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密

*窥斑知豹+蚕食鲸吞

*灵感来源《偷影子的人》【法】马克·李维

*ky/yk

窥斑知豹】

我正透过影子窥探你的灵魂。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王俊凯背着书包走上天台,那里落满了灰尘,因为除了考试日之外它几乎不向学生开放。

灰积了厚厚的一层,浑浊的雨水洼在低平的地方,王俊凯用刚考完的试卷铺在台阶上坐下,抬起头看着快要坠下的晚阳,明亮又晦涩的光线居然把这个天台调出了精致的色调。

王源怎么还不来?

时间不多了。

他把腿伸直,侧身去看脚边匍匐着的不属于自己的影子。

这是王俊凯这个一个多月来第二次上天台。

上次他在这里偷了王源的影子。

而这次他要把他的影子还回去。

王俊凯是一个,能偷影子的人。

昼夜交替的节点是影子一天中最脆弱的时候,它会因为无法迅速转化在日光与灯光下的明暗关系而陷入几秒的迟疑。

王俊凯就是在这个时候把王源的影子偷走的。

而作为补偿,他也把自己的影子给了王源。

这对不能和影子对话的人来说很不公平,但对王俊凯而言却足够安全。

因为他确信自己是唯一可以与影子对话的人。

影子是每个人最亲密的爱人,也是最可怕的敌人。

说它危险,是因为它会在人毫不自知的情况下把所有隐晦的秘密悉数吞噬,归于混沌。

说它安全,是因为它永远匍匐在人的脚边,哑狗似的沉默无语。

影子陪着你从襁褓走到坟墓,不论你得意或是失意,它都忠实,冷漠,不离不弃。

可即使如此,它们也是需要倾诉的,而王俊凯恰好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一个垃圾桶。

靠近一个人的影子,然后温和的低语 :嘿,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是没有任何一个影子可以拒绝少的可怜的嘘寒问暖,更何况王俊凯还有一副足够漂亮的皮囊,他是一个太够格的垃圾桶。

于是它们在他面前放下所有防备,将知晓的秘密全部倾倒。

王俊凯也乐在其中,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收藏别人秘密的怪癖,这完全源于一个未成年的好奇心,他喜欢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闲逛,随便找一个影子聊天,就可以收获一肚子故事。

语文老师总夸他的作文素材丰富真实,一看就是经常观察生活的人。

那当然。

不把这个东西运用到犯罪上倒不是说王俊凯有多高尚,只是他一直觉得上帝给人什么天赋就一定会降之以等大的灾难,守恒定理,万物皆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放任自己的欲望肆意膨胀,那就真的是不自量力。

其实王俊凯并不是故意要偷王源的影子,谁能想到打个架居然能把影子打没了呢?

那天晚上他在回家的路上就觉得不对劲,路灯下的影子和他的身形不太一样,比他更瘦一点,也矮一点。

该不是刚才推搡的时候不小心把他的影子顺回来了吧,王俊凯暗叫不妙,暗自加快了脚步,可影子也攥住他的脚踝,紧追不放。

——喂,我说,你准备在那里待多久,我可要睡觉了。

王俊凯烦躁地把书包往桌上丢,擦拭伤口的紫药水被撞到旁边,他扭头看,发现那个影子在角落里缩成小小一团。

——别躲了,早看见你了

他的语气开始不耐烦,害怕个什么啊,自己又不是人贩子,再说,哪里有拐卖影子的人贩子呢?啧,果然影随主人,和王源一样麻烦。

影子不为所动,搂住了书柜脚就不撒手。

僵持不下。

——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过来吧。

他挥挥手示意影子过来。

这次总算有了进展,那个影子慢慢地挪动到他脚下,和椅子的阴影融在一起分不开。

——你干嘛这么怕我?

王俊凯弯下腰靠近它,语气三分轻佻,七分随意,好像只是在询问对方晚饭吃了没。

影子保持沉默,在桌椅制造的大片阴影间悉悉簌簌游走,显得非常不安。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声音太难听了不好意思让我听见,是不是?

王俊凯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猫。

影子一下子爬上他面前的墙壁,那感觉就像眼镜蛇在捕猎时总爱挺直身体,是情绪亢奋的表现。

——他说话很好听!

