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

*凯源入坑一周年打卡和六一快乐

*无趣苍白单调晦涩 but is real,如果你碰巧看到这篇文, 答应我读到最后一句

*混混凯×学生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条路是他的,是他自己选择的,你无权过问,更没资格评定,你只需走好自己的路,看着它和别人的道路重叠后又剥离,世界就这样被无数道路交织成现在的庞大模样。

你又能说谁的路是对的,谁的路是错的。



那天雨下的特别大,像有人在天上捅破一个窟窿。

王俊凯被推进泥水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受伤的手上缠着的洁白纱布迅速染上污秽的颜色,一层层渗透进去,还没闭合的伤口火辣辣地疼。

他用另一只手撑着水泥地踉跄着爬起来,衣服袖子湿漉漉地往下滴水,狼狈地不像话。

——王源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老子招你了吗!啊!

他快走几步逼到那人的面前,眼睛里是焠钢的寒光,王俊凯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明明上次看到还是一个躲在表姐后面的高中生,怎么今天见面刚说几句之后就变成这样。

要不是刚挂了彩,你看我不……

王源没理他,始终垂着头,柔软的刘海遮掩住俊朗眉眼,看不清表情,王俊凯想晃晃他的身子,无奈手肘吃痛,呲牙咧嘴了半天,还是决定把手毫无生机地垂在身侧,软绵绵地像塞满了棉花。

——王源你干嘛,你说话

他把不耐烦写在脸上,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下一秒,愤怒的表情转为惊讶和困惑,因为他看见了王源的脸。

他抬起头,眼里的星辰被揉碎了一颗颗落下来,丰润的嘴唇颤抖着,脸色惨白地像一张纸。他一字一句用一种近乎绝望语气,把心里翻滚了几遍的字一个个吐在王俊凯的脸上。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拼命想要活下去吗,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你们这些人,都该去死,让他们活下来,你们去死

那个字眼在他的唇齿间厮磨反复,像吐着信子的蛇缠绕在身上,嘶嘶嘶地伏在耳畔低语,你去死,你们去死。

王俊凯呆愣在原地,按常理来说要是有人敢在他前面提死这个字,他一定会把他教训地满地找牙,可他现在看着王源的脸,清秀的面容似乎要和雨水融化在一处,眼眸却闪动着疯狂的光。

王俊凯下意识想要伸出手扶住他颤抖的肩膀,王源却在下一秒蹲下来,双手抱住膝盖,雨水浸湿之后在背脊上开出深邃模糊的花朵,半透明的白T下几乎能看出骨骼的形状。

他在哭。

王源在哭。

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只能抱着手站在雨里,和蹲着的王源沉默地僵持着。

王俊凯吸吸鼻子,闻见一股很浓的桂香顺着风飘过来,和雨水混在一起,甜腻被洗刷地只剩清香,有点好闻的涩。

现在才七月份,今年桂花开的真早。

王俊凯一边想一边费劲地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轻轻盖在王源瘦削的肩头,后者发出一声含糊的谢谢他没有听到。

——别哭啊你……哭什么

他小声地呢喃在嘈杂的雨声里微弱地几乎听不清。





王俊凯还记得那天街头滋事时王源的样子,他是被他表姐带过来的,表姐是自己这边混混头的女朋友。

他把金属棒球棍从夹克衣袖里抽出来,才拿在手里转了几下就被王源的表姐招呼过去,年轻的女人塞了一把机车钥匙在他手里,然后把自己原本披散着的长发拢起扎高,右耳上的银色耳钉招摇地划破黄昏晦涩的微光。

——敏姐你这是……

王俊凯没接钥匙,皱着眉头。

——带我弟走,车在老地方

女人把他推到王源面前,表情显得很不耐烦。

——凭什么啊我才……

王俊凯才不愿意就这么走,要他临阵脱逃? 没这种道理。

——你他妈还想不想混!我的话都不听?!都说了先带他走,别让那边的人看见他的脸!

