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

*凯源架空设定从六岁到十八岁

*HB to wuli夏宝 @撕夏   想继续在你的文字里找到那些能够让我坚定的美好

 

 

 
 你从那片遥远的森林向我走来,用你的色彩点燃我的画布,用你的音符扰乱我的乐谱。你走以后,那些滚烫的灰烬和残破的旋律依然陪我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日子,而我也真的真的再也没法把你忘记。

 

 

 

总有什么人和事的出现会让你愿意相信命运,愿意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一片虚空,被风带到最远的地方。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是在幼儿园大班的游园会,三个班的孩子松散地围坐在拼图版上,刚刚的钓鱼和弹珠游戏已经耗尽了他们大部分的精力,现在轮到让几个表现突出的孩子出来表演才艺,五六岁的小孩儿们额头上点着红色的圆点点,盘着的腿上放着玩具,拍着手显得有些疲倦。

 
 

六岁的王俊凯是班里的故事大王,这全归功于他总爱缠着奶奶讲故事,小人书上的讲完了奶奶就给他讲自己编的,可往往还没讲到结局王俊凯就开始打起盹儿来,这时候奶奶就会给他打几下凉扇好哄他进入梦乡。

 
 

故事在肚子里,可王俊凯有点怯场,他从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故事,肉乎乎的小手缠在身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那些故事就像一堆沉在海底的石头,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让它们轻飘飘地浮在水面最后自然地从他嘴里滑出来。

 
 

他抬起眼睛来观察周围小孩儿的表情,有个孩子呆呆地看着他以至于把手上的巧克力按到了鼻子上,接着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安静的氛围被打乱,大家都开始说起话来,男孩拆掉女孩的小辫把头花举地高高,女孩狠狠掐着男孩的手臂不肯放手,阿姨们刚开始还轻声细语地哄着失控的顽童,到了最后还是失去耐心变成尖声斥责。

 
 

王俊凯站在那个松散的圆的中心,不安地扭着手指。讲还是不讲?我该回自己的位置上吗?还有人记得他应该听我讲故事吗?

 
 

突然从角落里传来电子琴的声音,弹的是小星星。王俊凯从混乱的圆圈里看着那只跳出栏的黑羊,一个男孩,他好像不在意周围人的声音,手指在琴键上跳动,脑袋也随着旋律来回摇晃。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王俊凯在心里默默地跟着唱出了声,他不再理睬那些沉在海底的故事,放任简单的歌词从他的喉咙里遛出,再经由舌头的颤动跳跃在空气里,像一颗颗彩色糖豆。

 
 

他跟着男孩的旋律唱歌,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自信,身边的喧闹慢慢安静下来,王俊凯直直地看着那个男孩,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牵引。

 
 

六岁的小孩当然不知道什么是灵魂,他们连关了灯的黑夜和窗外的树枝都害怕,王俊凯只知道自己的眼睛没办法从那个男孩身上移开,他的思绪被那段旋律摄住,飘荡在浩渺的夜空,星辰落在他的鼻尖,过低的温度害他打了个喷嚏。

 
 

恍惚之间他觉得男孩好像对他眨了一下眼睛,有点狡黠的意味,却又像是认可。

 
 

那天结束的时候王俊凯帮着老师整理塑料板凳,那个男孩也在,他搬了整整一摞粉蓝色的小凳到墙角,完工之后拍拍手,像是完成了什么大工程似的叉着腰。

 
 

——刚刚,谢谢哈

 
 

王俊凯走过去道谢。

 
 

男孩没有回答,一双滚圆的杏眼却盯着他鼓鼓囊囊的上衣口袋,王俊凯摸出来一看,两颗真知棒,一颗草莓一颗酸奶,是老师刚刚给他作为帮忙的奖励。

 
 

——要哪颗?

 
 

王俊凯摊开手掌把糖放在手心,男孩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酸奶

 
 

王俊凯听了就把酸奶味的棒糖递给了他,虽然他一贯不爱吃草莓味的东西,觉得那是女孩才喜欢的颜色。

 
 

——你叫什么?

 
 

王俊凯含着草莓味的棒糖问他,男孩慢条斯理地拆着包装然后把糖往嘴里送,过了好一会儿好像才如梦初醒地吐出一串含糊不清的音节。

 
 

——wangyun

 
 

——王云?

