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籁俱寂

*如果说,这是我写过的所有凯源架空文里自己最喜欢的一篇,你会看到最后一个字吗?

*高中生凯×耳机源

给我一双耳朵,我将给你以声音。


当新年的焰火呼啸着升上天空,城市中心的钟楼开始演奏世纪乐章,人们开始拥抱,接吻,哭嚎,大笑,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们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只能不顾一切抓住夜晚的尾巴狂欢。

男孩戴着那副薄荷绿的入耳式耳机,逆着人群行走,音乐播放器一直亮着光,耳机里却没有一点声音。那些癫狂的喊叫挤进他的耳朵,落在心里却只剩下羽毛一样的重量。

他和热闹擦身而过,不断调整着耳机的位置,转动它和播放器连接的部位,他觉得自己被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外面的响动是隐约渺茫的,他的世界是安静的。

调试,转动,不断地反复。

耳机却始终没有传出一点声音。

他离开了。

男孩意识到这一点 ,与此同时,世界重新在他身边流动起来,静音键被摧毁,震耳欲聋的响动潮水一样灌入他的身体,他几乎快要失去听觉。

“哈,哈——”嘴边呼出的白雾腾起来覆盖住双眼,身边的景物都变得模糊。

他慢慢的,慢慢的停下脚步,用手撑住膝盖,一点点蹲下,最后低声地哭起来。

没有人会在这样一个快乐的夜晚听见男孩的痛哭,就像没有人会相信人和耳机之间存在爱情。

唯物的世界,当然。



秋意越发浓重,路灯一盏盏安静地延伸到远方,Karry刚刚下了晚自习,现在正踏着落叶往家走,被踩碎的树叶发出咔嚓嚓的抱怨,他听得心烦,从书包里摸出中午买的耳机拆封,插在音乐播放器上。

耳机是纯色的薄荷绿,入耳部分橡胶的切割也很好,他觉得对眼缘,就买了下来。

插头旋转进入,耳机发出呲呲——的响声,然后趋于清澈。

音乐流水一样流进他的身体,扫除了Karry一天的疲劳,他很喜欢晚修回家这二十分钟的路程,路上人很少,很安静,可以想想关于自己的事情,想想未来的梦想。

Karry爱听歌,偶尔跟着唱两句。

他把不唱歌的原因归给害羞,事实上,他连和别人正常沟通都很有困难。

Karry有一点交流障碍。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生了一张人人都爱的好面相,偏偏全身围绕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喜欢他的女生说这是面瘫王子样,嫉妒他的男生说他装×假清高。

Karry成绩好,长得帅,大人都喜欢他,按这么说他应该满肚子心机,可他却生了一颗孩童的心。

他几乎没有城府,也不愿意费力猜测别人的想法,这就养成了他没办法看人脸色说话办事的习惯,小时候就被叫做话题终结者,后来为了避免尴尬就索性减少说话的长度和频率,到了高中,这种性格已经成了他骨子里的一部分,外表沉默,内心却丰富成另一个世界。

不爱说话的原因是因为害羞,Karry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弱鸡,所以从不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他喜欢听歌,听词人写出自己的心事,听歌手唱出自己的感受,他用音乐和这个社会对话,进而寻找共鸣。

只有音乐最安全。

他依赖音乐,不过也只是因为恐惧。

恐惧什么?

也许是不被理解的孤独和不被亲近的落寞。

Karry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音乐比父母老师的话还管用,耳机一塞,Karry就可以百分百投入自己的世界,那里有音乐,没有杂念,他会觉得安全,觉得被温柔包围。

耳机作为桥梁和钥匙,对Karry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

每一副耳机,不论是在用的或是已经坏掉的,他都会好好收藏,几年下来,已经放满了一个抽屉。

耳机收藏家,这是Karry给自己的外号。

然后——


奇怪的事,发生了。


那时候Karry正在听林宥嘉的《心有林夕》,听到后面他突然觉得不对劲,整首歌的感觉非常好,可让他觉得疑惑的是——

唱歌的人,好像不是林宥嘉。

当时觉得可能是自己不小心下到了翻唱版本,调出音乐来看,歌手名从右到左一个个出来——林,宥,嘉。

怪了。

是自己记错了原唱?

