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点水

大二学生wjk×高三学生wy




生命中多的是蜻蜓点水的相遇,而我多幸运可以遇见你。

你轻轻抚过我的灵魂,你让我产生了爱与被爱的渴望,我怎么能原谅你呢?



嗒嗒嗒——

数学老师转过身开始写板书,一把三角板被他耍的呼呼作响,离黑板最近的王源缩起脖子,用那条红白拼接的围巾挡住小半边脸,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一双好看的杏眼。

老师您是嫌冬天还不够冷吗?

王源把攥紧的双手举在嘴旁吹气,然后趁着热气迅速摩擦,僵硬的手指这才有了些许知觉。

他迅速将右手探进桌洞里,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扒拉出来,按亮屏幕,点进和【karry&cat】的微信聊天页面,分出余光瞄着老师,手里的动作不停。

【Roy圆】在干嘛?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王俊凯正盘着腿窝在火车软卧上啃面包,先不提那个临行前才买的在外面放了一宿的现在冻得嘎嘣脆的面包,和不认识的人同住一个隔间也足以让他心塞太平洋。

【karry&cat】逛吃逛吃。

【Roy圆】有飞机干嘛坐火车?!

【karry&cat】随时抱好金钱的大腿是重要的人生奥义

【Roy圆】抱大腿……腿毛能忍?

【karry&cat】嘿我发现你很闲诶

【karry&cat】十点半!王源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在补数学!

【Roy圆】干嘛这么凶

【karry&cat】快学习!╰_╯

事儿妈。

王源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塞回桌洞。

他默默地想,之所以收起手机是因为老师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偏僻的角落。

才不是要听他的话。

对,就是这样。

小白杨王源的呆毛哆哆嗦嗦地挺立寒风之中。


十五分钟的课间休息,王源刚打开朋友圈就看见了他半小时前的更新,配图一看就是从火车上往外照的,近处的灌木丛模糊成一个面,远处的景物反而很清晰,山体绵延起伏像少妇丰腴的胴体。

—— 明天和小伙伴面基,见面第一句【Hey你好,我叫不紧张】hhhhhhhhhhhh~BTW王同学,我们的城市冬天有蜻蜓吗?

啧,多早的小品段子还拿出来讲,复古大潮难道连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也不放过?

王源点了个赞,接着编辑文字

——这个真没有:D

王俊凯看到他的赵本山小品同款回复,虎牙都快笑着凉。

他咬着优酸乳的吸管戴着白色大耳机听着歌 ,任凭胸腔里那个名为期待的气球以光速膨胀。

故事的开始其实不算美好。

那是一个【用一句话噎死LS】的贴吧游戏,主题不定,关健就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说是校领导为了培养学生们的发散性思维和语言表达能力专门开设的活动。

Too young too naive,校领导似乎忘了这是一个用生命在吐槽的时代。

好端端的游戏楼变成段子楼,学生的脑洞就像黑洞一样有着变幻莫测的直径,以及深不见底的下限。

正值大二的王俊凯闲来无事点进母校的贴吧,直奔游戏楼,刚好看到一个头像是青峰大辉的ID发的文字。

——我觉得蜻蜓点水是个很酷的成语:)

卧槽动漫宅都走文艺流了这世界还有没有好的,就不能和我一样做一个安静追新番逛漫展屯手办的美男子吗?

王俊凯有点郁闷。

一句话噎死楼上?

来来来。

——那你知道蜻蜓点水之前要先交♂尾吗?

三分钟后,刚升高三的王源死死盯着那个顶着乔巴头像的回复,咔嚓嚓咬碎了后槽牙。




王俊凯在火车上闲得厉害,手机B站里缓存的动漫全部刷完,对周杰伦的声音也开始有些腻烦,邻床的兄弟好像已经打定主意要睡到世界末日,断断续续的鼾声在他的头顶飘荡。

于是他决定打开微信把和【Roy圆】的聊天记录全部看一遍,试图用一条条短小的文字和几张照片拼凑出对方的真实模样。

会不会太痴汉了?