 
 

王俊凯眯起眼睛。

 
 

——王源,猴王的王,源头的源

 
 

王源总算愿意把糖从嘴里拿出来,口齿清晰地把自己的名字说了一遍,还逐字解释了一番。

 
 

——我叫王俊凯,和你一样的王,俊凯,嗯,我写给你看

 
 

王俊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该组什么词,就拉过王源的手,手心向上,想在他手里歪歪扭扭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王源觉得有蚂蚁在自己手心上爬,痒酥酥的惹人发笑,于是笑着躲开,搞得王俊凯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隔了几秒又落下。

 
 

——下次写在纸上给我看噻

 
 

王源嘟嘟囔囔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把圆滚滚的棒糖从细细的塑料棒子上咬下来,咔嚓一声。

 

 

 

 

 
 

——王,俊,凯,哦哟你名字笔画好多哦

 
 

王源越过他的肩膀看着那人用不太标准的姿势握着铅笔想要努力工整写下自己名字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

 
 

被点名的人手抖了抖,黑红相间的半截中华铅笔在纸上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痕迹,王俊凯转过头就是王源带着笑意的脸,晨曦落在他的睫毛上跳舞。

 
 

——干嘛看鬼一样看着我,我也在这边上小学啊

 
 

王源顺手抢过他的笔仿着之间的字迹在旁边空白处重新写了一遍“王俊凯”三个字,写完还不忘带着欣赏性质地咂咂嘴,又冲他眨眨眼。

 
 

——比你写的好看多了

 
 

——嗯,是啦

 
 

王俊凯也笑起来  ,直到老师催着让下个入学新生填写资料才从板凳上下来,拉着王源走到操场上,两个小孩在漆成墨绿色的高高的篮球架旁坐下,抱着膝盖。

 
 

七岁的小孩其实也找不到什么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聊少儿频道放的动画片之后彻底陷入了沉默 ,王俊凯很容易瞌睡,秋风轻轻解下枝头的树叶,他的眼皮沉沉地合起来,开始东倒西歪地寻找支点 ,王源眼看他马上就要靠到冷冰冰的支架上,眼疾手快拉住他的同时又更近地挨过去,让人靠在自己身上,王俊凯的头发那时候被剃得短短像只小刺猬 ,贴着他的下颚却一点不觉得戳人,反而有种柔软的感觉,意外地很舒服。

 
 

王源怕打扰他睡觉,动也不敢动,直挺挺地坐着像一棵校门前的小白杨,来来往往也有人看着两个小孩相依相偎的样子觉得可爱,他也只是冲他们笑笑,并不觉得难为情。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云絮慢悠悠地跋涉过万水千山,停在他们的头顶几个须臾之后又到别处流浪。

 
 

爸妈办好入学手续后带着各自的孩子回家,王俊凯和王源没有一起离开 ,前后了大概半个小时,等王俊凯回到家已经是中午的饭点,家里的饭桌靠近临街的窗台,他坐在桌边百无聊赖地对付着碗里的米饭,突然觉得自己正被一道视线注视着,抬起头就看到隔着一条小巷的对面的窗口似乎有个模糊的影子在看着他。

 
 

他放下筷子,迅速地咀嚼完嘴里的米粒然后趴到窗台上想看的更清楚些,那边的人冲他摇晃手臂 ,会是谁呢?

 
 

对面的人看他没有反应也没有再挥手 ,而是折回房间里 ,还没等王俊凯表露出失落的情绪,熟悉的钢琴声从那边的窗口悠悠地飘到了空中,一直飘到他的家里。

 
 

小星星。

 
 

是他!

 
 

琴声没持续多久就断了,那个模糊的影子又来到窗前,他拉开了纱窗 ,探出自己的头来。

 
 

——王源儿!

 
 

王俊凯也打开了自家的窗户玻璃,朝着那边很大声地吼着,手舞足蹈开心得不像话,小孩的喜悦总是廉价又简单的,不小心摔倒后递到面前的一颗水果糖,老师作为奖励贴在额头的花 ,生日时捧着一块有着满满奶油的蛋糕,如果说快乐可以具化成甜滋滋的饮料,那它现在已经从王俊凯的心里满溢到了车水马龙的街面上。

 
 

这是奇迹吧。

 
 

王俊凯和王源那时候都在心里这样想着,幼儿园一面之缘,小学在一个班,现在又住在对面,只隔着一条窄窄的巷子 ,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样子。

 
 

年幼的孩童又见过多少奇迹呢,不过是把一个个巧合缠绕在自己和对方的手腕上然后傻乎乎地笑着想,诶 ,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羁绊吧。

 
 

——王俊凯,以后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噻

 
 

——那你每天弹琴给我听

 
 

——行啊!

