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霞

安利四元从产出做起

小相思

 

0.
“还是让陈泗旭自己说要带什么吧”

“带张真源”

1.
张真源对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下午的呆,窗外的鸟鸣浮起来,混着那人清冽的声音一齐搔着他的耳廓,心里的鼓擂个不停,又掺了些零星的期待。

手机屏幕上是陈泗旭发来的一个问题。

在那个问题出现之前两个人还在很“热烈”地聊下次排练合唱的曲目,虽然看上去更像是自己单方面提出设想,对方思考后给出行或不行的简单答复,他又推翻之前的想法,继续询问。

陈泗旭的确不是主动的人,比起严浩翔这个活泼鬼马的老搭档来说他难搞的等级提高了不止几个level,交流讲究的是有来有往,可他就像块木头,说半天才应一句。关键这木头还是特别爱思考的木头,他有想法,却总是藏着,得一点点挖,连蒙带猜,猜中了就是运气。

张真源也不是真的耐心百分百,可只要每次排练出错时候陈泗旭怯怯的眼神飘过来,再大的脾气登时就烟消云散。

一五年年底进入这个奇怪的公司,原本想着要融入新环境还得好久,没想到搭伙的严浩翔不出一个月就和其他的成员打成一片,人际交往慢半拍的张真源乍一看像是落了单,偏偏公司又把他把另外一个出了名的寡言担当编到一起弹唱,怎么看都有雪上加霜的嫌疑。

先是录制合唱,然后被丢到路边练胆,说建立起革命友谊是不为过的,可怎么突然画风突变成了这样?

2.

张真源揉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那个问题,恨不得把字拆了,连笔画都看个清楚明白。

“张真源,要怎么做才是一对好cp啊”

他不知道陈泗旭是从哪里听到或者看到这个词,概念比较尴尬,问题也很莫名其妙,是说这种事情是可以正大光明地问出来的吗?!

这种感觉就像上次被问到外出旅游要带的东西时,那人很干脆地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一样,他在看回放的时候看到自己明显因为吃惊挑起的眉,当时是真的慌张,师兄们幼稚园生一般的起哄让脸皮薄的张真源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是很习惯除了唱歌之外暴露在别的处于众人的视线下。

别人在说完想带的东西之后还会跟上理由或是几句解释,偏偏他,挑起人的热情又迅速浇灭,张真源想问为什么出门要带上我,可最后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任由它打结之后沉到土里。

他是万万没想到陈泗旭会这么说的,这种话要说也是自己来说啊,就这样被寡言的人撩到,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合理。

也许是因为现在家族里和自己比较熟怕提到别人的名字会尴尬?

但是又没规定一定要带人,就顺着师兄们的话说带吉他不是很好吗?

关键这个问题本来就没说要带人,为什么他会想要带人还偏偏带自己?

向来稳重的张公子在家族团宠的直球攻击下乱了阵脚。

3.

其实张真源并没想过能和陈泗旭变成那种关系,他也不是没有看过网络上说他们在合唱里不搭嘎的言语,最开始他觉得没什么,就算没有彼此,他们两个人分开也能唱很好的歌,不需要对方来弥补缺点,也不需要什么契合。

可是他羡慕那个少言的人,明明窝在角落里不说一句话,却从没人遗忘他。

“因为他唱歌真的很好啊”

问起师兄来得到的答案都是这样,凭借才华受人喜爱这件事总是无法指摘。

被问到怎么思考歌词里的内容,他居然说,歌怎么写的我就怎么唱,这种时候明明说私下有琢磨过或者说假装领会都会有很好的综艺效果,可他偏不,不是不屑,是不会。

所以陈泗旭你其实就是只会唱歌的笨蛋吧。

带着天才帽的张真源不止一次这么想。

4.

陈泗旭大概生活在外星球,宁愿花时间去研究蚂蚁搬家也不愿意去研究与人交往,张真源本来以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却在五十快问快答里被刷新了三观。

“最想和谁成为舍友?”