管它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Roy圆】你说路飞加入篮球队会不会很厉害?橡皮手臂投篮,那命中率比绿间还高吧!

那是九月中旬的某个下午,王俊凯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坐在会议室里认真地犯困,大学学生会的事情乱七八糟裹在一堆就像被猫蹂躏过的毛线团。

王俊凯在高二当选学生会主席,他刚上台就立马恢复了好几个被取缔已久的社团,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外联部的同学一起拉到了校外赞助,最后举办了学校第一届社团展演。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下午他穿着立领中山装站在展演舞台上致辞,台下女生们花痴倾慕的眼神和男生们夹带复杂情绪的掌声。

当时觉得自己简直比动漫社的萌妹和街舞社的酷boy还要拉风嘛!

所以才说,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

他突然想念起高中母校里那几排银杏树,也不知道它们的叶子现在是绿着还是已经黄了。

还在开会的王俊凯偷偷在桌下按亮手机,他决定等下有空和【Roy圆】聊聊操场旁边的银杏树。

【karry&cat】路飞跑错片场会有双份片酬么?

【Roy圆】你个死话题终结者!

【karry&cat】那我们来聊聊圆锥曲线:D

【Roy圆】……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忘记我的数学=_=

【karry&cat】叫声学长就秒忘:)

【Roy圆】切,我又不是萌妹,叫你学长你能应?

王俊凯反应了几秒才知道自己刚才听见了一个含金量极高的blue joke,他一脸抓狂地发了好几个暴漫表情过去,用满屏的表情来表达自己对祖国未来花朵纯洁的担忧。

【Roy圆】先别刷屏

很意外地没有继续插科打诨,三分钟后,王俊凯惊讶地发现一条语音安静地出现在聊天页面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会是真叫我学长吧,我还没准备好听你的声音啊!

不作不死的声控王俊凯在自己的头发上演了一出“一秒钟变鸡窝”。

犹豫了一个光年的时间,他还是插上耳机,颤抖着点开了那条长达五十二秒的语音。

那声音从微信的语音里放出来更是渺茫得像远处高楼上传来的钟声,王俊凯悬着的心沉下来,他记得那是高中广播站里的一个栏目,音乐流行线。

好不容易听出来正在放的是林志炫在《我是歌手》里唱过的《烟花易冷》,还没完整地听清楚一句,新的消息又进来了。

【Roy圆】我觉得这个比原版好听

【karry&cat】你放的?

【Roy圆】开玩笑我可是广播站一哥,夹带私货什么的so easy,哎呀简直被自己感动了

王俊凯也被感动了,他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中,AV音质的校园广播就这样陪他度过无数个疲惫匆忙却又充满希望的下午。

他开始编辑文字,趁着现在问问他银杏树的叶子也是水到渠成。

【karry&cat】谢谢你啦,然后……

光标还在“后”字后面跳动,那边又发来了一条语音。

另一首歌?

王俊凯点击播放。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Roy圆的声音就这么出现他的耳边,亲密到只剩一副耳机的距离。

【Roy圆*语音】学长,十一放假有空就回来看看吧,操场边的银杏树已经开始变黄了。

他的声音像一头迷失在森林里的梅花鹿,就这样直直地撞了王俊凯心里。

王俊凯不困了,他开始很认真的发呆,【Roy圆】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高中的广播站一直隶属学生会,招新的时候王俊凯偶尔会去把把关,也许面试过的人里就有这个小学弟,又或者自己高三时曾经在广播里听过他的声音。

他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可惜只有一片空白。


周日不补习是学校对高三狗最后的温柔,王源补完课之后火力全开,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解决完了三分之二的作业,至于剩下的,嗯,后天上课前借鉴一下就OK了。

明天就面基了。

他十一点半爬上床,电热毯像个烙锅似的让他不得安宁,心上一只猫爪子不停地挠。

王同学在一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

【karry&cat】王源你这么晚还不睡,小心早衰哦:)

【Roy圆】个屁!你不也没睡!

