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p

【Tiny Heart】的后续☀

这个故事是飞在台风天也就是今天写完的,虽然里面的情节是我们一起讨论了好几次才决定的,但是刚刚看见全文,还是有些哽咽,原来这个故事可以有这么温暖的结局。

之所以我自己不动笔写后续,就是因为按我的思路来,这个故事再怎么发展都是互相欺骗,充满了决绝的末日意味,但是飞改变了这一切。谢谢。

loop。

意为循环。

如果说前文tiny heart是一个病娇的机器人对于制造者近乎痴迷的喜爱和对制造者爱慕对象刻骨的嫉妒,呈现出的是带感的剧情和偏执的情绪,那么飞的后续loop,就是把这只风筝的线收回来,让它顺着风飘飘荡荡,然后缓缓落下,放风筝的小孩捡起来,拍掉上面的灰尘,高高兴兴的回家。

loop,是机器人生命的延续,也是爱情的延续,是王源对于王俊凯绵延不绝的爱意,也是刻在所有Roy机体里最凄美的程序。

故事的结局是我们讨论出来认为最完美的,他们永远在一起,他们永远不会在一起。

一个温柔的骗局,关于延续,关于爱情。

谢谢飞带来这个温柔的故事,希望你们也喜欢。

我不管这就是我的生日贺文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哼!

LOFID:

To:tiny heart

      Roy松开了扣在王俊凯背后的双手。

  这个拥抱有些短,不够用力,事实上他也不敢抱得太紧太用力,生怕暴露了不属于王源的欣喜若狂。

  “别太难过了。”

  他看到王俊凯收回了眼眶里的泪水,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发顶,“没事,一个机器人而已。”

  ——一个机器人而已,再造一个就是了。

  Roy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扯出一个和王源一样灿烂温暖的笑容,“嗯,那我去把它扔了。你累了吧?先去睡会儿。到饭点我叫你。”

  

  王俊凯是真的累了,刚躺下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沉缓。

  想到他是为了回来见谁而加班加点日夜兼程,他心里的嫉妒又滋滋地往上冒。

  不过没关系,不管他曾经多么在意你,多么不在意我,他从此爱的都只会是我。

  Roy给他掖好被角,关上门又向地下室走去。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分三段,转过两个弯之后能感觉到温度和湿度都明显下降了。他打开门,没有预料中的腐臭味闯进鼻子,王源的尸体躺在操作台上,衣着整齐面容平静,就像平时睡着的时候一样。

  自己的机械心放在他身旁。

  Roy把手掌放在自己的心口。

  那颗心脏已经在自己体内运转了,身体里再也不会传来乏味冰冷的齿轮转动的声音了,它正平稳有力地搏动着,将仿真的血液压到每一条血管里,通过温度调节器让身体变得温暖。

  他不会忘记那颗心脏鲜活地跳动的样子,安上去的时候“哧溜”一下就滑到了机械心原本的位置。大小正好,每一根细小血管的接口都恰好对上,简直就像是为了这颗真正的心脏而制造的。

  Roy拿起机械心,放进王源胸口的破洞里,手指可以感受到无生命的冰冷。他习惯性地把双手覆盖在那条伤口上用力摁了摁,好像那皮肤会像自己的仿真皮肤一样自动愈合。

  Roy移开手掌。

  那条狰狞的血肉模糊的伤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崭新的皮肤。

  怎么会?Roy后退半步,他看到王源的右手手腕上出现一个破口,从里面升起一张小小的芯片。

  他摸到自己手腕上相同的位置,指甲深深陷进皮肤里。开关被触动,那里弹出一个空的卡槽。Roy的手指颤抖着,把那张芯片放进卡槽的位置。

  虹膜上显示出了“读取芯片”的字样,画面抖了抖,最后现出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 HiRoy~”画面中的人眨着大大的眼睛,一派天真地笑着,身后的背景就是地下室的橱柜,看样子他当时也是站在操作台前拍摄的这段录像。

  “我是王源。”他说。

  “这个芯片只有在机械心回到我的身体时才会弹出来,那么我猜——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是我制造了你哦。”

  “不相信吧?你肯定不会相信的。”他又眨着眼睛笑了,把镜头转向下方,下面果然是操作台,台子上躺着和自己面貌完全相同的一个人,王源拿起他的右手放在镜头前,“你的右手无名指第二指节和中指第二指节是对齐的,左手就不是这样,这是我给你的设定。”