Karry不相信,他对音乐的辨识能力很强,听一遍的歌就可以记住旋律,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乌龙。

陌生的歌声还在耳边围绕,Karry觉得冷。

下一首歌是passenger的《let her go》,又是原来听过的版本。

刚刚那个声音不见了。

Karry一连往后翻了好多首,它再没有出现过。

幻觉幻觉。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加快了行走的脚步。




听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Karry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声音,清亮,纯净,像山间的溪流一样自然流淌。

那首不知名歌手的《心有林夕》对于Karry来说就像三毛听见空灵诡异的《安妮》,思绪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他发疯一般在各种音乐网站上搜索,都找不到那个歌手的版本,惊鸿一瞥,昙花一现,消失地不留痕迹。

所以当他再次从耳机里听到那个声音时,熟悉又新奇的感觉闪电似的从他的头皮一路传递,Karry出现了一种兴奋的倦怠感。

这次是苏打绿的《我好想你》

他不想它这么快就放完,于是按下了暂停键。

可歌声并没有停止,它还在唱。

Karry下意识地拔掉了耳机,突然听见了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动作这么大耳机很容易坏的知道吗?

耳机里传来这样的声音,和刚才唱歌的是一个人,清朗的少年音,因为觉得被冒犯所以显得不太高兴。

——你……是谁?!

Karry傻傻地盯着耳机看了半天,挣扎着吐出几个字。

——嗯……耳机妖,耳机怪,耳机精灵,随你怎么叫。

——所以你住在耳机里?这么小的地方?

——我是灵,没有重量和形态。

——你能唱歌?!

——听到喜欢的歌就唱咯,我不存在发声原理的问题。

——……很好听。

——啊?

——你唱歌,很好听。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



一个寡言的人类和一个太久没和人打交道的耳机成了朋友。

光是听听就觉得难以置信。

Karry没有把这件怪事告诉任何人,他很珍惜它,他需要一个朋友。




——我叫Karry,你叫什么?

——我忘了。

——一点记忆都没有?

——那……叫我Roy吧。

他们可以坐在书桌前聊一下午的音乐,Roy不光喜欢流行歌曲,对古典音乐也有敏锐的感觉。

放学回家那段黑夜里的路程成了Karry一天里最期待的时刻。

他依然戴着耳机,插头还是插在音乐播放器上,却不开机,Roy会一直在他耳边讲自己的故事,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很舒服,一连听很久也不会觉得腻烦

回到家做作业,他把耳机放在旁边,Roy有点聒噪,也许是太久没说话了,根本停不下来。

这时候Karry就会轻轻捏起耳机在空气里甩两下,Roy的声音会逐渐小下去,被转晕了。

就像一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密友。

Karry喜欢这样的感觉。


——Karry,你是不是很少朋友?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他盖起笔套,看着放在旁边的耳机,Roy停顿了片刻,似乎在组织语言。

——你去上学的时候我不是都在你的衣服口袋里吗,我发现你离那些热闹很远,也很少听你主动和别人说什么。

——啊……是这样吧。

——干嘛不去和他们聊天呢?自己一个人闷闷的多无聊。

——我有你啊。

——那我以前不在的时候你怎么办?

——就这么过啊,还不是快活到十八了。

——哦。

一阵沉默。

——那你呢?

Karry问。

——我什么?

Roy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以前有很多朋友吗?

——有吧,我不太记得了。

Roy的声音听起来在努力思考。

——那从住在耳机里以来,你和别人聊过天吗?