“张真源”

“去无人岛要带的东西?”

“张真源,家,手机”

“最想和谁去看电影?”

“张真源”

“最想介绍谁给家人认识?”

“张真源,但是我家人已经认识他了”

......

怪不得那天放学的时候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小子不会是因为我说了他所以礼尚往来吧,立马发了微信问他,却隔了一个多小时才等来回复。

“我提你不代表你要提我,这又不是礼物,不用还的吧”

“我没还”

张真源大吃一惊,难道我在他心里的分量比我想得重,还不是重,是重得多?

5.

第二次录卧谈会的时候和陈泗旭挨在一起坐,张真源习惯性绕帽衫线绳的小动作被他抓个正着,趁着师兄在一边耍宝,陈泗旭在熊猫玩偶的掩饰下抓住了他的手。

明明张真源大了自己差不多半年,手却比自己还要小,指尖因为练吉他的原因有一层薄茧,掌心却肉肉软软的,他轻轻搔了两下,张真源又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像一只猫。

“你干嘛”

“别老绕线绳,多动症啊”

“我有点困”

“你可以靠着我”

张真源对天发誓自己真的是因为困才靠着他睡的,不是因为他靠着很舒服才困的,虽然最后导致的结果都是被师兄打趣,但是原因他还是想要辩驳一下。

毕竟要保住兄长的尊严。


6.

关于组cp这件事,他们好像既没有自觉,也不够体贴。

俯卧撑惩罚之后陈泗旭没有拉张真源站起来,衣服接龙的时候张真源没有放水。

他们没有非要粘着对方不可,也不会时时刻刻都把彼此锁在视线里。

但是月考时张真源会双手攥住对方手腕的一起摇晃,发现他放空时也会揽住他的肩膀提醒他回到地球上,会在游戏环节替他着急,大声抱怨犯规的同时小声提醒他带有“你”字的歌词。

陈泗旭会在三人合唱被打了不高的分,对方瘪着嘴把脸埋进膝盖的后一秒凑到耳边安慰,也会在问到要带谁出门时清楚地念出他的姓名,他看上去做的很少,可明眼人都知道,张真源成了第一个登上他秘密星球的人。

不着急,年轻才有来日方长。


7.

网络上的言论发生大幅度改变是在三月考核的视频发布之后,其实就张真源自己而言,就像考后总结之后说的觉得还可以更好,可那些怪阿姨明显不这么想。

张真源一边心里挂着问题,一边打开了视频。

“天啊49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

“张公子的颜值简直涨停!”

“对视甜die了!”

“张公子明明自己还是个奶宝宝但是真的好照顾弟弟太懂事了呜呜呜呜”

“第一次看49笑着唱歌是真的很放松啊欣慰!”

说起来好像的确是,以前合唱时都没有互动,偶尔想转过头交换一个眼神都会被对方的无动于衷反弹回去,这次是真的对视了好几次,而且看他是笑得很开的样子。

笑起来明明很好看,陈泗旭你就应该多笑。

自己的唱功被肯定固然值得开心,但是更让他开心似乎也不仅仅在于此。

张真源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能为陈泗旭带来什么改变,被说因为自己才让他笑起来也是一顶夸大其词的高帽子,说到底也只是两个喜欢音乐的小孩被编排到一起唱歌,可就在那天,那个瞬间,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

对方的信息还停留在上一条,他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8.

“张真源,要怎么做才是一对好cp啊?”

“反正我觉得,以后唱歌的时候也能一起笑着唱就够了吧”

【END】

四元就是四元

非合唱情结/请勿移情

只要四块钱不甜不要钱

打滚安利视频  小相思  大半夜看得我掉眼泪

快来一起喜欢我们的张公子和49嘛(智宝宝笑颜

评论 ( 74 )
热度 ( 159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