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荒

*wuli清河宝宝  一朵娇俏的霸王花    0708成人快乐😘

 *一个发生在丽江古城里的艳遇故事

 *BGM  Vivo Per Léi  为她而活

 

 
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和一个刚认识几小时的人面对面坐着,不说话,彼此交汇的眼神却早已织结出绝妙的诗篇?

 
 这就是了,这就是爱情了。

 

 

 
 我大概是对他一见钟情。

 

王源灌下一大口雪花啤酒,感觉冰凉的液体流过食道,慢慢变得滚烫,最后在他的血管里沸腾,咕嘟咕嘟冒出一连串轻薄的气泡。

 
 

他看着酒吧的小舞台,那个坐在椅子上,弹着吉他闭着眼睛唱的动情的男人,柔和的灯光把他的皮肤调出一种暧昧的色调,又把他的眉眼雕画出棱角,紧闭的眼尾上挑,挑入灯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

 
 

他唱着一首王源从没听过的法语歌,吐字清晰又很温柔,像在旷野上行走,四周无人,只有圆日高悬在空中,而他就以它为终点,一直走,走到太阳里去。

 
 

真美。

 
 

王源在心里小声的赞叹,然后在演唱的间隙跟着酒吧里的其他人拍红了一双手掌。

 
 

我大概是对他一见钟情。

 
 

他再次在心里确认了一遍,又喝下一口啤酒。

 
 

他叫王俊凯,昨晚合租最后一间旅店客房的时候,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王源,作为担保,而身份证上的名字就是王俊凯。

 
 

和一个陌生的,帅气的,同性别的人合住一间房间是什么感觉?

 
 

王源说不上来,他太累了。

 
 

一路舟车劳顿来到丽江,七月正值旅游旺季,丽江古城里的客栈就算全部上调房价也还是供不应求,王源只好一家客栈一家客栈地问,直到最后,终于听见前台小姐说,还有一个标间,刚刚付钱把钥匙拿在手上,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来。

 
 

——请问还有空着的客房吗

 
 

气息有点不稳,汗水从他的鬓角滑落,看样子也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最后一间被刚刚这位先生定走了

 
 

王俊凯这才留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现在正把钥匙悬在手指上转,笑得很得意。他把行李箱靠着前台,转过身看着那个人。

 
 

——介意拼房么?

 
 

——什么?

 
 

王源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和你拼房,这不是标间吗,一人一张床,没什么吧

 
 

——可是……

 
 

我并不想和一个陌生人拼房啊!王源在心里叫嚣着。

 
 

王俊凯笑了笑,把自己的身份证和一半的客房钱拍在他手上。

 
 

——这样呢?

 
 

……

 
 

结果就是两个人真的提着行李住到一个标间里去了。

 
 

其实不是王俊凯的身份证起了作用,而是这个人真的太特么的好看了,而王源恰好也是一个长的不错的高级颜控,自然也不会太反感这种事,况且还是两个男生一起住,也不可能有什么事。

 
 

随意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轮流着用完浴室 ,两个人就都窝到了床上,王源用被子裹住自己,只露出一个脑袋, 王俊凯穿着一件背心坐在床上,摆弄着那只大旅行包。

 
 

——你旅游还带吉他来啊

 
 

王源朝角落里的吉他包努努嘴,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手上继续做自己的事,口头回答他。

 
 

——听说丽江玩这个的高手很多,想带它来见识一下。那你呢,为什么来这里

 
 

——就……玩啊,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王源用毛巾擦头发上的水,王俊凯点点头,没发表什么看法,两个陌生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着聊着也就熟络起来。

 
 

已经十点半了,现在是古城最热闹的时候,灯全部亮了起来,把满天的星辰衬地黯淡无光,王源却睡意朦胧,眼皮子沉沉地压下来,忍不住就往被子里缩下去。

 
 

——实在困就睡吧,不用陪我聊天了

 
 

——那怎么行,一个人多……

 
 

无聊两个字被瞌睡覆盖堵在王源的嗓子眼儿里,王俊凯听到一半发现人没声儿了,偏头看看,忍不住笑出来,王源现在头窝在床板上,整个人很别扭的样子,他只好放下手里的活,轻手轻脚地把人细瘦的手臂抬起来然后重新往被子里放,王源睡的很沉,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整个人陷在被子里 ,看起来乖乖的。

 
 

——吉他……

 
 

他突然呢喃了一声,王俊凯听见了,笑起来露出一对虎牙,然后拧暗那人头顶的灯。

 
 

——有机会弹给你

 
 

王源小幅度地点点头,似乎是听到了。

 

 

 

 

 

 
 

