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 tree

是【蜻蜓点水】的番外?

不不不这其实是各方面都max的进化版!

来自我的命中注定 (〃ノωノ)



谢谢飞飞为我爆了手速,但是这又意味着世界迷雾的更新推迟 ,心情好复杂( •̥́ ˍ •̀ू )

她把我没表达出来的东西全部表达出来了,而且仁慈地保留了废弃1.0版本里我自己比较满意的语句,感恩飞飞!


蜻蜓=倾听


所以【蜻蜓点水】其实是一个关于倾听的故事:)


就算隔着屏幕,我们依然可以温暖对方,把自己从真实世界抽离,说说不敢说的话,做做不敢做的梦,虚拟世界有它神奇的魔力,在这里,片刻的感动或是失落都是有价值的情绪。


最近遇见了很多命中注定的人,比如飞飞,比如bae梦,于是更加笃定有的人就算曾经错过,也终将会在时机成熟的未来相遇。

命运只会眷顾相信她的人。

幸福也是这样。

我希望每只蜻蜓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湖泊。

这也是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




番外在下面↓↓↓↓

饺子带我飞:

To:蜻蜓点水




-有时候想想蛮可怕的。


-嗯?


-我们隔着一块屏幕,我知道你正在上毛概课,你知道我这里下雨,那我们就算认识了吗?


-别老想这些有的没的。


他趴在桌上,手腕搭在手机边缘,耳朵自动过滤掉阶梯教室里自带回音的喋喋不休。屏幕停在白色和绿色气泡的界面,标题栏的“Roy圆”时不时切换成“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可始终不见白色气泡弹出来。


他是在做卷子,还是在补习数学?


自从认识了这个高三生之后,他的耐性被磨得越来越好了,似乎与他最搭调的相处方式就是——背下一条长长的法律条文,然后去查看他的信息。


现在失去了法律条文的过度,他们的沟通之间相隔的时差稍微有点让人在意。


好像神舟五号上天的时候,地面和飞船接通讯号。


喂?


三五秒后才返回来一句失真的“喂”。


-屏幕暗掉之后,就算在马路上对面碰见都认不出来啊。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面?


王俊凯一下子坐直,把旁边听课抄笔记的室友吓了一跳:“嘿王俊凯你诈尸啊。”


他压低嗓子吼了句“滚”,目光失焦落在教室前面的投影上。白色的幕布上浮着黑色字样和一些记不太清楚具体年代但是熟悉的插图,一群人簇拥着一个旗手,旗手挥舞着一面红色大旗,底下一行鲜红大字“农村包围城市”。


这也是屏幕,他口中无处不在的screen。一块块屏幕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无形中拉远了距离。原本生活没有交集的人通过屏幕相识,交换自己不轻易对身边朋友说出的心事和秘密。就像树洞一样,投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就会是安全的。然后当交换的秘密越来越多,又开始觉得失落——为什么我们一辈子都不会见上一面呢?


心跳得不快,不过很重,砰砰砰砸在胸骨上。王俊凯深呼吸几口,确认自己一时冲动的心意。


-不会啊,我放假来找你怎么样。


他有点心虚地在后面加上了一个表情,穿女仆装的小姑娘抱着一堆桃心出现在屏幕上


发出消息之后心跳依然很快,远远还没到背下一条法例的时间,心率已经乱得不成章法。那句话怎么说?I have butterflies in my stomach.


-好啊:)


蝴蝶都快撞死在胃里了。


 


他没有多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与曾经的至交关系变淡,普通朋友的几次背叛,他觉得不交出真心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


一样的,无法判别屏幕对面的人正使用第几人格和你交谈的话,是不是不要开始一段虚拟的关系比较好?


