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心

非男自设定

班长karry×组长马思远 高三×高二

只是一个小脑洞

食用愉快: )

1.】

眼保健操的音乐在校园里回荡,背景音里似乎混有某种齿轮转动的咔咔声,仔细一听慎人得很。

马思远把记录分数的纸摊在墙上打着分,右胳膊上的红袖套刚好硌在手臂弯曲的地方,扎着痒痒的。

嗒嗒嗒嗒,自动铅笔在响。

右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嘿同学,请问扣分了么?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应对高三学长的地位碾压。

——垃圾超过了三分之一没倒,扣了一分,你是班长吧,下次记得盯着他们把垃圾倒完。

——诶同学,能不能别扣了,我们上星期就扣了分没拿到流动红旗,老班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

——那是你们自己的问题。

马思远把红袖套拽正,脸上写满了不卑不亢。

开玩笑,我可是有原则的纪律部B组组长,才不会因为高年级地位碾压而消掉你们的扣分呢。

其实一直有这个问题,高三学生因为学习任务重,学校领导对他们的一些违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都高三了,该松就松点。

马思远可不这么想,校规人人都该遵守,再说这也是为了给学生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高三尤其要从严对待。

况且他一直看不惯高三学生整天拽的个二八五万的样子,贡献升学率而已,至于摆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模样吗?

高三理(1)的班长撇着嘴,显得有点着急。

——天宇浩出来!哦把扫垃圾那个也拿出来!

他突然转身往里面吼了一句,生怕马思远走了所以抓住了他宽松的运动校服。

吗格机这是要干嘛!!消不了分所以要来硬的么?!

马思远大脑当机,心里把眼前这个有点小帅的班长骂了好几遍。

几秒钟以后,被叫做天宇浩的男生出来,把撮箕压在垃圾上面,然后一脚踏了进去……

——这下没有三分之一了吧~

理(1)班长笑起来像只猫,嘴角咧开有小小的虎牙,一点也没有高三老汉的沧桑样子。

——你们也是够了。

马思远用自动铅笔把班长抓着自己袖子的手打开,从口袋里摸出橡皮擦,擦去了减一的笔画。

——下不为例!

纪律部B组组长马思远大义凛然。

高三理(1)班长Karry王嬉皮笑脸。

马思远觉得高三学长有点烦。

2.】
一个星期之后,又轮到B组值勤,马思远拿着考勤表,带着红袖套,站在高三理(1)的队伍后面扫视。

——嘿同学,请问扣分了么?

前面传来一个声音,马思远正顾着往表上写字,过了好几秒才抬起头来看他。

卧槽。

又是那个桃花眼班长。

马思远几乎下意识地想拔腿就跑,但是为了纪律部的面子,他还是紧走了几步靠过去,没敢靠太近,因为他们正好做到跳跃运动。

——喏,那边那个,第二列的男生,完全没在做操,扣了一分。

——哎呀同学你就别扣了吧。

——给我个理由。

——嗯……诶你看,我们班的同学全部穿了校服,其他班不穿的就有大半,那你看我们班这么热爱学校尊重学校的决定,好坏相抵就算了嘛~

——……那这次算了,下不为例。

——谢谢同学!我叫karry,交个朋友吧!

——神经病啊你,好好做操不然我扣分了!

马思远觉得高三学长有点厚脸皮。

【3.】和A组换班的时候,马思远多个心眼儿问了问A组组长,

——诶,你们组查的时候,那些高三的不会说什么吗?

——没有啊,高三不太在乎这个,扣就扣了呗。

——那你帮我查查高三理(1)拿流动红旗的情况。

——理(1)?那可是模范班级,从不扣分的,听说是因为班长的铁腕控制,班主任都省了不少心。

就他还铁腕?

简直就是一只脑回路奇怪的厚脸皮大猫。

——是扣了被消掉还是压根儿没扣?

——反正我们A组查的时候是一点问题没有。

马思远把红袖套递到同事的手里,觉得奇怪。

——那怎么每次B组值勤他们班就搞出这些幺蛾子?

马思远觉得高三学长有点怪。


【4.】
早校会被延长,理由是要颁发奖学金。

马思远低着头念念有词地背历史考点,突然听见那个Karry的名字,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身影小跑着上了主席台,衣领立起来,精神又清爽。

他听见了旁边女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瘪瘪嘴,不就是长得帅了点成绩好了点个子高了点,有什么可花痴的。

切,小姑娘们啊。

5.】
大中午,马思远被拦在了校门口,他要出去拿打印好的班级外墙墙报,下午宣传部就要检查,前几天忙期中考试忘了个一干二净,现在想出去拿,一时着急忘记找班主任要出门条,学校门禁严,出门条就像调查兵团的斗篷,有它才有出门的机会。

完了完了,非得被老邓剥皮不可。

他也不敢和保安争辩,闹不好会被扣分,当然墙报没做好也会被扣分。

马思远在校门口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跟我来。

又是熟悉的声音。

马思远扭头一看,还是理(1)班长karry王。

所谓高三就是和保安混的很熟了刷脸卡就可以随意进出的那类人,karry揽着马思远的肩膀,朝保安笑笑就出了门。

马思远没回过神,被勾着肩膀走了几十米才反应过来,从他手臂下逃出,快步往前走,耳朵却透出一点红。

karry把手放在校服口袋里,跟在他后面慢慢走。

——喂,你去忙你的啊,干嘛跟在我后面!

——我没什么要忙的。

——那你出来干嘛?

——带你出来啊。

马思远语塞,知道人家是一片好心,也就不再无力取闹,进了打印店去拿做好的墙报。

墙报很大,裹起来厚厚的一圈,马思远一只手抬一边,腾出另一只手拿钱,karry很自然地接过另一头,一句话也没说。

马思远愣了片刻,越发觉得不好意思。

两个人抬着墙报在学校外面的林荫道慢慢地走,日光透过树叶,小小的光斑在他们的发间和肩膀上跳动。

——今天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哈。马思远声音小小的,比起平时那副大公无私的样子显得有些软萌。

——吃饭就算了,下次别扣我们班分就行。karry偏着头笑,虎牙又露出来。

——少来!我还奇怪呢,所有人都说你们班是从不扣分的模范班,怎么一到我这儿就各种问题?马思远翻个白眼。

想认识你,想和你多说话,想和你做朋友。

因为喜欢你啊。

karry想。

——成心。

karry说。

——啥?!

B组组长马思远炸毛,拽着墙报上窜下跳,理(1)班长Karry王看着他,不置可否地笑。

趁下一个夏天还没到,南极圈的帝企鹅还没有被极夜笼罩,所以抓紧时间,恋爱吧。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540 )

© 慢七 | Powered by LOFTER