 
 

王源笑起来嘴角似乎可以一直咧到耳朵跟,一张圆圆的小脸红彤彤的,奶声奶气的音调还像个女孩儿。

 
 

王俊凯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两个孩子就隔着十五米不到的小巷看着对方傻乐,无暇顾及晚霞把金属窗框染成刺眼的白色。

 
 

 

 

 

 

 
 

——我说你逃课真的没关系吗

 
 

王俊凯从冷饮柜里拿出两瓶橙汁起开盖子之后把其中一瓶递到王源手里,王源伸长手臂拿了吸管丢进他们的饮料里,吸管在瓶子里上下沉浮了几次 ,沿路碰撞出一串甜腻的气泡之后才慢慢稳定下来,又在橙汁和空气的交界面断成两截。

 
 

他咬着吸管冲王俊凯翻了个白眼,又鼓着腮帮子朝里面吹了口气,沉在下面的果粒翻腾上来又落回瓶底。

 
 

——欸说的好像你没逃一样

 
 

王俊凯拿筷子的手顿了顿,顺势打上隔着两碗拉面的人的脑门上,隔着刘海,想来也不会把他打疼。

 
 

——王源儿啊,都上初中的人了,能不能懂点事

 
 

他把竹筷上的毛刺磨干净了才插到王源的碗里,假装没听见他嘟囔着的抱怨,被数落的人好像也习惯了他从小到大絮絮叨叨的毛病,专心对付咀嚼着碗里的面,时不时鼓着嘴吹去浮在面上的油,一大口肉汤再合着几粒爆过的葱花滑进肠肚,舒服地人都没了脾气 。

 
 

王俊凯知道他不愿意说话,偶尔抬起眼看看那人兔子样的吃相,虎牙着凉之后又收回去,眼神里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别样情绪。

 
 

两个人上的不是同一所初中,原因是小升初的时候择校考试,市内排名第一第二的学校为了争取优秀生源临时把考试时间改到同一天的同一时段,两个人当时专心备考也没问父母选择了哪所,录取之后才发现是两个学校,气的王源差不多一个星期没理王俊凯,带着去了一次游乐园奉上无数棉花糖和游戏币才把人哄回来。

 
 

两所学校分别在市区的两个方向,王俊凯骑自行车,王源坐公交,每天出门的时候一起在巷子口的街边摊买两只煎饼再加两杯热乎乎的豆浆,谁哪天没在约好的时间来另一个就会提前买好等着他,只不过王俊凯等王源次数比较多一些罢了,匆匆咬几口煎饼之后又各奔东西,王源转头看一眼骑着自行车的王俊凯,风从他宽大的运动校服领子里灌进去整件校服都鼓鼓囊囊地像个气球,似乎下一秒就要把他裹挟着飞到天上去。王源看着他转过街角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耳机塞上,播放器里是新概念英语,坐上公交车到了学校,手机也亮起来。

 
 

——我到了

 
 

简洁明了的王俊凯式短信。

 
 

——我也

 
 

草草回复一句就关机之后放到了书包的隔层里,然后整理一下仪表之后进入校园。这是他们自从上初中以来就保持的习惯,到校离校都要互相知会一声,也不知道基于什么样的感情,王源在王俊凯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就欣然接受了,想着反正每月一百条短信包在套餐里,不用也是浪费。

 
 

所以当今天王俊凯在一个红灯停下来拿出手机看到王源发来的短信时 ,他咬了咬牙齿,在绿灯亮起时蹬了出去,然后在下一个路口调转方向沿着来时的路往回折返。

 
 

——我现在还在家门口,今天不想去上学

 
 

半个小时之后,坐在公交车站牌旁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的王源听见了自行车刮过地面的刺耳声音,睁开眼就看见王俊凯斜跨在车上,一只脚撑着地 ,鼻尖上有层薄薄的汗水。

 
 

——王源儿你是想着凉啊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王源呆了几秒,站起来背好书包,走到王俊凯面前打了他肩膀一拳。

 
 

——学生会副主席也逃课?

 
 

——那是,要追随文艺部部长的步伐啊

 
 

王俊凯笑得坦荡。

 
 

两个人在沿街的清真拉面馆吃完面,早晨买的煎饼已经凉透只能丢掉 ,收拾妥当之后正准备离开,王源站到王俊凯身边准备拿放在旁边椅子上的书包, 眼睛一扫窗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下一秒王俊凯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轰地一声炸了,离远点还可以看见半空中浮出一朵蘑菇云。

 
 

王源整个人半蹲着贴在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口,一动也不动,他觉得长大以后他是第一次和王源靠这么近,那人毛茸茸的小脑袋就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外套拉链拉起来就可以把他包住。

 
 

一分钟大概有一个世纪这么长,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觉得各自的心跳都聒噪地像夏日榆树上的蝉鸣,交缠在一起又混合成一种完全陌生的频率,嘭嘭嘭,有小人钻到心房里用鼓槌胡乱擂着。

