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侣之名

*零热度君
*代表我的凯源观
*上升与否,取决于你们
*写它只是为了能睡个好觉,就当做梦话吧

BGM——Maroon 5    My Heart is  Open


彼此相爱,但不要做成爱的系链,只让他在你们灵魂的沙岸中间,做一片流动的海。

——《先知·婚姻》




※ 

今年冬天特别冷。

王源只给家里的窗户留了一条缝,想了想又用厚实的窗帘遮住风口,这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全部关起来,让自己慢慢发酵腐烂算了。

他煮了一壶热可可,倒在好几年前两个人一起买的印着托马斯小火车的杯子里,咕噜——啪,轻薄的气泡在液体表面炸裂。

呼——

原来没有王俊凯的冬天居然会这么冷啊。

王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缩手缩脚地走出厨房来到客厅,牙齿咔咔咔打颤。

他调高暖气,在堆满了礼物的房间里举步维艰。粉丝也是傻,他这个星期出去跑通告又不在家,粉丝倒好 ,都寄到家里来。要说这竹马的物质关系就是脆弱,给他当仓库连一百块钱也不给我。

王源提起包裹掂量掂量,寻思着什么时候让王俊凯开辆卡车来把给他的东西都接走,还有其他落在这里的东西,吉他,调音器,乐理书,周杰伦的签名专辑,海贼王的手办 ,调查兵团的披风,夏天的背心裤衩,冬天的围巾手套 ,还有零零碎碎的垃圾,都运走。

再用吸尘器把他的味道吸走。

什么都别留。

他喝了一大口热可可,以为甜腻的口感可以冲淡逐渐蔓延扩散的歇斯底里。

蔓延扩散的歇斯底里。

Cancer。

王俊凯就是一种癌症。

王源幸运地撑到了晚期,却不幸地无药可救。

妈的谁说可可里的咖啡因可以使人产生愉悦的感觉!?

滚烫的液体滑过口腔和喉咙,烫的他眼睛一阵阵发酸。

那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就在王源眼含热泪的时候
闯入他的眼帘。

他放下杯子,拿起来看收件人,写的是自己的名字,那就拆开看看。

半个小时后,王源裹了一条珊瑚绒的毛毯窝在沙发里 ,双脚套着睡袜搭在玻璃茶几上,拆完的包裹被随意地放在一边,电视显示光盘正在检索,蓝屏,白光,出现大大的LOGO,出现他们的模样。

他调高了一点音量,刚好听到他们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

——大家好我是王源

明明录完这季真人秀才一个月,却恍惚地像上辈子排演了千百遍的剧情。

电视里的他们肩并肩微笑着,他也跟着笑,然后抬起手挥了挥,是初见,也是告别。



中国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正在高速提升,政府方面从14年总理亲自对话深蓝网站创始人开始就在不断往好的方向改变。

娱乐圈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商机 ,他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发展人民喜闻乐见的文化成为第一要务。

于是第一档同性cp真人秀应运而生。

——什么鬼 ,广电的脑壳是被门挤了吧这都能过

王源捧着一袋薯片边吃边吐槽,被膨化食品的碎屑呛到弓着腰咳成一只虾,语气轻飘飘的,是从出道以来就被cp话题笼罩的人不该有的戏谑。

——你还别不信,节目可是造足了势准备霸屏了,再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也不都是傻子

经纪人的脸藏在电脑后面,光标上下移动浏览相关信息。

——节目一参加就等于进了隐形柜啊

王源晃着手指在半空指指点点,嘴塞的满满的,笑得更开心。

——cp又不是绝对的txl,这种赚收视率的东西你深究了也没意思

——哪个傻子会去参加这个节目哟

经纪人刷新界面,新的头条出现。

她瞪着屏幕看了半天,双击链接打开,然后站起来,直楞楞地看着王源。

——干嘛,你喜欢的小鲜肉嗑药进去了?