可是心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总得有个出口,于是他到了LOFTER。


LOFTER,取自LOFT——复式房屋,每个LOFT都是一个房间,房门敞开,欢迎入住。


有的房间专供人光顾,推开房门,精致的装潢,恰到好处的香氛再加上亲和力up的主人,访客一天天增多。


还有的房间只是纯粹的栖息地,推开门进去就只能看到灵魂瘫软在沙发上,疲惫着却也努力发光的模样,这样的房子很少有人造访,盛放的自我表白日益膨胀。


并没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区别,就像原本科学计算下人均住房面积不过三十平米,有的人在自带喷泉的别墅里皱着眉为无处安放的钞票头疼,也有的人在天桥的桥洞下皱着眉为无处寻觅的早饭烦恼。
不过是一个住所,现实或是虚拟又有什么区别呢?


两年的专业学习磨光了他脑袋里的浪漫想法,笔下的文字都充斥着法律条纹的味道。他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乱糟糟,索性就什么都不写,一般就是四处看看,作为视奸首页的回馈也放上一些旅行时拍下的照片。


 


那天他在LOF首页看到一个活动,叫做“说说你最喜欢的一个含有动物的四字词语”。


一堆“天马行空”“有凤来仪”和“逐鹿中原”中夹着一句“蜻蜓点水”。


蜻蜓点水。


昆虫也算是动物吗?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他戳进了他的主页,棕色的泰迪头像,小狗亮亮的黑葡萄似的眼睛和他主人的ID当真配到不行,Roy圆。


翻了几页,他发现这个“Roy圆”有点特别。


他的个签那行留着白,发布的文字基本都是个人色彩浓厚的原创,推荐的音乐以电影原声配乐为主,评价最高的纪录片是《家园》,唯一提过的电影是《最后的猎人》,为数不多的几张图片都是那只毛卷卷的小泰迪,像一团蓬松的棉花糖。


文字很凌乱,可他却偏偏读懂了。


 


“蜻蜓点水”的上一条是——我不相信天长地久,却相信萍水相逢。


 


萍水相逢。


他念的大学寒假放学很晚,为了赶在他期末复习之前见面,他还特意跑到医院装病打假条缓考了一门专业课。


如果所有的萍水相逢都需要这么刻意努力,那大概浮萍都可以变成自由泳冠军。


王俊凯在心里说了个不好笑的冷笑话,把单曲循环的lemontree点了暂停。


他没带什么行李,换洗衣物等等都装在一个背包里。Roy圆的学校离车站不远,公交五站就能到。没有音乐的耳机只是摆设,汽车鸣笛和嘈杂人声一股脑地钻进耳朵里。


冬天的昼长很短,不到五点天就暗下来了。王俊凯眼神发虚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等来等去都没有自己要坐的那班公交。


有点无聊。他习惯性地去衣兜里掏手机,却只揪住了耳机线的尾巴。


不好,手机!


他心里“咯噔”一下,环视四周,等车的人带着各色的表情低头把弄着手机。他把双肩包背到前面,身体重心从左腿换到右腿。去学校的路线已经记在了脑子里,家里也暂时不会联系自己。可是那个叫王源的小孩儿呢?他们约了五点半在校门口见,可之前都没有交换过一张照片。


-我怕给你看了照片你就不肯来了。


-我一眼就能认出你。


当时自己曾经这样信誓旦旦地宣称,可现如今真的没有了联系方式,他害怕两个人擦肩一万遍都以为彼此是路人。


 


自己能够凭什么去认出一个陌生人?


不知道长相,连他的声音都没多熟,只知道带一点南方口音,前后鼻音不大分得清楚。他脑袋里琢磨的东西自己倒是熟得很,可它们又不会在头顶上方生成一个对话框,写着“绝对精神”,或是务实一点的“Karry&Cat你在哪里”。


总之,让他在放学涌动的人潮中判别出哪一个是他,是一道难题。


 


公车到了站,他跳下去,书包在背上颠了颠。


和他说的一样,学校不大,站在马路对面就把两栋教学楼和田径场尽收眼底。


-主楼顶端有一只钟,晚上的时候钟座上面亮白灯,特别好看。


圆圆的钟泛着一圈白光,好像另一只月亮。


校门两边立着几棵掉光了叶子的树,在路灯的灯光里张牙舞爪的。


-学校门口长着银杏树,这两天叶子开始变黄了,特别好看。


他和自己一样,平时能用再多花里胡哨的形容词,到了真正能击中自己内心的部分,辞藻就苍白贫瘠,不过用在他身上,那叫做朴实可爱。


-特别棒。我特别喜欢。


 


