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恙


对你的熟悉被慢慢 慢慢磨成 一把锋利的刀刃 

——方文山《宿命》


——哇塞意识物质化好牛逼诶!老王你说到底有没有秦岭神树!

王源盘着腿窝在沙发里滑着手机屏幕不知看着第几遍盗笔,在王俊凯冲好凉坐到旁边时极自然地靠到他身上 ,两人裸露的手臂紧贴在一起。

刹那间,他们的气息缱绻交缠。

王俊凯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意识物质化,然后想吃什么就变出来什么 ,呵,你想的倒美啊!诶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政治哲学课,唯物论明白吗?

他嘴上调侃着,却不动声色地舒展身体挺直脊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企图逃离这几厘米近的炙热。

失败。

王源转而把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呼出的干净气息近在咫尺。

王俊凯只好偷偷按压住自己的胸口,胸腔里的心脏疯狂跳动,在他空旷的身体里激起轰鸣的回响。

——你觉得不可能?

王源问,刚修剪过的刘海贴着王俊凯的耳垂,他的语调上扬,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窘迫。

王俊凯摆出嫌弃的嘴脸把他推翻在沙发另一头,站起身,居高临下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傻子,这世上哪有意识物质化啊。

——那万一有呢?

王源盯着屏幕,没看他的脸。

……

王俊凯的回答被夏风吹散隐匿在山城燥热的夜晚。






所以这世上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王俊凯现在想起来就后悔,真是小时候年少轻狂,凑个CP也是按自己的好感度来,那时候的自己怎么没想过 

——万一我真喜欢上王源呢?

现在可好了,把“万一”划掉“呢”字删除。

只剩下

——我真喜欢王源。

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小题大做先生王俊凯觉得自己要完蛋,不说演艺事业,就连命也得玩完儿。

他带着惊慌的情绪一点点被黑洞吸引,一点点沉迷,一点点坠落,王俊凯打死都想不到他真的会对王源产生这样的情绪。

说是爱,显得太夸张,说是兄弟,又觉得肢体暧昧眼神纠缠哪对兄弟会这样相处。

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现在似乎已经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办?

王俊凯躺在床上思索,下腹一阵酥麻。

临界。

失衡。

王俊凯烦躁极了,他痛恨失去控制的感觉,可偏偏人心就是最难控制的东西。

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做梦,梦里的王源有各样的表情,细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偶尔一两次的春梦,也是两个人的默剧,只记得冰凉又炙热的温度,沉重又轻浮的呼吸,在漫漫长夜里发酵,然后升腾起迷离的雾气。

他变得更加敏感易怒,他开始拒绝王源到家里留宿的要求,刻意回避王源的眼神,连拍摄走位都要拉千玺做挡箭牌。

王俊凯快被心里日益膨胀的爱意撑到爆炸,偏偏粉丝和外界又因为两人互动减少节目气氛尴尬而一次次发难,双王不和组合濒临解散的传言甚嚣尘上。

王俊凯看着那些恶意的揣测和泛着光的獠牙,卸载了微博。

放屁。

他想骂人。

懦弱和勇敢并存在他年轻的躯壳里,相互交缠依附,彼此吸取营养,破土之后以一种病态的形式拼命向上生长,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阻挡了所有的阳光。

这么喜欢王源的自己让王俊凯觉得害怕。

粉丝YY的东西有时会和三次元的生活重叠,王俊凯在恍惚之间会觉得她们笔下傻白甜的凯源才应该是真实的状态。

于是他希望自己能在某个夜晚死去,然后在谁的笔下重生,重生的王俊凯可以在铅字堆砌的世界里放肆,做尽所有他不敢在生活里对王源做的事。

他想对王源做什么?

牵手,拥抱,亲吻?