 
 

——就…我妈刚刚走过去了,我怕她看见我

 
 

王源本来想酷酷地站起来,可不科学的受力姿势让他的腿麻的不行,一个重心不稳就又栽进了王俊凯怀里,头顶刚刚好抵上对面人的下巴。

 
 

心跳声好吵,耳朵怎么也红了。

 
 

王俊凯把他扶好的同时在心里这样想。

 
 

——今天这事不许和别人说,好丢人

 
 

王源坐在王俊凯自行车后座上时戳戳他的肩膀,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似乎在认真的烦恼着。

 
 

——好

 
 

王俊凯答应一声,引导着他的手抓住自己的宽松校服然后蹬起脚踏板,自行车铃铛叮叮当当合着链条响个不停,掉落一地少年心事。

 

 

 

 

 

 
 ——他们这几天吵架吵到很晚,我睡不着,在学校老犯困,课也听不进去,我真不想回那个家

 
 

王源把脸贴在王俊凯的背上 ,单薄的校服被他的呼吸熨烫得温热,像一只小虫顺着王俊凯的脊梁一路爬上去直抵脑髓。

 
 

——你老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就一天,我又不是惯犯,说起来你才是该回去上课吧

 
 

王源唇齿间的热气就紧紧地贴在背上,说完这句话突然离开,热源消失的瞬间王俊凯心跳停跳几秒之后又恢复正常,他想了一会儿才开口。

 
 

——欸我带你去花鸟市场怎么样,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去那里看小狗崽吗,每次拖你都拖不走

 
 

——王俊凯!

 
 

声音带了点怒意。

 
 

——迟到两个小时学校就打缺席了,回去也是被拉去教育

 
 

他转头冲着王源笑笑。

 
 

——……你没必要这样

 
 

王源怔愣了几分钟之后重新靠回去,嘴里嘟囔着。

 
 

我乐意。

 
 

王俊凯偷偷地回答了一句。

 
 

骑车到花鸟市场的时候是早上九点半,王源跳下自行车就随着人流挤进了 有小狗崽的区域,王俊凯锁好车发现人早就不见了,他也不急着找,把校服脱下来塞进书包,沿着另一个方向去闲逛。

 
 

王源一看见毛茸茸暖烘烘的小动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摊主也乐意看着这么个好看的男孩给自己当活招牌,不但不赶他走,还给他搬了椅子让他好好和它们玩。

 
 

等到他想起还有个王俊凯的时候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把一只小狗放进自己的校服里包着之后掏出手机正准备给人发短信,一个橙色的东西从眼前一晃而过,他下意识地往后一仰却忘了椅子没有靠背,整个人往后倒 ,王俊凯一把拉住他往自己这边带。

 
 

一秒,两秒。

 
 

——王俊凯你再不起来我衣服里的狗要被闷死了

 
 

王源重心不稳地贴在王俊凯怀里,狗崽从他们之间的空隙里艰难地探出小脑袋,嗷嗷地叫了几声。

 
 

看起来就像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的ending镜头,男女主人公在大雨倾盆里拥抱亲吻,出走的猫咪被挤在中间傻笑。

 
 

王俊凯尴尬地笑了几声然后把人放开,又把刚刚那个东西放在手心,一枚琥珀,干干净净的,里面没有昆虫和树叶。

 
 

——刚刚买的,送你,店主说可以给人带来好运气

 
 

王源从他的手里拿过琥珀,指尖和掌心相碰的时候似乎有电流从接触的地方蹿了过去,酥酥麻麻。

 
 

——喂,你,琥珀很贵吧,虽然是这种没什么内容的琥珀,但也绝对不便宜啊,而且你的钱不是说要攒着买耳机吗

 
 

王俊凯看着狗崽马上要从他衣服里滑出来,也顾不得回答问题,手上一用力把它抱进自己怀里,轻轻呼噜它垂着的耳朵。

 
 

——你比耳机重要多了好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好意思看王源 ,就就把狗崽举高挨着自己的脸,用它阻隔两个人之间的视线,手里的小家伙可没有这么多心思,傻乎乎地伸出舌头讨好似的舔了舔他高挺的鼻梁,粗糙的舌苔让王俊凯觉得痒。

 
 

——嗯……那就,谢啦

 
 

王源把琥珀包在拳头里握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抬起脸道谢,细绳穿过头挂在脖颈上,他思衬了几秒,然后把它塞到T恤里,贴着自己的皮肤 ,复杂的情绪从眼角滑出,轻飘飘地落到王俊凯的心尖上。