王源把空了的薯片袋子团成团丢进垃圾桶,抽了面巾纸擦好手,没心没肺的样子。

——他接受节目组的邀请了

经纪人的声音哑哑的,好像竭力控制着什么。

——谁?

王源的心突然提到了半空中,摇摇晃晃,没着没落。

——他接受邀请了……我以为是个噱头,就点到他那个工作室的微博看,是真的,他要参加这个节目

——你说谁

——王俊凯

王源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两秒,然后又笑起来,眉眼舒展地像被水浸润的花朵。

——他?哈哈哈他和谁参加 ,和新剧里面那个男二吗?为了宣传他也是很拼嘛

心口不一。

经纪人看着还在打哈哈的大男孩皱起眉头,她太了解他了。

王源走到电脑旁边,就这短短的距离他都觉得要耗尽自己全部的力气,他害怕,他害怕极了,他不知道王俊凯有没有选择搭档的权利,如果他有,他会邀请自己吗?如果没有,他又会和谁一起上这个节目。

他没把握。

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两个月,他什么都不敢保证。

王源从简易冰柜里拿出一罐可乐,喀啦一声打开,易拉罐外面流汗了。







嘀嗒嘀嗒——

客厅里灯火通明,腕表的声音把王源所有的耐心都消磨殆尽,他等了一晚上王俊凯的电话。

那个两三个星期都没有响过的电话,今晚也没有响起来。

他不想等下去,起身关了灯,想了一会儿又留了门厅走廊的一小盏地灯,他隐约觉得王俊凯会回来,就算没有打电话他也会回来。

他敢打赌。

王源在客房找东西,突然听见钥匙响,喀啦喀啦,是开不开门又要努力往里面捅的那种响动,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王俊凯靠在门口,手里拿着钥匙,瞪着眼睛看他,表情特别委屈,他开口,一阵酒气扑鼻而来。

——门为什么打不……开

王俊凯的眼角有点红,眼睛里有血丝,鼻尖上是亮晶晶的汗水,他慢悠悠地说着,语气软的像只兔子。

——我换了锁,忘给你讲了

王源把人搂过来靠到自己肩膀上,锁好门,从他的手里拿过摇摇欲坠的钥匙,丢进鞋柜上那盆多肉植物的底盘里,他弯下腰给王俊凯换拖鞋,浅色的棉质衬衫缩上去,露出一小段好看的腰线。

王俊凯不想换拖鞋,他只想接吻 ,他侧过脸发现找不到他的嘴,那里的温度是冷的,王俊凯很烦躁。

于是他一只手绕过他弯曲的膝盖,把人抗了起来,径直去了卧室,王源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又慢慢放松,他把自己的手指陷进王俊凯的发丝,让它们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酒香混着荷尔蒙在空气里发酵,弥漫出一种浓郁的气息,他们和以前一样做爱,温柔的前戏之后是疯狂的交缠,如同两头毫无技巧的幼兽一样在密林间迷醉,腐烂枯朽的树叶在他们的身下碎裂,耳畔是虫子细碎的呢喃,鸟站在枝头偷听他们的喉咙深处的喘息 ,然后扑棱着翅膀飞向另一片树林。

他们接吻,互相吮吸彼此光裸的皮肤,发誓一定要让自己镶嵌进对方的血肉。

呼吸变得混乱,不规律的律动让两个人都累的不行。没有拉窗帘,夜风吹不散屋子里充盈的情欲,王源把下巴搁在王俊凯的肩膀上,在剧烈的战栗中辨认能看见的几颗星星,他突然恍惚了一下,觉得整个夜幕都倾覆在他身上,沉重又轻盈。

