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资不足⑨

Karry:

 
 

         我知道你回重庆了,为什么不提前给我说,别用我在泰国不方便联系的理由来搪塞,我不接受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消失几个月音讯全无,偏偏挑我不在重庆的时候回来,美其名曰想吃抄手,哦你回来就是为了吃碗抄手,美国这么多唐人街这么多华人别告诉我你神通广大的Karry王居然还找不到一碗抄手?

 
 

         还不让宇文说,诶我就奇怪了,你是心虚还是觉得尴尬,那如果我那时候没去泰国你是不是就算来了也躲着我,反正你现在都回明尼苏达了,他给我讲又怎么了。怕我生气,怕我不原谅你?现在看来倒是我一厢情愿了。

 
 

         那如果我没看见隔壁女校那些花痴女在空间里贴的和你和宇文的合照还有签名,你是不是又要把这个事情一笔带过就当你没有回来过。宇文,宇文又是嘴上没有把风的,你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你以为他守得住什么事啊,我才旁敲侧击和他把事情一挑他就全部倒给我连你们去海洋馆看了什么鱼都汇报给我,呵我看你那些牛排沙拉小食拼盘大概都喂了狗。

 
 

        以及他说的那些关于我想你的事情都是屁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信了你就是狗。

 
 

         真的我本来已经原谅你了,只要你主动给我打个电话,就算你打过来一直沉默一句话不说只要让我听见你的呼吸我都会原谅你。是,没错,我是很气你的不辞而别,但过去的都过去了,我…我们也不愿意失去你这个……朋友。毕竟你我之间隔了一片太平洋,我再生气也气不过这么宽的海峡,更别提还有十二小时的时差。

 
 

       本来错过已经够令人难过了,你还要瞒着我。我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在,说服自己,尽快把你在我生活里留下的痕迹磨去,可是你阴魂不散,学校光荣榜上有你,篮球队合照里有你,我家还有你上次来写作业落下的笔记本。

 
 

         我大概也是脑子有病,对着一个完全不值得的对象写了这么多永远不会寄出的信,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在里面写了什么东西,反正我觉得你也不在意别人的情绪,你只在乎你自己。

 
 

         最后给你讲个事,我十岁的时候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只小猫,在绿化带旁遇见的时候它的毛很脏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眼睛却亮得吓人,我带它回家,给它洗澡,用奶瓶喂它喝奶,让妈妈给它买鱼干吃,每天花时间陪它晒太阳,还买了磨牙棒。结果,它光鲜地离开了我,在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之后,猫砂都丢进垃圾桶。所以我讨厌不辞而别,你和它没有区别,都是自以为是的角色。

 
 

        我不会再犯傻给你写信了。

 
 

说到底你真的把我当朋友吗?

 
 

马思远

 
 

2014.8.20 16:20 在家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