王源看着那边直呼自己的名字,讶异的并不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睡不着,而是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karry&cat】至今没有告诉自己他的真名。

他以前看过一句话,名字是连接二三次元的钥匙,是被允许进入的权限,它不是单纯的汉字组合,而是一个彼此认同后交换的附加条件。

那个人像他身边的朋友一样亲昵地叫着他的名字,可自己却不知道他的姓名。

焦躁不安,王源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线包裹拉扯,线的那头刚刚系上【karry&cat】的手腕。

【karry&cat】有——一天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你怎么不——说话!

那边半天没收到回复,发来这么一句。

【Roy圆】你叫什么。

【karry&cat】啊?

【Roy圆】明天见面我总不能叫你karry&cat吧。

王源打字的时候几乎没过大脑,当初怎么就这么耿直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也许人家未必想知道呢?

一分钟以后,王源看见了一条语音,那是【karry&cat】第一次发语音,他愣了几秒,迅速从包里拽出耳机插好,好像那是秘密。

【karry&cat*语音】你先叫我karry吧,明天见。

王源反复听了好几遍,觉得他的声音莫名熟悉,他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过去,却在当天凌晨两点才领走丢失的睡眠。

他说明天见 。






还没等冬天的第一缕日光穿破云层,王俊凯就已经坐在床上发呆,单人间狭窄的可怜,还好他只住两晚,后天就离开。

这与他当初告诉王源的不同——我是陪同学来玩,当导游嘛,怕他们挨宰,我们也不会待太久,还要去别的地方。

他没有告诉王源这是一个人的旅行,而这个城市也不是中转站,它更像消费对生产的反作用,是一个目的和归宿。

王俊凯只是单纯不想让王源觉得自己很在意这次面基而已。在他看来,在意这个词好像可以和一些别的东西划上等号,一些更隐晦的,更特别的词。


其实王源在他面前提过他,不不不,应该是王源在【karry&cat】面前提过王俊凯。

【Roy圆】【图片】

【Roy圆】学长你认识他吗?以前你们那届的学生会主席。

【karry&cat】怎么了?

【Roy圆】就想问问他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对人又好又温暖尊敬师长孝敬父母关心同学成绩好长的帅还是个学霸咯~

嘿傻孩子快醒醒我就在屏幕后面!

【karry&cat】你都听谁说的,这也太夸张了

【Roy圆】我觉得也是,学习好还可信,照片上看也没有很帅啊

【karry&cat】不不不,王俊凯本人还是很帅的

【Roy圆】看来男神就是男神!

【karry&cat】那我能问问你还有其他男神吗?

【Roy圆】有啊,詹——姆——斯!

……

王俊凯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和那个又高又壮的篮球运动员分成一组的。


阳光终于照射进房间,王俊凯索性拉开窗帘,看着金色的晨光慢慢让黑色剪影似的楼房变得饱满而立体,街头的路灯陆续熄灭,自行车车铃和汽车的轰鸣混杂在一起,这个城市醒来了。

王俊凯对它的感觉其实很微妙,因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存放过他初高中六年青春的客栈,轻飘飘又沉甸甸的纯真年代在这里被挥霍完全,他因而可以轻装上阵,考回自己故乡的大学。

王俊凯本以为自己不会这么快回到这里,可他现在正沐浴在它的阳光下,只为一个约定。

刚刚变成男人的男孩来赴还在努力变成男人的男孩的约。

嗯,希望这个王俊凯不会让他失望才好。

两人约好了在母校的校门口和碰面,毕竟这是他们可以想到唯一有交集的地方。

王俊凯在周日拥挤的公交车上不倒翁一样晕摇摇晃晃,艰难地打下一句话然后点击发送。

【karry&cat】虽然说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但是……王源你为什么还不起床来带我飞!




