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玉

///酒吧老王×玉店小王
//画风崩坏
/HE



0.
醉翁之意不在酒,老王之意不在玉。




1.
王家的玉器店“红香绿蜡”在这条老街上开了几十年,到王源已经是第五代。

王源是在檀香萦绕里长起来的少年,自小就跟在爷爷和父亲身后摆弄雕花木架子上的玉器摆件,闲时就在老街古镇上游荡,偶尔遛到琢玉人的作坊躲在门后怯生生地张望,琢玉人瞥见小孩,笑着摆摆手让他靠近些看,于是整个下午又在清甜桂香和玉石玎玲里悠悠度过。

红香绿蜡取了红翡绿翠之意,是在红楼梦元春省亲那个章节里,贾宝玉作诗时写红香绿玉,被薛宝钗看见,偷偷指正说“元妃不喜绿玉二字,不如改为绿蜡”,贾宝玉乐称她为自己的“一字师”。王家先辈就沿用红香绿蜡作为店名在老街上开了这家玉器店,既取雅致的意,又不很生涩拗口。

红翡绿翠,冰种黄龙,蓝田羊脂,店里陈列的玉器清一色都是素玉,不加其他金属宝石,只一块玉料精巧雕琢,循玉纹,布色块,不赘加他物,却丝毫不显单薄。

也有不少玉匠仰慕玉器店的名声,把自己的作品带来希望可以放在店里出售,却都被一口回绝。

“玉是干净的,不能被铜臭玷污了”

玉器店的生意一直清闲,从来没有忙得脚不离地的时候,每尊玉件价格都高,又因为玉器口碑一直很好,在老街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之后,来人虽然不多但都是社会精英,导游带来采买普通玉件的游客就不会踏进红香绿蜡,一是价格负担不起,二是也欣赏不来。

到了王源这一辈老街已经完全变成了旅游文化商业街,街口街尾一家酒吧一座客栈,其他小店顺街排布,每天游人络绎不绝,但都在玉店周围打转,不敢入内。

王源不在意,女为悦己者容,玉为悦己者陈,玉都不急,他这个掌柜就更不急了。更何况他性子从来淡泊,只争朝夕,每月定期去琢玉人那里送原料取新玉件,平日也很少出门。

玉器店一直安静,直到那个骤降暴雨的春日午后。



02.

“我靠这天儿怎么说变就变!”

那个男人跳着脚掀开布帘闯入店面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把雨水和风声裹进店里,王源习惯清净的环境,这一吓,泡茶的紫砂壶差点从手里脱出去,他定神,抬眼看了眼来人。

“哥们儿,外面雨下太大,别的店里现在都是人,我看没人进来您这儿就来避避雨哈”

男人边抖身上的雨水边对王源嬉皮笑脸,他看起来确是因为被雨淋了,刘海湿漉漉地垂下来,裤脚也湿透了,还在不停吸鼻子。

王源想着店里也没生意,让他避避雨也没什么影响,就垂下眼继续泡自己的茶,现在已经泡到第三道,茶汤从深沉变得清亮,倒在瓷杯里,杯底一朵莲花盛开。

“我叫王俊凯,街口那家酒吧是我开的,还真没见过你,你在这儿多久了?”

这个王俊凯好不识趣,光是躲雨还不够,还偏偏要凑上来搭话,鼻腔里一阵不知名香水的味道窜进来,王源习惯了檀香的鼻子一瞬间吃不消,眉头一皱。

“我是王源,我在这儿十多年了”

却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靠这么久?你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在街上也很少见你,是不是你们老板不让?”

王俊凯扒拉住柜台,有点义愤填膺,这么好看一小伙关在店里不让出去这玉店老板以为自己是长发公主里的女巫吗?

“老板?”

王源弯起嘴角问,正对上他的视线,王俊凯一瞬间有点失语,面前人一双杏眼水光潋滟,下巴颌尖尖,鼻梁高挺,面容清俊像一卷工笔画。他舌头打结了三秒,再开口的时显得有些口不择言。

“是...是啊,反正你们老板肯定是那种花白胡须一大把的老头子,满脑子封建思想,穿着长褂子,把你们这的玉器看得比你们还重要,少有个磕磕碰碰就吹胡子瞪眼用藤条抽你们,要我早撂挑子不干了,也难怪他这里生意这么差”

王俊凯往左边走了几步避开他的目光,嘴里不过脑胡乱说着什么,佯装在打量木架上的玉件。

“生意差?”