 
 

——那你好好戴着,别随便取下来,不然就不灵了

 
 

王俊凯把脸别向另一面,怀里的狗崽乖顺地蹭了蹭他的下巴。

 

 

 

 

 

 

 

 
 

王俊凯在半梦半醒之间醒过来,直直地瞪着天花板上圆盘状的吊灯,思绪挣脱倦意慢慢浮出水面,过了几秒之后他才意识到他错过了什么。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抓过旁边桌子上的手表然后调亮台灯,表盘上显示出现在是凌晨三点二十一分。

 
 

啧。

 
 

王俊凯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穿套好衣服裤子,用手拍拍脸想让自己更快地清醒起来,出门的时候带翻了门边的木椅,跌跌撞撞地站在镜子面前时才发现T恤穿反了,水流哗哗地流,又在面盆里打着旋流下去,因为使劲刷牙的原因把牙龈刮破了,甜腥的血气在口腔里蔓延开。

 
 

快点快点快快快,也不知道王源有没有到机场,别这么急着走啊你,我还没见到你最后一面呢。

 
 

王源终于可以离开家,初中听了这么久的新概念英语没有白听,三次考过雅思之后准备出国了,正值高二的时候。

 
 

上了高中之后两个人都住校,周末回来也几乎在题海中沉浮,交流被压缩地越来越少,但是每次短暂聊天都会给彼此一些新的东西。

 
 

王源一直瞒着王俊凯自己要出国的事,临走前三天才发微信告诉他说自己要去美国,王俊凯收到那条短信时好像猛然被什么钝器撞击到胸口,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摇撼了个完全。

 
 

他似乎终于如愿走在了他的路上,那条路上却再没自己的影子。

 
 

王俊凯想了很久才回复。

 
 

——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啊

 
 

那边发来航班时间,六点的飞机,国际航班要提早检票所以三点就要到机场,王俊凯前晚定好闹钟就睡下,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东西,患得患失很久才昏昏沉沉地入梦,醒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睡过了。

 
 

再等等,再等等,我还有话要和你说,你不能就这么离开。

 
 

浓烈的情绪在胸腔里迅速膨胀成一个巨大的气球,一戳即破,里面连气体都是沉重的,压根飞不起来。

 
 

为什么要走不提前告诉我。

 
 

我们从六岁开始就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如果我早点知道还可以给你办一场热热闹闹的欢送会。

 
 

果然长大了之后就能发现那些羁绊都是虚假的梦,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承受不住现实风雨的吹打对不对。

 
 

我有话要告诉你,你能不能等一等。

 
 

你……

 
 

心猿意马做着手头的事,王俊凯又打翻了桌上的玻璃杯,水差点漫过手机的时候他及时抢救起来,滑开屏幕却刚好看见王源更新的朋友圈,一张照片。

 
 

王俊凯就这样安静地看着这张照片,屏幕黑了他又按亮,反复几次,手机慢慢变得烫手。

 
 

妈妈被杂音吵醒来查看儿子的情况,进门就发现王俊凯在一片朦胧的光线下对着手机发呆,近乎机械地重复着按亮屏幕的动作,微光把他的脸打得惨白。

 
 

——小凯,源源是不是今天走?你刚刚这么大动静是要去送他?

 
 

妈妈握着门把手,轻轻地问自己的儿子。

 
 

王俊凯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脸对她笑,把手机反扑在被子里,站起身把妈妈轻柔地推回房间。

 
 

——他不用我送啦,这么大个人,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他也轻声回答,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没脱衣服就倒在床铺里,接着把床头灯拧黑。

 
 

反扑在被子里的手机屏幕久久没有暗下去,屏幕上是王源发在朋友圈的照片,他特意把琥珀从衣领里扯出来好让他看见。

 
 

【图片】

我的好运气 :)

 
 

王俊凯在下面评论了一句。

 
 

——只有它吗?

 
 

王源久久没有回复,他觉得倦意上涌,关了机又沉沉睡去,关机前一秒钟王源打下回复,胸口处的那枚琥珀已经被体温熨地温热。

 
 

——还有你

 
 

你是我一辈子的好运气。

 

 

 

我什么也没忘,但有些事只适合收藏,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

 
 心与坟墓。

 
 

——史铁生

 
 

【END】

 

 

 

迟到的生贺大概是很久不写文没了手感,修修改改很多遍不仅因为是给女神经的贺文,更因为里面有一部分旧日回忆

 
 

希望你喜欢这个无趣的故事,也记住真实的生活从来没有什么HE和BE

 
 

因为它永远向前走着,走在自己的路上

评论 ( 44 )
热度 ( 472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