黄其淋被吓得往后退了三步,又轻声细语地哄它喝奶。

它能看到我?

不过好像动物的感官的确比人类灵敏来着。

不过话说黄其淋你干嘛对它这么温柔啊,平时明明都对我呼来喝去,一言不合就开打的。

好的,现在敖子逸又开始嫉妒那只小虎崽了。

拍摄写真安排在第五天下午和晚上,下午在莎美珊公主岛找了一片人烟稀少的沙滩开拍,敖子逸躺在黄其淋的沙滩椅上,看他换好衣服之后自己开始挑选配饰和调整细节。

说起来黄其淋的衣品是四个人里最先成熟起来的,好像从自己还在凭几套体恤短裤过完整个夏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用一些小细节来凸显自己的不同,挽起的单边裤腿,不一样颜色的鞋带,不很张扬但别具匠心,有一点点叛逆但是又不至于让人觉得乖张,这样的黄其淋他很喜欢。

他好像怎么晒都晒不黑,刺眼阳光下皮肤更显雪白,这次选的几套衣服都很清爽,配上颜色鲜艳的泳圈好看得不得了,黄其淋笑得见牙不见眼,眼角眉梢全是蜜,看着都甜。

到了晚上又回到曼谷,拍了几组以城市夜晚为主题的照片,黄其淋的面容被灯光模糊,眼神有些轻飘,介于少年的柔软和成年的硬朗之间,是别样的美。

拍完之后就去逛夜市,他看见什么都觉得新奇,什么都要拿起来看看,要不是敖子逸能从人海之中穿过去估计早就和他走散了,他拍了不少照片,还杂七杂八买了一些小玩意儿,绕了一圈回到门口助理还没到,只好买了一支榴莲冰糕坐在上长椅吃,心情大好的样子。

敖子逸挨着他坐下来,看他拿出手机点进和自己聊天的微信界面,拍了一张榴莲冰糕的照片发过去例行分享,语气半是炫耀半是责备,大意就是你小子怎么这几天都不理我,要造反吗。

黄其淋打了很多字又一个个删掉,他自己翻了翻之前的聊天记录,好像从自己到泰国之后敖子逸就再也没回过自己的信息,不单是微信微博不见人,打电话也没人接,整个人间蒸发一样。他每天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吃到好吃的东西都会给他发过去,文字和图片不够描述,还要发语音每条都要说到59s才罢休。

敖子逸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你去的地方我都和你一起去啦,什么芒果菠萝饭冬阴功火锅烤椰子鳄鱼肉干我看你吃得开心就好像自己也吃到了一样,和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分别。

黄其淋接到丁程鑫电话的时候榴莲冰糕还剩最后四分之一段,第一秒表情生动,第二秒敛起笑容,第三秒眼神变得空洞,手里的冰糕从底部融化一滴滴在他的运动鞋上。

诶诶黄其淋冰棒化了化了你倒是看着点啊!

黄其淋!!!

黄其淋?

敖子逸在旁边手舞足蹈恨不得把冰糕抢过来塞自己嘴里,他发现黄其淋的手开始颤抖,习惯性地想把手按上他的肩膀,却穿了过去。

喂,再不吃要化完咯。

敖子逸突然觉得一整晕眩,扶着长凳蹲下来,视线里最后一个场景是冰糕化在地上形成的,几个深深浅浅的灰色斑点。




07.

黄其淋在车上紧紧攥着手机,丁程鑫电话里的坏消息来的毫无防备——联系不上敖子逸是什么意思?字面意思?他刚开始以为对方还在气他没有见面就直接来泰国的事,没想到现在居然是他谁都没联系,家里电话没人接,手机没人接,去敲家里的门没人应门,联系父母说还没办法立刻就回家。

失联?

他不敢往下想,下意识咬住自己左手食指的第二节指节,却根本缓解不了心慌,在他第十二次把车窗按上按下,助理终于开口。

"怎么心神不宁的"

黄其淋立马倾身凑到副驾驶座旁。

"姐,明天什么安排?"

"早上去橡胶园,下午去果园吃你朝思暮想的榴莲"

"你能帮我查查明天下午有回国的航班吗"

"这么急?"

"家里有点事"

黄其淋倒回座位,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城市灯火。

彼得潘迷路了,我得去找他。




08.

敖子逸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他弯了弯手臂,够到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这才有了恢复正常的实感,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手机充电,去浴室冲凉出来之后开机,看见四人群里黄其淋说自己马上要登机,再往上滑是丁程鑫和黄宇航都没办法去接他的回复,丁程鑫接的代言今天拍摄宣传照,黄宇航人还在香港。

"我去接你!"

敖子逸立马点进他的头像发了一句,然后继续充电,自己翻箱倒柜找衣服,找到衣服之后发现没有回复,想是在飞机上没收到,又发了一句"等我!",套好校服抓上满格的充电宝之后就往公司飞奔而去。

黄其淋到达机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因为航班临时更改所以变成了秘密的私人行程,没有人来接机,其他人拿着各自的行李,从自己身边匆忙略过,鲜少驻足。

他在飞机上就把电话卡换回了国内卡,打开手机就看见三个未接来电,无一例外都是敖子逸,他瞪着那个本不该出现的名字愣了一分钟,直到它重新亮起。

"...你?"

"黄其淋黄其淋黄其淋,我就在你前面!"

电磁波转换的声音和不远处的真实语气混在一起,黄其淋偏头,害自己结束行程着急忙慌回国的始作俑者,此刻正站在距离自己五十米不到的出口,身上穿着高中的运动校服,高举双手朝自己拼命挥舞,看上去生机勃勃。

敖子逸急着迎上去双臂张开想要来个大大的拥抱,黄其淋也拖着行李箱加快了步伐,然后在无限靠近的瞬间狠狠一脚踩在他新买的球鞋上,对面人的笑容瞬间变成错愕,指着他的鼻尖手抖如筛糠。

"你干嘛踩我!!!"