王俊凯耸耸肩 ,果然,不光和王源一样容易被激怒,连声音都和王源一样,清亮带点磁性,几乎没有那种正处变声期的尴尬沙哑。

——公鸭嗓有什么好听。

违心的话不由自主从他嘴里滑出来,王俊凯被一个声音驱使。

房间陷入一片沉默,过了很久,王俊凯才听见影子那幽幽地宛如从地狱传来的声音。

——真是瞎了眼

——谁?

——他

——他怎么了?

王俊凯觉得奇怪,刚刚不还活蹦乱跳地和自己打架吗?

——王源瞎了才会喜欢你

影子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

——切,怪我……

王俊凯嘴比大脑快,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刚才听到了什么事情。

——王源他,喜欢我?

他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王源怎么可能喜欢自己!?明明这么多年以来都是水火不容,两个人能安全地待在一个空间里就已经实属不易。

他听见王源的影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发出一声叹息。

影子和主人之间存在同步性,也就是说,不管两者是否存在同一空间内,都可以互相影响情绪。

王源的影子和王源简直像极了,唯一不同的是 ,它每天都和王俊凯说着我喜欢你,听到王源的声音说这个之后再在学校时看到他的脸都觉得莫名诡异。

——他喜欢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他的影子,他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我还是不相信

王俊凯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小床吱呀呀地哀叹了两声,房间重归平静,只剩他绵长的呼吸在空气里慢慢发酵。

——他得羡慕死我

影子趴在他的枕边,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

王俊凯看着影子,眨巴两下眼睛。

——他说他做梦都想在你睡着的时候看着你,用尺子量量你的睫毛到底有多长。

——什么鬼!

王俊凯被这种说法搞得一阵恶寒 ,可又从身体最深处的地方徒然升起了莫名的熟悉,那感觉像迷雾一样笼罩了他,让他窒息。

量睫毛?

那是一个春日午后,阳光的照射都显得懒散,王俊凯高中不住校,但是中午会在学校教室里趴四十多分钟权当午休。

教室里一直有小的响动,所以王俊凯的睡眠非常浅,他隐隐约约觉得眼前有一片黑影,还有时远时近克制的呼吸,于是他警觉地睁开眼,一双微挑的桃花眼就这样毫无感情地看进对方的眼眸。

啪——

面前的王源愣了三秒,然后把手里的尺子拍上他的额头,逃也似的离开教室。

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了一尺子,怎么想怎么不爽,现在看起来,他那时候是准备想量我的睫毛?

不合理的事情因为这个命题的成立逐渐变得合理起来。

王俊凯开始有点相信了,王源喜欢自己也许是个真命题。

——你说他发现自己的影子被我偷了没?

——不知道,我只能感觉到他情绪的起伏,我看不见他的思想

——那他最近情绪怎么样?

——门德尔松的钢琴曲《春之歌》听过吗?他最近就是那种感觉

——能不能说得简单点!

——就是开心地飞起

开心地飞起?

王俊凯不明白。

王源的影子偷来已经快一个月了,他说的越多,王俊凯对王源的感情就变味地越厉害,到了最后,他开始担心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也喜欢王源。

王俊凯对王源一直有一种沉甸甸的复杂情绪,很在意,却也不是那种负面的在意,但感觉就是他随时想找对方的毛病然后做点什么。

用“喜欢”的思路来理解这种在意似乎可行,情感的突破口一旦打开,除了被摧毁没有别的路可走。

王源的影子告诉了他很多事情

——他说他从初中刚认识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但他自己也说不上到底喜欢你哪里

——但是你身边一直围了很多人,他那个时候不够抢眼,你看不到他

——然后他就默默地努力,越来越引人注目,可是你还是对他不冷不热,他很失望,就经常和你作对,想着就算是惹些麻烦也比平平淡淡的好

——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啊

——有一次,你被别人陷害,事情最后怎么了的你知道么?他不是经常会跟在你后面拍一些照片嘛,五年来都有好几个相册了,他知道你被人阴,就特意把其中几张能证明你不在场的匿名给了学校,然后又回来对你冷嘲热讽,其实那时候他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真是个傻子