不够,这些怎么会够。

做习题字符会拼凑出他的名字。

就连午睡都会感受到他的鼻息。

喜欢王源是一件太过辛苦的事情。

可偏偏王俊凯习惯了坚持。



出柜哪有这么容易,什么竹马情深,同姓同行,中国的大环境,伦理的约束,传统的束缚,还有那些肮脏的窃窃私语。

王俊凯怎么敢,说出一句我喜欢你。

他旁敲侧击地问过王源,后者不置可否地笑,笑他幼稚,把粉丝的写的东西当了真。不过在划分主次方面,王俊凯的确比不过王源。

王源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可以把学校里的王源和娱乐圈里的王源清晰干脆地分割成两个人,两个王源各司其职,没有无聊的牵挂。

王俊凯做不到,他把感情黏黏呼呼地拌做一团,分不清哪些是自发的真心,哪些是强加的假意。

他永远把握不住分寸,亲近和疏远都太过明显。



饱和状态被打破是在某天公司的圆桌会议,高层和公关对三个人的状态进行了分析,其中就掺杂着那些王俊凯不愿意听到的东西。

十八岁的王俊凯从前很少在公司的会议上提出反对意见,他是乖巧的队长。

十八岁的王俊凯在那次的会议上匆匆离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显得狼狈又落魄。

他把自己藏在拥挤的人潮里,只是为了不愿听见心里清晰笃定的声音。

——王俊凯喜欢王源。

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王源不是王源,是不是一切就会好起来。



王俊凯坐在马路牙子上,眯着眼睛看山城被雾旖旎了的灯火,然后他曲起双腿,把脸埋在膝盖间,蜷缩成这个城市最暗的影子。

他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以至于当他看见“他”的出现时以为又是一个可笑的幻觉。

——嘿,你怎么在这儿!

熟悉的声音,语调却是陌生的感觉。

王俊凯抬起头,身穿男自灰色校服的王源蹲在他的面前,脸上没有笑意。

——王源儿!你跟来干嘛!

王俊凯用夸张的音调掩饰慌张。

“他”皱起眉头,一字一句。

——我不是王源。

王俊凯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你觉得不可能?

——傻子,这世上哪有意识物质化啊。

——那万一有呢?


万一。

有呢。




王俊凯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来消化这件事——他意识物质化出了一个王源。

他刚开始不相信,觉得这是王源的一个恶作剧,可接触的多了,这个“王源”在性格上真的和王源有小小的区别,他比较安静,更乖,也很容易害羞。

简直和马思远的设定如出一辙。

——叫你马思远行吗?

——我都OK。

——你怎么出现的?

——因为你。

——我?

——你太喜欢他了,又不想让他爱你,你害怕,想要一个人来作为情感的出口,可你又不想喜欢别人,于是你物质化出了我。

马思远说话慢条斯理,头头是道,和王源发散的思维比起来理性的多。

——可我没去过秦岭,也不相信青铜树和六角铜铃,我刚提交了入党申请,你让我怎么相信意识对物质起决定作用?

王俊凯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

——你可以用电话验证。

马思远耸耸肩膀。

十分钟以后,王俊凯挂了电话,那边的王源在和高中同学吃火锅,咋咋呼呼地报了一堆菜名,high到不行。

马思远不是王源。

可他和王源长得一模一样。

王俊凯放下手机,马思远靠在书桌旁参观着他的书架,眼睛里的好奇装不出来。

——马思远。

——嗯?

——……我可以抱抱你吗?

王俊凯攥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马思远点点头。

不用像在节目上敷衍的礼节性拥抱,王俊凯把马思远紧紧抱在怀里,力气慢慢变大,像要把他镶嵌进自己的血肉里。

连味道也一模一样。

王俊凯抱着他,直到马思远抬起手拥住他的脊背,笑意在他的唇边漾开。




马思远总在傍晚出现,凌晨消失,他说因为那个时段是王俊凯“缺源症”最厉害的时候,他像婴儿需要母乳一样需要他。

从此王俊凯有了两个王源。

一个是队友王源。

一个是男朋友马思远。

所有对王源不敢做的事,他都对马思远做了。

先是拥抱,然后是亲吻,他们坐在床上看同一本书,用一副耳机听同一首歌,互相交换衣服穿,盖着同一床被子睡觉直到马思远悄无声息地离开。

——王俊凯,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耍女朋友了?