其实王源对王俊凯的认知一直是模糊的,他高一,他高三,教学楼分在两层,学校人又多,一个星期也打不了几次照面。

他仔细想了想,和王俊凯生活轨迹重叠的好像只有三个点。

1.同桌的妹子暗恋了他整整一年,无时无刻不在给他安利这位学生会主席

2.高一时第一次去广播站面试,考官就是王俊凯,没过

3.某天放学他偶然碰到王俊凯从自家小姨家开的猫店落荒而逃

桃花多,面瘫,怕猫。

他觉得这个学生会主席挺无趣的,因为很少看他在篮球场上跑跑跳跳,可那些晨会演讲和优秀学生表彰的名单上他又是常客,只冤王源在的班站位离主席台太远,每次只能勉强看见他的身形轮廓,脑子里飞过的第一条弹幕是——这人咋长的他腿咋那长!!

说起来他们同校也只有短短一年的时间,所以王源直到王俊凯毕业都没能给他贴上几个合适的标签。

没和学校的风云人物多点交集,想想还有点小遗憾。

面基前一天晚王源不光失眠还做了噩梦,醒过来搜索枯肠也记不起到底梦见了什么,最近总是睡不安稳,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的缘故。

没心没肺如王源也还是会为高考紧张的,妈妈欣慰地听着他描述了睡不好的问题,又去厨房里煎了一个鸡蛋摊在他碗里。

他决定洗个澡去去晦气。

顶在头上的泡沫在耳旁发出细微的爆破声,他突然想起王俊凯那个慌张地抱着书包从猫店坐落的小巷冲出然后飞奔而去的背影,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噩梦被忘得一干二净。

说起怕猫。

karry也挺怕猫,说是小时候被挠过,心里有阴影,可他又的确喜欢猫那副慵懒高冷的模样。

你说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泡!

王源坐在床边套牛仔裤的时候顺便把【带karry去猫店,让他成功克服恐猫症】提上了面基活动的日程。

用小姨的宝贝们做试验品,她应该不会生气吧。

他小跑出浴室,一眼就看见了新的微信,王源这才有了真实感,虚拟世界里那个每天谈天说地的伙伴终于要真实地出现在眼前。

渴望见面又害怕幻灭的情绪扰得王源心烦意乱。

深蓝棒球衫,灰色短围巾,黑色仔裤,就是高中男孩该有的样子。

十分钟后他背着书包走出家门,耳机里刚好放到魔力红的《Maps》,他三步并两步地跑下楼,心情随着歌里的节奏雀跃起来。







【Roy圆】啦啦啦kkkkkkkkkkarry你现在在哪儿啦:D

【karry&cat】校门口的奶茶店,我们走之前不是说这里要拆了吗?居然还在:D

【karry&cat】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随便帮你点了

王源刚刚把自己想喝的东西名称发出去,那边同时也发过来。

【Roy圆】Karry大天使!我要喝芒果奶绿!

【karry&cat】我给你点了芒果奶绿。

……

【Roy圆】同款get!

【karry&cat】简直孽缘-_-||

【Roy圆】等等我快下车了,不聊咯。

王源想着等下可以喝到热乎乎的奶绿,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他和karry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会出现各种莫名其妙的同款,前后几天听到同一首歌,看过同一本小说,听说同一个故事已经没什么稀奇,简直就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虫,巧合君都快被箭射成筛子。

王源下车的公交站台离学校还有一百五十八米。

【karry&cat】你觉得王俊凯怎么样?

王源埋头赶路,突然看见这条微信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有什么可说的,我又不认识王俊凯。

一百米。

【Roy圆】我都两年没见过他了,这怎么说:(

【karry&cat】那你也没见过我啊。

七十米。

【Roy圆】你和他不一样

【karry&cat】为什么?