敖子逸大吼。

黄其淋假笑一秒又冷下脸,撞开他的肩膀,行李箱的轮子从他的脚背上碾过去。

excuse me?

敖子逸站在机场门口觉得好委屈。

坐上车回公司的路上黄其淋也不理他,一上车就拨了丁程鑫的电话狂轰滥炸一点都不给对方解释的机会。

丁程鑫你驴我?敖子逸他好生生地坐我旁边你说他失联!丁程鑫我告诉你我放着一桌子榴莲不吃就飞回来了你不来接我就算了你还驴我!合着你就是怕我骂你才不敢来接机的是不是!?你赔我榴莲陪我精神损失赔我改签费你赔你赔你赔!!!

说完就按了挂断。

丁程鑫愣在拍摄片场觉得好委屈。

"他没骗你,我之前真的和谁都没联系,觉得要专心复习就把家里的路由器断了,打电话没人是关机,所以没有发微博微信也没有回你,我这不是怕考不好你回来罚吗"

黄其淋偏过头没有看他。

"说起来你怎么会直接回国,不是还有一天?"

黄其淋冷哼一声。

敖子逸只能发动从小到大都很有用的撒娇技能,把头挨在黄其淋肩上一个劲儿地蹭,用软软糯糯的少年鼻音道了好几次歉,对方这才有些松动,瞥了他一眼。

"敖子逸你是偷了谁的运动校服啊这么宽"

第一句话就是吐槽。

"有用的有用的,我故意撑大的,等下你就知道了"

敖子逸傻乎乎地笑,落在黄其淋的耳朵里,又可爱又吵。





09.

"这个给你"

黄其淋打开旅行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丢在敖子逸怀里,看他想要去拧气阀急忙制止,手掌和手掌覆盖在一起,觉得不妥又缩回来。

"橡胶枕头对颈椎好,真空封好了回去再拆,不然你待会儿不好拿回家,你别误会啊我给我爸妈也买了两只,你这是买二赠一的赠品"

敖子逸接过来宝贝似的抱着。

"我还以为你真只给我一麻袋零食呢"

"...她又卖我!"

觉得被自家助理背叛的黄其淋怒砸行李盖。

啊,忘了,旅行日记还没播呢,敖子逸在心里默默掌嘴,得赶快转移注意力才行。

"你收拾完了吗"

"差不多了"

敖子逸把封枕头的塑料袋子靠在墙边,深吸一口气,划拉一声拉开了自己的校服拉链,双手放在口袋里向前伸直,在对面人惊慌的目光下光速凑近后将其抱住,校服拢到黄其淋后背然后迅速拉上拉链,拉链只能拉一半但是缚住他的双手没问题,半分钟不到的功夫,黄其淋就被敖子逸变成了一只茧,鼻尖对鼻尖。

"敖子逸你抽风啊!!"

黄其淋整个大脑完全当机,推也没手推,必要的话只能用自己的头砸晕他了。

"怕你跑掉"

运动服拥有者倒是满不在乎理直气壮。

"所以你..."

"别动,闭眼睛"

"闭个屁你给我放开!!"

"说了闭眼睛"

敖子逸的语气是少有的严肃,黄其淋心一横,想着靠至多就是被亲一口也不会少块肉,早死早超生敖子逸你真是翅膀硬了管不住了我还怕你睡不好给你买枕头我脑子大概是被踢了!!!

心里弹幕千百条,心跳一百八十迈,黄其淋一咬牙终于闭上眼睛,对方唇齿间的气息近在咫尺,无色的空气突然变得有些旖旎。




10.

温热的焦点不像他预想的或是期待的在嘴唇上,敖子逸只是凑过来和黄其淋眼皮贴着眼皮,两个人的睫毛都很长,互相扫着对方的眼睑酥酥麻麻,敖子逸先笑出声,眼皮抽动这样轻微的变化在这一刻也无限放大。

"黄其淋你眼皮跳好快"

白痴那是心跳快。

"丁程鑫说只要眼皮挨着眼皮就可以把你的单眼皮变双,你不是要我分你一半吗"

这个奇葩办法要是有用请他先拿去治班长。

"黄其淋你怎么不说话?"

我要说话就和你亲到了你个撩不到正处的傻子。

敖子逸没有察觉到和自己零距离接触的人心里的碎碎念,自顾自地唠叨了一会儿移开了自己的脑袋,顺带着拉开黄其淋身后的运动服拉链,往后退了一步。

"你睁开眼睛试试?"

这个期待的语气是怎样啊你真的相信丁程鑫吗?

黄其淋睁开眼睛,除了眼皮有一点点不自然的红之外几乎没什么变化。

"没有变双啊"他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很认真地在失落,"可是就算你是单眼皮我也觉得很好看"

黄其淋觉得一颗炸弹在自己脑子里轰然炸开,只剩下成片雪花点,他低着头,敖子逸因为看不到他的表情开始慌张,以为他还在为自己的眼皮烦恼。

"我的榴莲大餐泡汤了,赔钱"

原来是因为这种事?

敖子逸瘪嘴,拉好运动服的拉链,垂头丧气地走在前面,刚好错过身后人从刚才就一直通红的耳尖,和弯成月牙的笑眼。




11.

"黄其淋,Peter Yi是什么意思哦"

"你怎么知道的?!"

"秘...秘密"

【END】

这两个小天使是互补的典范,平时讲相声你捧我逗,你的脑洞我来践行,一言不合就靠肩

港真奇异果这么好吃真的不来一颗吗?

评论 ( 76 )
热度 ( 426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