——没人听见我的声音,除了你。

——哦。

我们可以听见彼此的声音,这比什么都好。


——你今天干嘛不和那个女生多说点话,人家特意来找你诶。

Roy的声音有点飘,打趣的意味满满。

——就,没什么可说的啊。

——那你怎么和我就这么多话。

——你和他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啦,小爷以前也是个帅boy好么?!

Roy自夸的时候很可爱,像个小孩子。

——无凭无据,无图无真相啊~你变成人形我瞅瞅。

Karry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隐隐约约地有些期待。

房间里安静下来。

一分钟过去,一个穿着黑色毛衣的男孩出现在Karry面前,身材纤长,眉目如画,嘴巴咧着,笑得有点傻。

比自己刚好矮了半个头。

他发现自己居然偷偷松了口气。

——我没想到你这么好看。

——废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人!嘿嘿,现在我和他们一样了吧?

Roy真人化以后,脸上的表情鲜活地像一朵花,嘴角上扬的弧度和眼睛眯起来的样子,Karry意外地很喜欢。

——你和他们不一样。

Karry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然后看着快要炸毛作势要来打自己的Roy笑出了虎牙。





Karry越来越喜欢Roy,Roy也乐得陪在他身边,真人比耳机要温暖的多,就像一个真正的朋友。

或是。

恋人。

Karry喜欢揉Roy的头发,刚开始触感很虚无,然后一天天可以感受到细软的发丝在指间纠缠。

Roy说自己的真人形态会随着身边人相信自己存在的程度加深而越来越真实。

——那你最后会变成活生生的人?

——怎么可能,我已经死了啊。

Roy的声音干净,几乎一点都感觉不到死亡的残酷,可Karry觉得害怕,只好紧紧攥住他的手臂。

Roy笑了起来。

——不过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



——Karry你下次骑自行车不要戴耳机听歌了,很危险。

——我不!除非——

——什么?

——除非你下次学会唱周杰伦的歌我就听你的。

——啊?!他唱歌很绕口啊,吐词还不清,不想学。

——那就算咯。

——……哎呀行行行,你想听什么?

——《龙卷风》

Karry用手撑着下巴想了想,笑眯眯地说。

——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还要和我谈条件。

——么么扎!

——你滚!

——哈哈哈哈。


最后他还是没能听到那首《龙卷风》。

他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忘记了Roy的嘱咐,戴着耳机骑自行车。

耳机里Lorde的声音低哑魅惑到了极致,Karry没有看到那辆电瓶车。

两车相撞,人倒是没有大碍,只是擦伤了膝盖,胳膊上多了几块淤青。

口袋里的耳机飞出来,被旁边驶过的汽车碾过。

薄荷绿的塑料外壳碎了,橡胶包裹的线裸露在外。

Karry顾不得疼,踉跄着跑过去把耳机捧在手里,心被撕扯地疼。

已经死了的人怎么会再死一次呢?

Roy你告诉我。

耳机里再也没有一点声音。



我会好好听话,不在骑车的时候听歌,我会多和同学打交道,和他们谈谈我爱的音乐,我也会和爸妈好好谈心,让他们觉得温暖。

我可以全部按你说的做,耳机也修好了,你回来好不好。

你的歌还没有唱啊。

而且你不是还要陪我走下去吗?

骗人,你骗人。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不知不觉我该好好生活。

Roy ,我想你。





——喏。

——这什么?

——iPhone5的耳机,送你的生日礼物,收好,别掉咯。

——诶,谢谢小凯!

希望平行世界里,你可以给他唱完那首《龙卷风》,然后,好好在一起。

【END】




 源源的《心有林夕》是目前我最喜欢的翻唱live,好听得冒泡。 

 解释一下为什么Roy最后会消失,是因为Karry一直把他当真人,而他的存在又是依附着Karry的思想,Karry以为车碾过去他必死无疑,就是这一瞬间的念头让Roy消失。 【用情过深害人】 想表达这样的东西。

本来全文在倒数第二段就结束了的,最后还是加了平行世界的设定。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45 )
热度 ( 375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