【Roy圆】他看起来挺无聊的,我和他也肯定不可能get到同款

五十米。

【karry&cat】你和他都不熟就说他无聊,不好吧。

【Roy圆】不爱打篮球的人都挺无聊:(

四十米。

三十米。

二十米。

【Roy圆】你怎么突然不说话啦,不是要放我鸽子吧!

王源穿过一个十字路口还没等到回复,心里有点慌,

【karry&cat】我在找你。

【Roy圆】那你找到没?我今天穿着……

【karry&cat】get!

王源看见这条消息之后像一只惊慌的兔子一样扭着脖子四处张望,没看见想象中的憨厚宅男,却认出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不对,是认出了一双似曾相识的腿。

【Roy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karry你快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相信吗我看见王俊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源低下头在微信里咆哮了一通,抬起头就发现王俊凯在离自己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站定,满脸笑容。

——学学学长好!你还记得我吗?

王源激动地快把手机抛出去,广播站一哥舌头像打了蝴蝶结,一句整话都说不清楚。

这边王俊凯憋笑快憋到内伤,得亏对象是自己,放在别人身上,就王源这有男神没面基的尿性,绝对是放人家一群和平鸽的节奏啊。

——王源儿。

王源瞪大了眼睛,他本来只是想客套一下,压根没指望王俊凯认出自己,可这种熟络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居然还加了亲昵的儿化音。

——你记得我!?

——有个事我必须要说一下,我不喜欢打篮球是因为初中的时候打前锋把手崴了,以后打起来总是感觉别扭,索性就不玩了。

王俊凯比王源高大半个头,他把提着两杯奶茶的手藏在身后,完全就是个笑容阳光,颜正腿长的大男孩,和记忆里那个面瘫主席判若两人。

一万匹草泥马奔驰在王源的心上,他下意识地去看手机,发现屏幕还停留在和【karry&cat】的微信聊天页面。

【karry&cat】我来了,就在你对面:)

王源抬起头,然后惊讶地发现对面人浅褐色的瞳孔里藏着的小小的自己。

王俊凯朝他伸出手,微笑的时候隐约能看见两颗尖尖的虎牙。

——我是karry。

王源愣了一分钟,然后用手扶住额头,气若游丝。

——我的芒果奶绿呢?

……

王俊凯像看怪物似的看着王源,这是上辈子饿了多久才会在这种见证奇迹的时刻一直想着吃吃吃啊!!!



熟悉的车站,写字楼和老字号抄手店,一种不详的预感从王俊凯心里逐渐升腾起来。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他快走几步冲到王源前面挡住他的去路,王源不说话,脸上却挂着不怀好意的笑,王俊凯心里咯噔一声。

你不是要整我吧我不是你的男神吗?!

他们从亦步亦趋变成并驾齐驱,肩膀上的衣料互相摩擦,发出亲昵的私语。

——到了!

王源突然停下脚步,大手一挥,王俊凯仔细看看招牌,一颗心凉了半截。

猫店,两年前自己来过的那家猫店!

王源我和你什么仇什么冤!

以上是王俊凯脑内闪过的彩色字幕,刚迈开大长腿准备跑路,王源就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他的驼色围巾,不顾后者的拼死抵抗,硬是把人拖进了店里。

喵~

人要潇洒不过八个大字——想说就说,想做就做。

——那店居然是你小姨开的!

王俊凯瘫软在江边的长椅上,四仰八叉地舒展开手脚摆成一个大字。

和猫共处一室的感觉真的酸爽到不行,四个小时寸步不离地照顾那些高冷贵族不说,还差点被王源骗着吃下一把猫粮 。

王源小跑着跟过来,丢了一瓶矿泉水给他 ,自己也拧开瓶盖咕嘟嘟地灌下小半瓶,刚才嗓子眼里好像掉了猫毛进去,整个人都不太好。

他侧过脸看着王俊凯,边笑边说,呼出的白气把他的眉眼氤氲成最温柔的模样,王俊凯盯着他的线条优美的侧脸,突然语塞。

——啦啦啦啦恭喜王俊凯同学从恐猫学院正式毕业!