影子一直唠唠叨叨,用的是王源的声音,那种感觉很微妙,明明在讲自己的事情,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才反应过来,它的冷漠和同情都是真实的,毕竟它只是他的影子而已。

白天他们在学校见面,吵架,斗嘴,互相甩脸色,到了傍晚,王俊凯听着王源的影子一点点罗列那些显得病态的细节。

这种分裂的状态让他再也无法承受,他不能再收藏这些关于爱情的细枝末节,王源对他的迷恋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而他自己也在梦中看见了他漂亮的锁骨,干燥的发丝,光滑的皮肤和那双滚圆的杏眼。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焦虑情绪会不会被传递给在王源身边的自己的影子,他很庆幸,王源不是能偷影子的人。

王俊凯做好了决定,他要把影子还给王源,再和他彻底摊牌。


光线逐渐变得微弱,太阳慢慢消失在城市密林的深处,王俊凯越来越着急,如果王源今天不来,那又要等一个月才能换回来。

——吱呀——

铁门被推动,熟悉的脚步声和有点喘的呼吸,这一切在王俊凯的心里激起巨大的回响,他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王源,他等不了了。

他站起来快步走向王源然后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王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可下一秒——

他几乎是强硬地扳住王俊凯的脸然后亲上他的嘴唇。

意料之内的柔软和意料之外的主动,王俊凯瞪大了眼睛,觉得嘴巴被重重地咬了一下。

试探之后放开,两个人的神色都尴尬地可以。

王源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把手绞在身后,这是他第一次在王俊凯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第一次接吻,不太会,你别介意

——你都不怕我会推开你吗?这可是天台

王俊凯想努力保持冷静,可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把视线从他的嘴唇上移开,他忍不住想和它继续胶着。

王源低下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狐狸一样的光,他笑起来,笑容也像只狐狸。

——你就没想过也许我和你一样吗?

我和你一样,可以和影子对话。

王俊凯怔住了。

他们脚下的影子暧昧的交叠,重合在一处,王俊凯几乎能听见它们喉咙里低哑的笑声。

黑夜终于降临。

蚕食鲸吞】

*源视角第一人称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嫉妒的就是影子,真的,不骗你。

没有人可以一辈子陪在你身边,除了你的影子。不管白昼还是黑夜, 只要有光,它就在你脚下 。就算没有光也不要紧 ,你静立混沌之中,身边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和形状,黑暗的世界就是你的影子。

世界是你的影子,换句话来说,你就是这个世界。

可我讨厌影子 ,我嫉妒它们,因为我喜欢王俊凯。

人类嫉妒影子,听上去,还挺好笑的哈。

你问我嫉妒它什么?

可多了。

比如,它可以缠绕在他裸露的脚踝上握住他的腿骨,可以贴近他精致的脸庞亲吻他的睫毛 ,可以蜷缩在他瘦削的肩膀抚摸他的喉结……

影子和光线分工明确 ,它们和我一样觊觎着他年轻的身体 ,光把影子投到他的身上,然后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走。

全世界任何东西的影子都可以做到这一点,除了我,我不能,我的影子也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整整五年 ,我追逐他的背影,却始终没办法与他并肩。

可我喜欢他,因为我们都是,能偷影子的人。

我可以和影子对话,听起来很疯狂对吧,但是我其实,并没有这么喜欢这个老天赐予的礼物。

和影子对话的感觉像在偷窥,像咀嚼着一张有着酮体的黑白照片,枯燥又乏味,还有罪恶感。

我不喜欢。

直到我遇见王俊凯。

我看见他像逗弄小猫一样和别人的影子对话,语气认真不轻佻,眼睛眨啊眨表明他在用心听它们讲话 ,他把这件事当做游戏而不是一种负担,也的确能从里面获得乐趣。

这很酷,我做不到的事情他轻而易举地就办到,从这个瞬间开始 ,我喜欢上他。

喜欢上这个寡言又很酷的王俊凯。

我像他的影子一样每天跟在他后面,穿过潮湿的小巷,干燥的厂房还有嘈杂的步行街,偶尔用相机咔嚓咔嚓,他的背影在我的相纸上越变越高,肩膀变得越来越厚实,不变的只有一点,他不喜欢我。

嘿别问我怎么知道,人都是往前看的,有谁会执迷于自己脚下的影子呢?

