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笨蛋,“再见”藏在…

MM's cafe是慢七拍的咖啡店


慢七拍不是一位称职的咖啡师,她每天清晨都用冷冰冰的手摇咖啡机研磨可可豆,听着粗糙的圆粒经过一次次枯燥乏味的动作一点点碎裂最后变成干燥的粉末安静地躺在木头器皿的底部


她偏爱原始的温柔,偏爱粗线条的细腻,她渴望拥有这些美好的东西


其实慢七拍的咖啡生意并不景气,因为她煮的咖啡又苦又涩,她最开始想过用过量的糖精和鲜奶来蒙蔽客人的味蕾,也的确有人因为甜腻的奶油沫迷恋她的卡布基诺,可好景不长,她们很快发现轻薄的甜蜜的背后是扎口的苦涩,就再没踏入这家咖啡店一步


可黑咖啡本来就是苦的啊


慢七拍直到把手里的围裙揉成皱巴巴一团也没有想通为什么客人不再光临,她趴在空荡荡的柜台上想了很久,没发现流浪的暹罗猫从橱窗里叼走了最后一块羊角面包


如果做什么大家都不喜欢,那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好了,她把明天要用的材料收拾好,默默下定了决心


然后事情开始有了转机,自从知名美食家在杂志专栏上推荐过黑咖啡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推开了MM's cafe的门,门扉上悬挂的银制风铃很少有休息的空闲,一整天都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人们对黑咖啡赞不绝口,虽然人数和隔壁奶茶店以及隔隔壁的怪味啤酒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慢七拍已经觉得满足,她真的没有多大的野心,寥寥几人的明了足以让她夜里梦中笑出声来


坚持总是没错的,她想


MM's cafe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别的店铺在客人进店时都会道一句“你好”,可慢七拍不会,她喜欢以当天客人的装扮或者样貌做开场白,比如“你今天这顶棒球帽很好看哦”“新的口红色号很衬你的皮肤诶”“带着篮球是等下有比赛吗?”


慢七拍从不说“你好”


有熟络的朋友问她为什么不说 ,她总是笑着摇头


——如果我和她们一样说“你好”就显不出我的特别了,我就是想不一样嘛


每个来咖啡店的客人都可以是慢七拍的朋友,这段友情的期限在客人放下杯子离开店面结束,又在下一次迈入咖啡店点单时开始,蜻蜓点水一样的友情让人觉得轻松又真实,太粘稠花哨的东西让她觉得恶心,比如街角那家太妃糖店她就从不会往那边瞥一眼


她大概是个怪人


但有人喜欢怪人,也有人懂怪人,她和她们一起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


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那条街上和慢七拍关系很好的店家都陆陆续续搬走了,那些还在的店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她渐渐疏远了,明明只隔了一条街道却感觉隔出了一整个光年的距离


慢七拍什么也没说,继续煮她苦涩的黑咖啡


客人是在一个礼拜四的黎明发现她离开的,MM's cafe 的店门永久地关闭,平时写着今天特价的黑板上只剩下几个字,歪歪扭扭地像蚂蚁在上面爬


——“再见”藏在“你好”里


她毁约了,她没有说你好,却说了再见













评论 ( 43 )
热度 ( 57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