女人的妆有点脏,粉底被汗水洗的差不多,假睫毛蹋拉下来,眼线也在眼尾晕开,表情却很坚决,像一朵被烟熏过的玫瑰。

王俊凯看看身边那个低头死死拽着自己挎包带子的家伙,心底不屑地啧了一声,紧缩的眉始终没松开,却还是把自己的夹克脱下来盖在那人头上,顺势抓住他的手,死死扣住,拉着他在巷子里跑起来。

王源的手骨节分明,五指修长,手心的热汗已经被冷风熨凉,握起来滑腻腻很难受。

王俊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种孬种,大男人一个才见点血就怕成这样,他姐也不带着练练他,看这面相就是个好学生,以后怕要去给富婆当小白脸的。

——你跑快点行不行,等我背你吗

他的语气几乎是刻薄,王源听在耳朵里觉得难受,只好做个深呼吸,那时他的腿脚已经是千斤重,球鞋似乎和融化的柏油马路黏在一起,每走一步都有被拖拽的感觉,亏得篮球队有训练,体力还不错,慢慢地也恢复了正常的步速。

刚补完课之后的笔记本和铝皮笔盒随着跑步的动作在挎包里稀里哗啦一阵摇,王源心里烦躁,头顶上的外套时不时滑下来遮住眼前的视线,拉着自己的人手劲儿大的不行,硬生生在自己腕上勒出红色的印子。

正准备甩开,王俊凯突然停下,把夹克从他头上拿下来,拉链挂到王源的脸他也不管,他把衣服裹成团塞到车座下面,又取了一个头盔硬塞到王源手里。

王源即使吃痛嘴上也没说什么,长腿一迈架在后座上,自己把头盔调整好。

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家星巴克,王源说渴,王俊凯只好不情不愿地下了车,去买饮料。

——两杯星冰乐。

他们蹲在车边,在马路牙子上喝,逃出那种情景之后反而会回忆起更多细节,王源只记得当时棒球棍的闷响,从墙上掉落的水泥块,还有不良少年们指间燃着的红色烟星子。

然后,然后就是钝物撞击肉体的沉闷响声,像鼓棒敲打在一只破了的鼓上。

还有血,缓慢地从伤口里流出来,粘稠的,还带着铁锈的甜腥。

王源的胃不舒服地扭做一团,类似一张被揉过的旧报纸,他想吐,饮料含在口腔里半天咽不下去,就好像有一个活塞不停地把东西往外顶,什么东西快喷涌而出。

他斜一眼旁边的人,问了一句。

——这么打不会死人吗?

王俊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桃花眼一眯,嘴唇勾起的弧度既是轻蔑和也是嘲笑。

——又不是黑社会,打死了算你的? 不过是街区没分好,收保护费起的冲突,常事

王源点点头,还想问什么的时候突然瞥见王俊凯右手臂手肘处一条七八厘米长的伤口,被针缝的像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攀在他身上。

王俊凯看他半天不说话盯着自己看,玩心一起。

——被刀砍的,一刀下去都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

王源眼睛一瞪,毫无预兆地就吐了出来,王俊凯愣了半天,腹诽归腹诽,倒还是拍拍那人的背。

——别吐啊你……吐什么

呕吐不止眼含泪光的王源和现在蹲在地上不起来的王源几乎重叠到一处,王俊凯有些烦躁地左顾右盼,妈的来个什么玩意儿把他带走好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了。

等了一会儿,王源终于不哭了,他就着雨水擦了把脸,眼睛鼻子红彤彤的,巴掌大小的脸白到没血色,睫毛上还沾着悬而未决的泪珠。

王俊凯呆了几秒,他发誓,真的就几秒。虽然这家伙性格像个娘们,不过,长得是真好看啊。

还没等他感叹完,王源就握住了他的手腕,用了点力,王俊凯被他扯地重心不稳往前一歪。

——你这又是唱哪出?

王俊凯歪着头,眼神有点挑衅的意思,王源静静地看了他几秒,轻轻地说

——来

——来你妹老子还有事呢!!