我开始喜欢找他的麻烦,说起来的时候也是不痛不痒,我不会给他惹麻烦,我只是想让他注意到我,就算他的眼神里没有我期待的喜欢也好。

于是我陷入一种疯狂的单恋,且不可自拔。


当我第五十七次在草稿本上涂满王俊凯的名字,我的影子终于看不下去了,它挣脱桌椅制造的墨色牢笼,伏到我的耳畔,轻轻地说

——非他不可?

——不关你事

——我只是觉得以你现在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何必呢

——可和我是一类人的就只有他一个

我歇斯底里地把桌上的灯关掉,房间瞬间掉入无边的黑暗当中,我的影子用它自己粘稠的身体慢慢包裹住我,冰凉却又温暖。

它用一个长长的叹息做开场白。

——不如我们把他的影子偷过来 ,然后……

它的声音比我要低沉些,大概是离地面太近不可避免地沾染上阴冷的东西,失控的凉意像蛇一样在我的骨头里爬行,我在炎热的夏夜里打了一个寒颤。

——你不要碰他

我用我自以为最严重的警告和它对峙,它笑了一声,却不置可否。

——我可没答应

它在虚无的混沌里狠狠地嘲笑我。

我没想到它真的会这样做,那天在天台上和王俊凯分开之后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我的影子逃跑了,现在伏在我脚边的是他的影子。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的影子也一直保持缄默,一步不离地跟着我回家,就像个哑巴。

当晚问题就出现了,有他的影子在旁边,我连洗澡就觉得有种被看光的感觉,他的影子就这么立在陶瓷壁砖上看着我,一言不发。

——诶,你好像和平时不大一样

临睡时我听见他的影子这么问我,声音和他一模一样,离我不过一步之遥,那种和我截然不同的低哑声音,被水汽一熏也带了几丝魅惑的感觉。

我用凉被蒙住脸 。

——王源你真奇怪

它突然靠近覆压在我身上,声音就贴在我的耳边,调笑的意味满的都要溢出来,我藏在被子下的耳朵红了,一边祈祷它的恶作剧到此为止,一边埋怨我的影子让我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

说起来,它今晚是不是可以和他一起入睡,还可以数他的睫毛。

简直疯了 ,我居然又开始嫉妒起自己的影子。


影子和主人之间的感觉可以互相传递,但是这种通感是比较模糊的,也就是说我可以察觉它情绪的起伏但是没办法知道起伏的缘由。

我明显地看出了王俊凯影子的焦躁不安,也不知道我的影子都和他说了些什么,在学校他一看见我基本都远远躲开,我连把影子换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某天午后回家的路上,他的影子突然这么问我,我一个慌神差点踩进旁边的花台 ,它在一旁噗嗤笑出声来。

——那看来我猜对了

它洋洋得意的语气像极了他。

——可他讨厌我吧 ,我一直惹事,还和他对着干

我吸吸鼻子,尴尬地挤出一个笑脸。

——没有啊

此刻它的声音在我听来如同天籁。

——什……么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 ,在他的认知里,你属于很特别的那个,我不
确定是不是喜欢,但绝不会是讨厌

它慢条斯理地解释着,光是咀嚼这几个排列组合的字符就花去了全部的心力。

所以也许他喜欢我?

我听见了我的影子在他身边蠢蠢欲动。

赌一把,它告诉我。

王源,赌一把。

我赌赢了,在我封住他的嘴唇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赌赢了。

我在他的眼瞳看见了小小的自己,包裹着我的没有任何类似厌恶的情绪。

他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猫咪。

接下来的告白变得顺利,我们的影子在夕阳下交叠后回归原本的位置,我甚至能听见它们喉咙里嘶哑的笑声。

——谢谢 ,我亲爱的朋友

——不客气

影子们在虚无的混沌里微笑起来。

【END】

旧文重发。
 

评论 ( 22 )
热度 ( 319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