王源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有了嫌隙,眼前这个人穿着古怪就算了,还什么都不懂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们这儿的肯定几天才开一次张,工作待遇也跟不上 ,不如炒了老板来酒吧跟着我做事?”

王俊凯说完之后直想咬自己舌头,哪有第一次见面就挖墙脚的,他拿起一颗巴掌大小的翡翠白菜,正准备打破一下尴尬局面,王源又开口了。

“那倒不必,我可是花白胡须的满脑子封建思想的会用藤条抽人的老头”

他敛了笑意,抿茶消怒气,现在换王俊凯愣住了。

“你的意思是...”

“我就是老板”

这就很尴尬了。

王源一字一句地称述事实,王俊凯简直想回到五分钟前把那个胡说八道的自己掐死,心里一慌四肢就有点不受控制,等他回过神来,那翡翠白菜已经在地上碎成了几瓣。

王源从柜台后面疾步走出,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看着玉的残骸发了半晌呆。

“我可以...”王俊凯慌得都没办法做自己的表情管理,“赔”字还没说出口,王源转进柜台拿了一块绸布出来,只见他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碎玉捡拾起来包进绸子里,脸色发灰。

王源把绸布包往王俊凯胸口上一砸,眼神寒如冰雪,薄唇轻启,只迸出两个字。

“不送”

在美人面前折戟,王俊凯半句道歉的话都说不出来,抱了玉灰溜溜走出红香绿蜡,雨已经停了。




3.

“老大老大这个牌子新出的鞋可拉风,工资能不能先预支?”

刘志宏把煮好的姜汤倒了一碗送到王俊凯面前,原本嬉笑的语气在看见王俊凯生无可恋的一张脸之后也收敛起来,乖乖坐到他对面。

“今天我们不开张了”

王俊凯烂泥一样瘫在单人沙发里,有气无力。

“老大你身体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开张了我帮你看着”

刘志宏啪啪啪拍着胸口打包票。

“不,不是今天不开张,是以后都不开张了,你把店铺消息挂到网上去看看有没有买主,我们把店卖了”

“为什么啊?!”刘志宏从椅子上跳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酒吧生意一直很好,以为王俊凯一直管理地好所以很少出岔子,也没人在这边乱来,偶尔还有歌手来这边搞迷你演唱会,多少人眼馋这店的人气,说关就关?

王俊凯用杂志摊开反盖住脸。

“我今天摔了一颗白菜”

刘志宏愣了几秒,靠过来把杂志掀开手掌覆上他的额头,没烧啊,怎么尽说胡话?

王俊凯拍开他的手,把包了玉的绸布丢在桌子上,叮叮当当一直响,刘志宏打开看了,拍下照片找了几个识货的朋友问了问,最后握住自家老板的双手,眼含泪光。

“老大,这不是卖店的问题,我们还不如换个招牌,直接接客吧”

“接你妹!”

王俊凯给了他一个暴栗。

“可是真的很贵啊!虽说这玉的成色一般,但是雕工是真好,现在手工琢玉比机器贵多了,老大你是怎么手欠把这玉摔了的?”

王俊凯拒绝回忆。

“怎么摔的先不提,就说现在该怎么办”

刘志宏沉默近两分钟,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果然还是接客好了”

王俊凯沉思半晌,从钱夹里抽出一张一百放在刘志宏手里。

“....你现在去买几串炮仗”

“庆祝我们新店开张?”

“送你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4.

“老大老大红香绿蜡门口贴了个告示说王俊凯与狗不得入内!”

“......”

“老大老大我今天进红香绿蜡,里面那个店员长得挺好看诶我去搭讪自我介绍然后被赶出来了!”

“......”

“老大老大今天红香绿蜡的告示改成了王俊凯与刘志宏与狗不得入内!”

“......”

摔玉之后的第三天,王俊凯已经在认真地思考要不要背把扫帚去负荆请罪了,他揉着太阳穴,又挤压一下鼻梁,实在是无计可施。

虽然王源没有说要他赔偿,但是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分明就是还在气头上,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他也不愿意欠人家,真是棘手。

“老大老大…”

刘志宏现在没事就往红香绿蜡跑,王俊凯现在听到他叫老大一个脑瓜就有两个大。

“你要再说告示我就真让你去接客”

“今天小王老板出门了!”