王源在录狗的间隙凑到他耳边问,这次王俊凯没有躲闪,毕竟对着同一张脸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他依然害羞,支支吾吾,他不能告诉王源我在和你谈恋爱,和我物质化出的你谈恋爱。

王俊凯摇摇头,接着揉乱他的头发。

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有这样的概念,有时候你执着的也许只是一个不真实的幻像,你为了保持它的完美,把它和现实世界的东西独立开,然后在爱情的幻觉里甘之若贻,为了这个幻像,人往往无所不能。

每当他们看到这个部分的时候,马思远总会匆匆跳过,因为他就是幻觉的产物。





和王源在节目上面对面聊天。
和马思远在家里黏黏糊糊。

王俊凯废了好大的劲才克制住自己,他喜欢和马思远一起的时光,可和他在一起越久,他就会越不安。

我到底喜欢谁?

马思远还是王源?

虽然马思远是王源的替代品,是自己物质化出来的情人,可谁知道他会不会产生私心,会不会喜欢上自己?

老痒不是也以为自己是真的,最后害死了解子扬吗?

王俊凯隐约感到一种不安。


王俊凯最后还是和马思远做了,在他十八岁成人的那天。

聚会之后他把王源送回家,自己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才回去,推开门,马思远果然在等他。

第一次是神圣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出乎预料地顺利。王俊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在遇到马思远之后,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着,可他又觉得愧疚,因为他一直把两个人分的很清,他知道自己爱的是王源,可现在在他怀里的是马思远,他也有真实的体温和可爱的脾气。

——谢谢你的礼物,马思远。

——你可以当做王源送你的。

——你是你,他是他。

——我知道,可看你那么喜欢他,有时候真希望我就是他啊。

马思远淡淡地说,鼻息扑在他的胸口,王俊凯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冻结了起来,因为那句话。

——真希望我就是他啊。

血液停止流动,在血管里凝结成锋利的匕首,要把他的身体贯穿撕裂。

王俊凯最怕的还是来了。



圣诞节当天,也刚好是马思远出现的第六个月,纪念日当然要一起过,于是他回绝了王源的圣诞大餐的邀请。

王源沮丧的声音让他的心脏猛地收缩。

整整一个下午王俊凯都魂不守舍,他不确定马思远这种一时兴起的要求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他感受到了马思远暗中的争夺,不动声色的,却一直进行。

王俊凯不想继续这么下去了。

他要和马思远分手。

他喜欢的依旧是王源,是那个陪他走过童年和青春最终也将陪他走进坟墓的王源,这不是一个六个月的马思远的出现可以替代的。

王俊凯觉得自己背叛了王源,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谈过爱情。

可分手就意味着消失,这对马思远公平吗?他也陪伴他走过最迷茫的日子,满足了他所有荒诞的要求,给了他所期待的爱情。

王俊凯舍不得,他太重情。




马思远拌好水果沙拉走进饭厅,看见王俊凯坐在桌前,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痛苦。

——怎么了?

——马思远,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说啊。

——我喜欢的是王源,可我也不想让你消失,但我不能就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

——你告诉我马思远,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王俊凯把脸深深埋进了手掌,他觉得自己正被地狱的业火灼烧。

马思远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他笑得透不过气来,脸涨地通红,眼角泛起泪光,腰弓起来像一只虾,直到肠子打起结他才停止那种疯狂的大笑。

王俊凯呆呆地看着他。

——傻子,这世上哪有意识物质化啊。

马思远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那是王源才会有的表情。








从来没有什么意识物质化,小说就是小说,不可能是真的。

从头到尾只有王源,根本没有什么马思远。

那些拥抱,亲吻,还有更多。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只有王俊凯和王源。

觉得可怕吗?

可我觉得这是皆大欢喜啊。

不是么?

【END】

源视角【蓄谋】


评论 ( 182 )
热度 ( 1284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