沉重轻盈的不是夜幕,是王俊凯。



王俊凯的酒醒了大半,他们一起洗澡,他习惯性地用毛巾给王源擦湿漉漉的头发,刚想亲吻他的耳尖,王源一偏头,躲开了。

——你到底来干嘛

王源闭着眼睛没有看他,声音清清淡淡。

王俊凯从外套里拿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努力把它们捋平,递到王源面前,

——节目组的邀请和我工作室的邀请,都给你带来了,和我一起好不好

王俊凯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说,语气轻松地就像,诶王源儿你陪我去买包薯片好不好,诶你请我吃碗抄手好不好,王源儿你和我耍个朋友好不好……

王源像往常一样没有办法说不好。

他接过邀请放在床头柜上,侧过脸去亲他的高挺精致的鼻梁。

——明天让他们发电子版的到我邮箱,皱巴巴的,乡村厕所里的草纸都比这个顺眼

——……我以为你不会答应

王俊凯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怀里的人有自己的味道,真好。

——我为什么不答应

王源笑起来,孩子一样纯真。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王俊凯这么说着,突然觉得冷,王源刻意地和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原来你记得我们分手了啊

他还在笑。

——……我没答应,那天拍夜戏脑子浆糊一样,你打电话来我其实什么都不明白,随便答应几声就挂了,我哪知道你是认真的,我还没答应

王俊凯紧张的时候说话就会颠三倒四,逻辑不通,十五六岁语言能力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单枪匹马在娱乐圈快两年也不见多大长进。

——好好好你说不分我们就不分,那你明天把工作推了,我们一起去配家门钥匙

王源眼角眉梢都带着笑,笑得王俊凯心里发毛。

——明天不行,我要快点结束这边的工作然后开始准备我们的真人秀

——你要工作还是要钥匙

——……王源儿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王俊凯的眉毛拧起来。

——对啊,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王源静静地看了他几秒,然后伸出手把他的前小队长抱在怀里,全身脱了力气挂在他身上。

——我不知道啊,小凯,你知道吗

他又怎么会知道。

第二天王俊凯离开家,衣服内袋里装着王源早就给他配好的家门钥匙。






他们又一次引爆了盛世焰火。

王源的工作室在王俊凯确定参加节目后的第二天向各大主流媒体发布通稿——他已经接受节目和王俊凯工作室的邀请,两人将以搭档形式一起参加该节目的录制。

久违的沸腾,谁能想到过气的国民CP还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各大媒体一拥而上约稿约片,不光个人曝光度持续上升,节目的话题也越来越多,CP粉转身变成节目粉,收视率算是有了保证。

王俊凯和王源不像小时候一样有约就接来者不拒,他们会把经纪人过滤下来的稿子带回家,两个人窝在沙发里把时尚杂志卷成棒,对台词一样地对问题,力求不出岔。

对着对着又滚进被子里,采访稿轻悠悠地飘落在地毯上。

枯木逢二春。

当初坚持凯源真爱的蟹粉小汤圆终于熬到了出头之日,怀旧的分析段子视频文章在微博上疯狂上传下载,路人看两个人颜正身高气场搭还曾经有过往,也乐滋滋入股,宾客尽欢。

趁热打铁,节目的官方微博开通,第三条微博就是他们合出的一支MV。

一首买了版权的翻唱歌曲,Maroon 5 《 My Heart is Open》,MV拍的非常简单,两个人,两束聚光灯,两个麦架,别的地方都是一篇黑暗,轮到谁唱歌,聚光灯就从他的头顶洒下来,光与暗的交替就像你追我赶的游戏。

他们唱的动情,睫毛上沾染着执拗的情绪,眼眸里的深情一戳即破。

I know you're scared I can feel it

It's in the air I know you feel that too

But take a chance on me

You won't regret it no

One more "no" and I'll believe you

I'll walk away and I will leave you be

And now's the last time you'll say no say no to me

It won't take me long to find another lover

But I want you

I can't spend another minute getting over loving you

If you don't ever say yeah

Let me hear you say yeah

Wanna hear you say yeah yeah yeah

Until my heart is open

合唱部分是一连串轻快的yes ,他们吐气的声音就像伊甸园里的蛇,那种沙哑的气息要侵入骨髓控制所有的神经。

两束聚光灯合二为一的时候他们对唱,话筒抬起的高度,手肘弯曲的弧度,一如从前。

他们轻轻地唱着yesyesyesyesyes,声音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决绝,感觉就像在说,I do