王源说话的时候喜欢手舞足蹈,表情生动地像绽放的花朵。

——今天真的谢谢你

他也灌下几口水,脑子里放电影似的闪过两个人一起手忙脚乱侍弄美国蓝猫的场景。

——不谢不谢,我叫红领巾!

王俊凯被他故作严肃的表情和字正腔圆的播音腔逗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嗓子里又有水,硬生生把自己呛出外太空。

——啧啧啧,要是被学妹们看见你刚才的狼狈样 ,看人家还把不把你当男神。

——那你呢,你还把我当男神吗?

——现在?

——嗯。

——不了。

——觉得幻想破灭了对不对?

王俊凯突然觉得泄气,他本来可以表现得更得体,更完美,更像他们描述的男神样,可他做不到,在王源面前他会毫不忌讳地露出自己最丑的表情。

明明是初见,却有重逢的错觉。

就是这种久别重逢的错觉让他没办法表现得完美。

——你比男神王俊凯要好太多了。

王源看着远处结了冰的江面,接着说,

——王俊凯只是一个人形摆台,而你是活生生的人,我喜欢活生生的人。

他笑得像个拿到了礼物心满意足的孩子,眼睛里的星辰让王俊凯觉得很温暖。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吗?

王俊凯突然问。

——不知道,单纯想逗我玩?

王源把瓶盖拧紧。

——傻子,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之间平等的关系被什么男神崇拜破坏。

王俊凯伸了个懒腰。

——可你看起来不是缺朋友的人啊。

——是没有遇见像你这样的人。

我这样?我哪样?

王源没敢问,王俊凯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暧昧,头顶的枯树枝上落下几只想要偷窥的寒鸦。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心里的情景剧演到了哪里。

他们没敢看对方的脸,手不是老老实实放在衣兜里就是按在膝盖上,这哪是面基,分明就是相亲。

最后是王源打破了沉默。

——你还记得我们是因为什么认识的吗?

——蜻蜓…交尾?

——个屁!蜻蜓点水!

——是是是,蜻蜓点水,怎么突然提这个?

——你觉不觉得,我们既是池塘也是蜻蜓。

王源的眼神在那个瞬间突然变得辽远 。

我们既是蜻蜓也是池塘,短暂交集然后各奔东西,就算曾经在彼此的心波里漾起涟漪,也不过就是几秒的亲昵。

王俊凯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丢一枚硬币下去也不会再听见回音,这意味着也许再没有人会和他聊起学校的银杏叶,再没有人用语音录校园广播给他听,再没有人可以听懂他的弦外之音。

他必须想个办法。 

——我记得你说过最近常做恶梦,是不是?

王俊凯边说边开始解自己的围巾,

——有......点。

王源瞪大了眼睛看他的动作,缩着脖子的模样像极了一只长耳朵兔子。

——那这个,给你。

王俊凯解开围巾,从高领毛衣里拉出一条棕色的细绳,细绳上挂着一颗乳白色的狗牙。

——辟邪的,我从小就戴着了,你拿着。

——这么酷炫!我我我……

王源急得连忙摆手,说话又开始结巴,眉头皱的紧紧。

——不是送给你,明年秋天你要在我的大学出现然后亲手还给我,哎呀就算我变相给我的大学争取生源行不行?

王俊凯抓过王源的右手,把那颗带着自己温度的狗牙放在了他的手心。



当天晚上王源更新了朋友圈,图片上一颗乳白色狗牙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图片】

 我们终将在另一片池塘相遇:)。





【END】

该相遇的人终将相遇,命运的安排遵守自然的逻辑。

就想表达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

画风很混乱。

结局很难懂。

你们猜他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w


评论 ( 65 )
热度 ( 995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