王俊凯一个鲤鱼打挺端正坐姿。

“说仔细点儿”




5.

王源是去琢玉人那里请新玉,刚好老人在忙,他就坐在旁边的竹凳上看,把王俊凯打碎玉的事轻描淡写地提了提。

王源前脚刚带着玉离开,王俊凯后脚就来,老人五官清明,一看神色就知道来的是打碎玉那个小伙,人看上去挺拔英气,做的什么蠢事。于是轻飘飘斜了一眼,连个座都不愿意给他,只顾着看缸里养的小鳖。

王俊凯也不敢说话,就杵在原地,欲言又止的,眼神也不敢乱飘,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晾了他快四十分钟,老人终于清清嗓子。

“把阿源的翡翠白菜摔了的小子就是你吧”

王俊凯点头。

“你知道玉是我雕的吗”

王俊凯点头。

“那你还来?”

老人加重了声音。

王俊凯思忖了半天,最后还是开口,语气郑重眼神真挚。

“老先生,您能教我怎么刻玉吗?”

老人之前还在想他可能只是来求情,让自己教琢玉倒真是没想到,他背着手想了想,招招手让他靠过来,王俊凯喜出望外,立马靠到桌边。

“你看好了”




6.

王源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沏了一杯茶推到刘志宏面前,对面人笑眯眯地接过来,捧着喝了一小口。

“嘿嘿,谢谢小王老板”

刘志宏笑起来见牙不见眼,像个孩子,又像蠢蠢笨笨的小动物,每天都来自己门前晃来晃去,也不进来,和自己目光相接的时候就咧嘴傻笑又跑开,虽然他老板打碎了自己的玉,也不至于波及无辜,王源就也把他当个茶客领进来,泡茶给他喝,偶尔也给他讲讲玉。

“以前白天来就算了,现在晚上也来,你们酒吧生意不做了?”

他晃了晃瓷杯,抬眼问刘志宏。

“老大这几天从早到晚都天就在阁楼上刻石头木块,满地木屑,货也不进,门也不开,灯都不亮,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来你这边讨杯茶吃”

刘志宏拈了一块自己带来的精巧点心丢到嘴里,花生碎的香味霎时弥漫在口腔里,配上空气中涌动的幽香,惹得他直舒服地想打呵欠。

“刻石头?”

王源抓到重点。

“没没没,我不知道他干嘛!”

刘志宏发现自己似乎说漏了嘴,硬生生塞了好几块糕点把自己的嘴堵起来,眼神躲闪。




7.

王俊凯起了个大早,用之前那块绸布重新包了一个物件在里面,换了身清爽衣服,天刚蒙蒙亮,他人已经在红香绿蜡门口站得笔直。

王源刚开门放下布帘就看见他杵在门口,两个人就在晨曦里看着对方。

“我是来,赔罪的,本来我想找扫帚背的但是没找到”

背扫帚?!

“虽然你没让我赔你的玉,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店是家里老爷子盘的,我说卖就卖也不行,虽然价都估好了”

还要卖店?!

“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我的歉意,就只能去拜托琢玉师傅教我雕玉,可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我在店里试了两个星期,最后只刻出了这个”

边说边把绸布展开双手奉上,那是一个用木头雕的,看上去很像动物的东西,王源仔细分辨了很久都没找到它的眼睛和鼻子。

“这是...”

“我听刘志宏说你是属龙的,我本来想雕一条龙,但是雕龙有好多鳞片好难刻,所以我就刻了一只兔子,因为我属兔”

这什么逻辑?!

“而且兔子爱吃白菜,我打碎了你的翡翠白菜送你一只木兔子很合理”

...王源已然被眼前人的逻辑击溃。

“那你原谅我了吗”

王俊凯小心翼翼地问,连呼吸都敛住,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王源看。

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进来喝茶”

王源接过木头“兔子”,迎着那人如释重负的目光,笑得无可奈何。





8.

翡翠白菜空出来的位置被木头兔子填满,偶有来客问怎么摆个这么莫名其妙的物件在这儿,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王源远远地望一眼街口的酒吧,笑而不语。

“玉是干净的,别被铜臭玷污了”

他其实一开始就没打算让王俊凯还。




【END】

这就是那天和飞飞 @饺子带我飞 直播写文时开了四百字的头的文

 @🐇西瓜终结者―VVV 

谢谢宝贝为我画头像

评论 ( 53 )
热度 ( 520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