粉丝们集体陷入了疯狂,有人以王源唱的那句“我可以找到下个爱人,可我只要你”为主题剪了新的视频,历数他们出道以来所有的绯闻对象,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只要他。

完美。


节目录制四月份开机,每两个星期录制一期,秩序井然如火如荼。

王俊凯和王源心里很坦然,他们不知道其他一起录制的CP是真是假,他们只知道自己在演戏,并且在全身心地演好这场戏。

他们在海南的天涯海角录节目,期间王源被尖锐的石头划破了小腿,王俊凯把他抗起来,随队的医生一路小跑跟在他们身后。

他们骑马上梅里雪山,王俊凯一路上唠叨王源,你坐正咯坐正咯,就你坐的最歪你也不怕掉下去摔死,王源笑起来显得有种尴尬的甜蜜 ,途经那棵情人树,导演组让四组CP摸着树干说下爱的箴言,其他人都说了我爱你,而王源把手贴在树干上,王俊凯覆上他的手背。

——来王源儿,我们说两个带一字的四字词语

——一生一世

——一心一意

他们远赴巴黎,不顾塞纳河上桥梁的负荷,在生锈的铜锁上刻Karry Wang 和 Roy Wang,把锁锁在桥上,一边接吻一边把钥匙丢进流动的河水,看它在波浪中翻滚几下,再也不见踪影。当晚他们牵着手在香榭丽舍大街游荡,又在埃菲尔铁塔凌晨十二点的闪光中拥吻,年轻的瞳孔里印出彼此的模样。

在威尼斯的贡朵拉上,王源非要抢船夫的船桨,被王俊凯揉着头毛拉入怀里禁锢起来,说等会儿到了地上你爱怎么疯怎么疯,我不管你,但现在在船上你必须安分点,王源就听了两分钟的话,转眼又开始和雇佣的乐队贡朵拉一起合唱《我的太阳》,民歌小王子名副其实争唱意大利名曲。上了岸走到圣马可广场,王源像个小疯子一样去吓唬鸽子,因为有约在先,王俊凯管不了他,只好看着那个扑鸽子的傻子笑出虎牙。

整整半年 ,他们每天都黏在一起,镜头前镜头外,丝毫不加收敛,采访的时候有问题问,为什么决定要来参加这个节目,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笑起来

——感觉……就像在度蜜月一样吧

——对还是拿着公款度蜜月,我们一分钱都不用花就可以环游世界,爽死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玩笑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他们不可能结婚,不可能有蜜月,而且他们已经处在半分手的状态很久了。

可没有人相信他们在演戏,他们都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王源又写好了一首歌,一边录节目一边筹备新专辑,他就像要把自己掏空一样透支着自己的身体和精力。

——要是哪天塞纳河的河水干涸,我们将会看见多少忠贞爱情的残骸

这句歌词是在他们在桥上接吻丢钥匙时,金属冰凉的触感划过指尖的那个顺间突然从他脑子里蹦出来的,王俊凯回来看见,也没有说什么。

节目引起的轰动是操作者没有想到的,所有人都把节目的成功归功与人世间伟大的爱情,人类追逐爱情,天经地义。

整整半年,他们好像借着这个节目把后面三分之二辈子要说的情话全部说完了,把后面二分之一辈子要做的爱也做完了,之前因为工作荒废的年岁被紧凑的塞进这短短半年里,还清了所有的情债。