王俊凯怎么可能任人拖着走,用最大的力想要挣脱。

——你跟我来

王源却没给他反驳的余地,走到临街的地方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人塞进去的同时自己也坐到后位与他并排。他并没有理会司机看着两个湿透的半大小子上车的怪异眼神,随意理理额前的刘海之后就开口报出地名。

——市人民医院

语气是王俊凯难以形容的冷。







消毒水的味道,王俊凯并不陌生,他经常来医院为各种斗殴善后,有时候断了一只手,有时候拉了一道口子。

自己包扎,有时候也陪兄弟包扎。

那个时候医院的人不多,中午大家不是在病房里睡觉就是回家休整,很安静,坟墓一样的安静,王源拉着王俊凯在惨白的日光灯底下走,两人的鞋底踩在光洁的瓷砖地板上叩出空灵的回声。

咔嚓咔嚓。清晰又遥远。

王俊凯耸耸肩膀,盯着面前带路人绷的笔直的脊梁和手臂,不知道在倔什么。

——我说……

他还没说几个字就被打断,王源转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王俊凯没敢往下问,只好继续被动地跟着他走。

六楼走廊的尽头,602房,4床,颌面外科。

王源隔着病房门上的毛玻璃往里看了看,然后放开王俊凯的手去拧金属的门把手,看上去用了很大的力,王俊凯看见他手臂上的静脉凸显出来。

门开了,王源却又转过身用肩膀把他拦在外面,声音压地又低又小。

——你在这等,我先进去,不许跑

——哦

王俊凯靠在门框上点头,然后看着王源蹑手蹑脚地进到房里,在病床旁边转悠了好久才打个手势让他过去。

嗯……

一个小孩?

王源站在床左边,王俊凯就从右边靠过去,病床上一个看起来两岁多的小女孩乖乖地睡着,微卷的头发软软地散在枕头上,五官小巧,睫毛纤长。唯一奇怪的地方在于她的右边脸颊鼓鼓的,像一只小松鼠。

——嘿,她这含着什么,糖吗,怎么她爸妈都不管的

王俊凯看着小孩可爱就用自己完好的那只手去戳人家的脸,虽然成天为了哥们儿义气在城里打打砸咂,可毕竟是人都喜欢天使一样的孩子。

身边人突然一巴掌拍在他手上,王俊凯吃痛缩回来,放在嘴边呼气。

——这不是糖,是骨头

王源瞪了他一眼,重新看向那个小孩的时候又变的柔和,似乎还掺杂了一些……悲悯。

——骨头?

——粉碎性骨折,她自己的骨头,前天从楼梯上摔下来,成了这样

王源轻轻地把薄薄的被子拉到小孩的下巴下面,用手指按按旁边不让风漏进去,然后在床边坐下来,双手撑在床板上。

——摔……下来?可也不至于啊,怎么摔成这样

王俊凯的语调不由自主地低下来。

——她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她更脆弱,脆弱的多

王源垂着头盯着自己球鞋的鞋尖,隔了好久才回答他。王俊凯被他声音里混杂的沉郁情绪捆绑,心里一阵阵紧地难受。

——意思是?

王源又过了很久才转过脸面向他,侧脸的弧度精致地像个洋娃娃,雨后初晴的阳光从厚厚的窗帘后门漏出几丝洒在他脸上,显得很柔软。

下一秒天使却说出恶魔的诅咒。

——是脑癌,先天的那种,检查出来的时候她出生才半年

王俊凯觉得那几个字就像细小却锋利的钉子一下下地锥刺进他的心脏,冰凉的寒意渗透进骨血然后沿着血脉流动,刚才被雨淋湿的衣服干的差不多,可更深的地方,有陌生的悲伤从更深的地方一点点蚕食他仅有的体温。

更深的地方是心脏。

他突然想起王源哽咽时说的那几句话

——你知不知道还有很多人在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这不公平

——你们才应该死,让他们活着,你们去死

他明白王源为什么这么说了。


小姑娘今年七月满四岁,可看上去只有两岁的样子,因为她的骨骼发育非常缓慢。

别的小孩爬的时候她还没学会抬头。

别的小孩走的时候她才勉强可以坐起来,身体还会不断往两边晃。

别的小孩叫妈妈的时候她才开始一顿能喝两百毫升的牛奶。

别的小孩上幼儿园的时候她才能模糊地从喉咙里发出几个音节——妈妈,爸爸,哥哥。

哥哥叫的就是王源。

王源从她刚出生就认识她了,两家父母关系好了十多年,新生儿一出世王源就直接从寄宿制学校赶到医院,刚脱离母体的小孩小的像一只猫崽,皮肤红红的,眼睛睁不开,湿漉漉的胎毛贴在头皮上,有点滑稽。

——她可真小

王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你以前也这样,现在还不是这么大了?她会长大的。

妈妈在旁边照顾产妇,嫌弃地看了王源一眼,他吐吐舌头,没辩驳什么。

可小孩没有长大,还可能有一天再也不会长大。

明明那时候还好好的啊,出生之后的体检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吗,怎么突然被检查出脑癌。