王俊凯走到学校门口,站到一个卖糖葫芦的大婶旁边。他说过喜欢吃山药做的糖葫芦,不过要是老师拖课了就吃不到。


伸缩门打开,一脸青涩的高中生陆续走出,三五成群,有的没背书包,大概是还要回去上晚自习的样子,有的推着车,在借着校门口一段缓坡的助力,在脚蹬上站起来,直直冲上主路去。


他的眼睛在人群里搜索,凭着主观到不能再主观的“感觉”来寻找他的目标。


感觉。


大学老师强调无数遍的法言法语,就是列出依据找到事实得出结论。而他把他的感性解锁,封印解除,大魔王又“哗”地一声从匣子里跳出来。


 


他的lof上有一张照片,是一年半前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香格里拉的纳帕海草场露营时拍的。他们在当天下午到达草场,先划皮划艇到湖中心搭好帐篷,然后挂着单反四处拍,漫山遍野的狼毒花,汲水的牦牛和大片裸露的岩石,晃着晃着就到了晚上。


香格里拉的夜晚是黑夜真正的模样,墨蓝天空,星辰大而明亮,近在咫尺,它们从原本的轨道滑落,掉下来贴着王俊凯的鼻尖,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闻到冰凉清冷的香气,薄荷的味道。


他编辑了一条状态。


-为什么大学专业会选择法律,嗯,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个世界安稳运转而不崩塌,会不会是一种……嘿嘿,老这么想马爷爷估计挺难过的:D 可就算是渺小的人类也想无限靠近世界最纯粹的模样。


这段文字的配图就是草原大大天幕下的帐篷,在群星的映衬下显得孤独而渺小。


Roy圆是下面唯一一个回复的人。


-一种……绝对精神?


王俊凯的脑子一片空白,他向来向来把那些唯心主义的想法收藏地很好,他从来不把自己对命运的执着表现出来,生怕别人觉得他幼稚怯懦。


深埋已久的疯狂念头被人轻而易举地掘出,一种奇妙的战栗龙卷风一样席卷了他的每一个细胞,胸膛不寻常地起伏,像正被同频率的呼吸牵引。


命运?


 


放学大潮基本已经退下,但是王俊凯很确信他的Roy圆还没有出现。


绝对精神,世界之神,有多少人会把自己的信仰全盘托出。


相似的人会相互靠近,同频率的呼吸会彼此牵引。细小的藏在每个人身体中的磁石会自动吸附,不论在虚拟的网络还是在现实的车水马龙。


这些无法用力学原理解释的吸引力,我们把它叫做“缘分”,或是“命运”。


 


他把在车站掐断的歌哼下去。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a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nother lemon tree.


 


I'm turning my head up and down.


I'm turning,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around.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nother lemon tree.


 


冬日里没有密密的树影婆娑,只有寒风不断钻进衣领。王俊凯又在双腿上交换了身体的重心,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下巴,立起领子来。


保安不再死盯着哪个学生没过线就开始骑车,开始把目光投向在这边站了将近二十分钟的可疑人员,看起来随时要挪动脚步来把自己和糖葫芦大婶一道清场。


校园橘色路灯的背景中有一道身影出现。他脚步不快,半仰着脑袋,眼神从路灯顶端溜到银杏光秃秃的树丫,双肩包在背上一颠一颠,出现在视野中的短短十几秒已经看了三次屏幕。


他朝校门口挪了几步,在寒风凛冽中收不住自己翘起来的嘴角。


 


“Hey Roy 圆,特别高兴见到你。”


 



The end.







------------------


关于LOF和香格里拉的两整段,都来自蜻蜓点水的初稿


我也没见过这么写番外的……憋打我 @Miss.慢半拍 


请大家看在我月初更文的份上,给后天的迷雾准个假:)



评论 ( 15 )
热度 ( 347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