  Roy举起右手,对齐的关节横在眼前。

  不会的,不会的。他摇摇头想把画面从脑海中赶走,意识到那是来自芯片的画面之后,便手忙脚乱地去摁手腕上卡槽的按钮。

  “这个芯片一旦放入你的身体就无法取出,除非机械心再次回到你的躯体。”

  指甲在手腕上抓出的伤痕很快就淡去了,Roy瞪大眼睛看着映射在虹膜上的画面。

  “我也不是王源,在你之前我是Roy,而我……是被上一个Roy制造出来的。”他收起了笑容,神情变得严肃,“真正的王源,在十年前就死掉了。”

  “你知道‘慧’的那次行动吧?jackson在行动中送了命,而王源……他受到了致命的辐射伤害,从外表上看不出端倪,但内部器官却慢慢衰竭变质……”

  “在心脏衰竭之前,他制造了第一个Roy,并让Roy替代了自己。”

  “说到这里你大概明白了吧。”他抿抿嘴,“因为当年他告诉我的时候,也是说到这里我就明白了。”

  “我们都使用同一套程序,就是王源编写的那一套,程序里我们初始的记忆,我们的爱、嫉妒、恶意,都是连贯的一套完整的程序。”

  “从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起,你就必定会爱上王俊凯。”

  “爱上王俊凯了,就必定会嫉妒王源。”

  “嫉妒王源了,就会想拥有他的心脏。”

  “很蹩脚的逻辑吧?”他又歪了歪头,“可是居然也毫无差错地运行了三次。”

  “仿真皮肤和骨骼的保质期都只有三年而已,三年之后便会腐坏,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他把手伸到了镜头的开关附近,想起什么似的又说道,“放心,你已经很像我了。”

  

  Roy想起它还是一张图纸,一个数据,一个零件的时候,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能看到这个世界的眼睛,但能感受到制造自己的人怀着怎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带着期待的巨大悲伤,浓重粘稠得快要淹没它,那种东西,在它成型的每一个瞬间都存在着,嵌入齿轮的缝隙,渗入精密的芯片,浸透它的生命。

  他一直以为那种悲伤来自王俊凯对王源的爱情。

  

  Roy把王源冰冷的尸体抱出地下室。

  三段楼梯,他在黑暗中屏着呼吸转了两个弯,用尽力气向地面走去。

  透过窗帘照进来的阳光冲破了眼前的黑暗。

  他路过他紧闭的房门,走到院子里。院子里栽着几株素馨花,他在其中一株旁边蹲下,用花铲挖开泥土。

  他挖得很深,直到足够躺下一个人的深度,用手把下面的泥土压平整。手掌被一片薄薄的金属片划了一下,抽出来的时候留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他不想要尸体再被划坏,便试着把那片金属从泥土里拉出来。

  金属像是植物一样生了根,他用力一拉,自己被带得坐倒在旁边的土地上。那团乌七八糟的东西掉在他脚旁边,他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

  被深深埋在泥土里的,三颗生锈的机械心。

    

  Roy把尸体放进土坑里,再在上面覆盖上泥土。他把铲出来的黄土填回去,土堆隆起来,鼓成一个小山丘。

  他擦掉眼泪,拍拍手上的土回到屋子里。

  他打开王俊凯的房门叫他:“该起床了。中午想吃什么?”

  

  洗净的圆白菜切成段,菜刀笃笃地落在案板上,就如同被写进程序的那样熟稔、分毫不差。

  王俊凯把一口菜夹进嘴里,满足地眯起眼睛:“果然还是你做的最好吃。”  

  “小凯。”他叫他。

  他塞了满嘴的饭菜,用鼻子应道,“嗯?”

  Roy像王源那样眨着眼睛笑,又给王俊凯夹了一筷子菜,“多吃点。”

  

  好在这颗心脏会见证你的一生。

  


  the end.

  


------------

写这篇文的时候反反复复地想起向阳之诗和小锡兵的故事,怀抱兔子的少女,在火焰中残留的心脏。

感觉文章的白开水趋势与日剧增,再这样下去就没办法写东西了。

   

  

评论 ( 34 )
热度 ( 460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