王源真的不明白。

他小心翼翼抱那个孩子的时候,惯弹钢琴的修长手指迅速感受到了她畸形的身体——肋骨两边的厚度不一样,左边略厚一些。

当你的指尖触碰到了一个畸形的生命,那种感觉真的永生难忘。

可她的眼眸又是那么澄明,好像在说,我明白我为这个家庭带来的一切灾难,但这并不是我能选择的。

没有人被责备也没有人需要原谅,她就像一个无法修正的错误,随着时间的变化在周围人的生命里越刻越深。

活着真的好难又好累。

王源每次看到小孩的时候都会这么想 ,家人都在为一个生命的存在而忙碌奔波,辗转在无数医院,高额的费用,整夜整夜的失眠和光明渺茫的未来。

昨天小孩从楼梯上滚下去,下颌粉碎性骨折,现在在医院里等待手术。什么叫雪上加霜。

所以当今天王源听见王俊凯说那句话的时候才会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揍了他一拳。

——死了,死了又怎么样,家里不管我,死在外面他们还觉得干净

 真的很讽刺啊,拥有鲜活生命的人用香烟啤酒和暴力来疯狂燃尽它,渴望正常生命的人连用金钱堆砌用氧气面罩来恳求它都不行。

你凭什么糟蹋活着这两个字,你他妈知道人活着有多难吗?

别人眼巴巴羡慕的,你丢在地上用鞋底碾过去,别人求而不得的,你像对待垃圾一样把它丢弃。

真的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王源想着想着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他也不愿意让王俊凯看见,就把脸掩在胳膊围成的区域里一声声地抽泣,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哭,大概是,感同身受。





——你说,每个人是不是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王俊凯也学着王源把小孩的被角掖好,动作轻柔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看王源的脸,反倒是王源吃了一惊,呆呆地看着他 ,像只小兔子。

——听你的意思,是觉得我的路,走错了是吗

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之前打趣的神情。王源支支吾吾半天,他本以为自己会斩钉截铁地说一声对,可他却发现自己真的说不出口。

——到底是谁规定的对错

——嗯,法律……

王源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却又被打断。

——法律是人制定的,你问问生命自己,它真的被法律约束着?

病房一瞬间陷入沉默。

对啊,到底是谁规定的生命的对错,我们所以为的堕落真的是堕落,而进取也真的是进取吗?

生的反义词是死,最终形态也是死,它其实是死亡的一部分,如果循着正确的路,正常死亡是死,如果因为打架斗殴失血过多,非正常死亡也是死。

那既然都是死,对错又有什么重量。

两个年龄相近的少年隔着一个畸形的身体静默着,想着从没有想过的话题。

其实有的东西,不钻牛角尖反而会活得自在。

毕竟年轻。

——啊啊啊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吧,王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王俊凯实在觉得快窒息,用手摸摸鼻梁。

——问嘛

王源也乐得把他话题岔开,乖巧地点头。

——你为什么,偏偏对我不尊重生命的反应那么大呢?

王俊凯好看的眼睛眯起来,微微靠近了一些,把热气呼在王源的耳朵旁边,然后心满意足地发现那人的耳尖迅速红了起来。

——因为因为……

他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害羞地把头低下去,不敢看他的眼睛。

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小源你怎么在这儿?这位是……

年轻的女人把一小盒水果放在床头柜上,看着眼前的两个半大小伙,显得很疑惑。

——阿姨好,我是王源的朋友,我叫王俊凯

王俊凯笑的灿烂,笑起来露出虎牙,王源看着他卖乖的样子又无奈又好笑。

——小源你怎么会带朋友来这里,你看我这边也……

——我……

——阿姨,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喜欢小孩,以后想常来照顾她可以吗

王源的话还没出口就被王俊凯后面的话给吓了一跳,他把手背到身后掐那人的手腕,却被反手握住,十指紧扣,分不开。

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的答案。

关于我们。

也关于生命。








真的,所有的道路都会指向一处,殊途终将同归。


【END】

殊途同归背后的故事戳 梦呓

不知所云的文字,感谢你的耐心阅读

看完有什么想说的吗ww

评论 ( 22 )
热度 ( 390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