王源觉得那首法语歌真的好听到要命,可是转念一想它的来历,又觉得心里有点涩。

 
 

——我以前喜欢的女孩,在微信朋友圈里推荐了一本书,《蔚蓝色的告别》,作家出版社的书挺难找。它里面用很多笔墨写了丽江,虽然这本书我读起来很,无趣,但是记住了这个城市,也记住了一首歌

 
 

这是他们走到一个背街的巷子,在石桥旁边坐下,看着翻滚着白色泡沫的水从桥洞下面流过去时, 王俊凯慢悠悠地说的一句话,王源看着他的侧脸,一时不知道接什么好。

 
 

白天两个人随身背着小包装着手机钱包挎着单反,在古城里毫无目的地转悠,从这条小巷转悠到另一条,看来看去其实区别不大,都是灰白的墙体,墙角处洼着昨晚夜雨的痕迹,偶尔有一墙爬山虎已经是难得的惊喜。

 
 

古城里人很多,年轻人也很多,女孩子们把长发披散在肩头,耳垂上是夸张的民族风耳环,曳地长裙上的花朵飘在风里像要飞到天上去,葱样的手腕叮叮当当戴一串镯子,只站在那里微笑就是风景。男孩呢,多半是一件背心或是衬衫,随意地开几颗纽子,把墨镜挂在上面,带着鸭舌帽,懒羊羊的坐在藤椅上抽烟,弹吉他。

 
 

王俊凯和王源沿着河边走,水汽还没蒸发透,石阶缝里长出的苔藓是鲜绿色的,空气很潮湿,狠狠地吸一口气,感觉从肺腑里长出一大片森林。

 
 

——我为了她学了那里面提到的一首法语歌,反复弹反复弹,在她生日的时候当着我们所有朋友的面弹给她听,和她告白,她没有答应

 
 

王俊凯用不知哪里折来的一小段树枝在石地上划拉,刮出几道白色的痕迹。

 
 

——然后呢

 
 

王源止不住心里的疑惑,在他看来,眼前的男孩从外表上来说实在很优秀,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心气是有多高才会不动心。

 
 

——没有然后,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她了

 
 

他转过脸看着王源,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光亮。

 
 

因为我和她没有然后,所以我可以和别人重新开始。

 
 

是这个意思吗?

 
 

王源的心脏在胸腔里放肆的喊叫,他只能偷偷按压住,不能让他听见。

 
 

一见钟情很很容易的,尤其是在这种艳遇之都,王源几乎没做什么努力就缴械投降。

 
 

他们搭伙各自给朋友买了点小东西,两个年轻帅气的男孩往那一站,一路都有漂亮女孩轻轻盈盈地荡过来,抬起手机想要和他们合照。王源在被王俊凯环住肩膀的时候的确颤抖了一下,他吃不准那人有没有感觉到。

 
 

——你累吗

 
 

王俊凯突然站着不动了,用肩膀撞撞王源,后者摇头。

 
 

——不啊

 
 

——可我好累哦

 
 

眼前的人露出一副小猫的可怜兮兮的表情来,拼命眨着眼睛想挤出几滴眼泪,王源几乎觉得自己看见了从他头顶趿拉下来的耳朵。

 
 

——我们去那家店里坐坐吧

 
 

王源指指离他们几步路的银饰店,拽着王俊凯的手臂,硬是把人拖拽了进去。

 
 

休息了一会儿,王源挑了一串做工精细的银手链去付账,正在装袋,王俊凯的声音又在耳侧响起。

 
 

——麻烦给我一条和他一模一样的,谢谢

 
 

——我这个试了好久诶,你都没试怎么知道自己戴着好不好看

 
 

——脸俊,戴什么都好看

 
 

——滚吧你

 
 

王源努努嘴 ,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踱到一边去看其他银饰,转过头发现王俊凯直接把包装塞挎包里,手链已经在手腕上了。

 
 

——你的也戴起来嘛

 
 

他很自觉的来拉王源的背包拉链,王源打了下他的手,

 
 

——有病啊,两个人都戴一样的手链,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一对呢

 
 

——你不想吗?