——我们一定要分吗

王俊凯曲着手臂拨拉着枕在自己手臂上王源的头发,干燥的感觉就像谷仓里的草垛,他很喜欢。

王源转头面向他,看着他的眼睛。

——小凯,你睫毛好长

王俊凯揉揉他的后脑勺

——嗯,那你忍心和一个睫毛长的帅boy分手吗

——就这样吧

王源把脸蹭进他的颈窝,鼻尖贴着他的喉结,他感觉到王俊凯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然后只有平静的呼吸。

最后一场,四组嘉宾自选场地,节目组在微博里发起调查,让粉丝们投票决定CP的表演地点,包括北海道,夏威夷,尼斯,摩纳哥,维也纳和悉尼。 

 

可最后的地点却根本不是投票选项中的任何一个,十月份中旬的某个早晨,有搬运钢材的卡车陆陆续续地抵达重庆日月光广场,工人们迅速搭建场地,布置了很简单的灯光和音响,还在舞台的右边放了一架雅马哈。

 

下午三点,人们才从午睡的困乏中悠悠转醒,王俊凯和王源就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仔裤,抱着吉他走上了舞台,来往行人匆匆,然后驻足,最后癫狂。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

 

——大家好我是王源

 

微微鞠躬,姿态自然,两个大男孩准备用这样的方式给半年的爱情直播画一个句号。

 
 
 ——这段时间,我和王源儿一直在外面忙,最后一场,我们希望还是回家办,这个舞台 

他握着话筒说话,踩了踩地板,笑起来露出虎牙

 
 
——我和王源儿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我们现在,回来了
 

——什么叫回家办,感觉是在婚礼现场啊,王俊凯,不会说话就靠边站,话筒给我!

 
 
 王源在旁边急的手舞足蹈上来就抢话筒,台下的人安静地等着曾经的团队发言人说话,王源眨眨眼睛作出思考的样子,最后笑起来。

 

——算了还是唱歌吧

 
 
 
夏秋,人质,到不了,掌声响起来,他们把出道以来所有合唱的歌都唱了一遍,渴了就从舞台旁边拿矿泉水喝,累了就坐在台上和观众聊天

 
 
华灯初上,舞台上的灯光照亮他们的眼睛,面颊上的汗水里是碎裂的光,他们举起空着的手摇晃打着节拍,年轻的样子宛如少年。

 

——今天我们把你们最爱的凯源,还给你们

 
 最后一首歌结束,王俊凯和王源没有接吻,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咧着嘴笑,然后牵过对方的手,握紧。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真的在一起了,王子和王子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王源按下暂停键,画面定格在两个人牵手的瞬间,夜风扬起白色的窗帘。 
 
 
按亮手机屏幕,半夜十一点。 
 
 
解锁,点进王俊凯的微信头像。 
 
 
——小凯,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句分手 
 
 
他点击发送,看着延缓发送的小圆圈绕了两转,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五分钟以后王俊凯的消息出现在聊天页面。 
 

——嗯 
 
 
 
王源揉揉眼睛,倒在沙发里,举起手机回复。 
 
 
——那就分啦 
 
 
十分钟以后王俊凯连着回复了两条 
 

 
 ——好 
 
——明天我从杭州回来,给你带什么 

 

  ——哦哦我要龙须糖,还有上次你买的那个,有花生碎的甜甜的糕,我忘记叫什么了 
 
 
——甜甜的?我也记不得了,明天再去找,等下锁好门 ,早点睡 
 
  
王俊凯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复,靠在床头打了电话过去,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挂断,继续打。 
 
 王源把毯子拉起来盖住肩头,刚好按到接听键,王俊凯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鼻息,看着屏幕苦笑,然后关掉床头灯滑进被子里。 
 
他们都累了,该休息了。 
 
 
 
 ※ 
我仍会陪你走进坟墓,纵未以爱侣之名。 
 
 
 
 
 
【END】 
 
 
 
 

 说实话,我还挺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评论 ( 273 )
热度 ( 1242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