 
 

王俊凯盯着他的眼睛,那里面生长出的藤蔓织出一张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网 ,把他牢牢地缚在里面,逃脱不得。

 
 

简直是疯了。

 
 

王源最后还是没有把那条银链戴好。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走进这家比较安静的酒吧 ,酒吧临水 ,坐在靠窗的地方可以听见的水声,似乎是把人的心脏拿到水里沁,整个人空得在山谷漫步一样。

 
 

王俊凯自告奋勇上去唱歌,就是故事开始写到的场景。

 
 

谁能想到呢,和同乡在异乡一见钟情,简直飘渺地像浮着的那层薄雾,似有若无,若即若离,海市蜃楼一样。王源靠着冰镇啤酒,想让这种冰凉的触感让自己保持清醒,但王俊凯的嗓音比几十度的酒精还让人招架不住,王源嘴里喃喃自语,完了,我算栽在他这儿了。

 
 

——喜欢吗,这首歌

 
 

行走的高度数酒精从台上下来,若无其事坐到他身边,普通的呼吸打在王源裸露的皮肤上都是接近沸点的滚烫。

 
 

——王俊凯,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弹吉他的时候,下面有多少姑娘想和你上床啊

 
 

王源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一双杏眼里亮闪闪地盛满了整条银河的星辰,手不安分地在空气中打着节拍。

 
 

——包括你吗

 
 

王俊凯学着他的样子把脸贴在木台上,凑近他那张秀气的脸。

 
 

——我可不是姑娘

 
 

王俊凯皱皱眉头,抓住他乱挥的手,按住那人的后脑勺就朝着嘴唇压上去,灵巧的舌头在口腔里一点点攻城掠地,借着酒精演一出意乱情迷的戏。

 
 

王源被人放倒在客栈床上的时候还有些不愿意,双手推搡着压在身上的大猫 ,王俊凯哑着嗓子伏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声音落在心里像蚂蚁在五脏六腑上爬 ,酥酥麻麻。

 
 

——今天是我生日

 
 

王源不扭了,任凭王俊凯冰凉的手指一颗颗拧开他衬衫的纽扣,他们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和皮肤,都是被年轻气盛下蛊的灵魂,谁都不愿意放弃主动权,屋子安静到只能听见情欲的火星在他们的身体里狂乱爆炸,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王源醒来的时候是十一点半,古城外好像有焰火表演,纸窗上映出五彩的火光,他推开窗,焰火布满了大半个天空。

 
 

——醒了?

 
 

王俊凯靠在他光裸的背上,把王源松松地环在里面,他细细地啄着王源脖颈上的皮肤,在那枚褐色的小痣上停留了好几秒才移开。

 
 

——焰火好看诶

 
 

王源叹了一口气。

 
 

——嗯,你更好看

 
 

王俊凯贴在他耳边说。

 
 

就这样依偎着过了好久,王源才又开口,语气很平,没什么情绪。

 
 

——今天不是你生日吧

 
 

——你知道?

 
 

——我昨天看你的身份证就记下了,死处女座

 
 

——那你还……

 
 

王俊凯不留痕迹地往后拉开一点距离,看着王源线条柔和的,被焰火照亮的脸。

 
 

他没有看王俊凯,王源的眼神一直对着前方,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只是轻飘飘地落在一个地方,并没什么目的。

 
 

——王俊凯,你觉得一见钟情靠谱吗?

 
 

王源悠悠地问出问题,然后扭头吻住王俊凯的嘴唇,把他的答案一笔一划地吞咽下去,他不需要知道他的答案,起码在今晚,他们都不需要知道这个答案。

 

 

 

 
 

再次回到山城已经是十五天以后,在丽江一起呆了几天之后又各自坐上去往下一个城市的火车。他们在火车站告别,装模作样的把鼻涕眼泪抹在彼此的衣袖上,然后笑嘻嘻地挥手道别。

 
 

再见不到了吧,虽然在一个城市,也不一定能见面。

 
 

王源坐在火车上,从包里把那串银手链拿出来戴在手腕上 ,包装丢进垃圾桶。

 
 

此后一个星期的旅程,他都没有把那串手链摘下来,也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

 
 

在家乡的机场,王源正在等自己的行李从传送带上下来,远远地看见自己的橘色行李箱,却发现它在离自己还有几个人的地方被人提走,一道银光闪过。

 
 

他挤开拥挤的人群来到那个人身边,熟悉的脸,是王俊凯。

 
 

——欢迎回家

 
 

王俊凯拎着他的行李箱,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只是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手腕上戴着他们一起买的银色手链。

 
 

可就这样,单单只是这样,都让王源开心地快要落泪。

 
 

——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他用嘴型无声地说了这么一句,两个人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机场里安静地站着 ,好像这世上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他们的呼吸在宇宙里交缠出同频率的心跳。

 

 

 

 
 

我说过,这就是了,这就是爱情了。

 

 

 

 

【END】

 

 

 

清河宝宝明五点才坐火车从丽江回到昆明 ,生日这天的面基格外有意义哦😊

 
 于是写了这个故事给你,希望你喜欢

 
 也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 39 )
热度 ( 484 )
  1. 念凯源勋兴慢七 转载了此文字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